第449章 戴面具的阿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49章 戴面具的阿赞

    机舱里漆黑幽暗,舷窗全被木板封死了,光线都透不进来,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药水味,跟进医院闻到的气味差不多。

    由于光线太暗我只得打开手机电筒照明,在电筒打开的刹那,黄伟民倒吸了口凉气,连我也被看到的一幕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只见在机舱的最里面盘坐着个人,这人裹着一床又脏又破的被单,披头散发,低垂着头,看不到脸,身上插满了针头,针头连接着软管,软管里流动着红色、黄色、无色的液体,在他头顶上方还悬挂着密密麻麻的吊水**,足足有几十个**子,有的是空的,有的只有一半液体,有的还在冒着小气泡,居然还有这样输液的!

    这人的右手拿着一串佛珠,但手掌摊开佛珠已经滑下来了。

    黄伟民颤声道:“这、这家伙是死还是活?”

    话音刚落这人突然发出了喘息声,跟着抬起了头来,在他抬起头的时候我就知道没找错人了,是宝莉没错,只是他跟照片上的漂亮几乎不沾边了,宝莉的脸色蜡黄无比,还长满了烂疮,看着非常恶心。

    宝莉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因为距离太远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他这状态确实没什么威胁性了,于是我大着胆子靠了过去,盘坐到他面前。

    黄伟民见我没事后才慢慢靠过来,由于我遮挡了宝莉的视线,黄伟民偷偷将手机调到录像模式,放在一块木板上固定好角度,打算拍下视频,指望能成为救万守义的证据,弄好后他才过来盘坐到我身边。

    宝莉目光迟滞,落到了我的阴神纹身上,喘着气用泰语一字一顿的问:“就是你用降头阴法找我?”

    我没有搭话算是默认,这个时候解释是谁在施法毫无意义,他以为是我就是我吧。

    宝莉吃力的挤出笑容说:“你们是颂帕的人?能力不错,被我打断了咒法都能找到这来,如果你们想替颂帕报仇尽管来,我现在跟死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与其这样苟活下去还不如来个痛快的,你们动手吧我不会反抗,刚才阻断降头咒法的过程中我已经耗尽了所有法力了。”

    我拧了下眉,宝莉这话已经能说明问题了,他确实跟颂帕的死有关,还以为我们用降头经咒找他是为了报仇,这才跟王继来进行了对抗。

    我摇头说:“我们不是颂帕的人,只是在调查颂帕的死因,他的死关系到我们的一个朋友,这朋友是以谋杀颂帕的罪名坐牢的,但通过我们深入的调查发现颂帕的死另有隐情,我这朋友可能是被冤枉的,我们还查到你跟颂帕有仇,所以用了降头阴咒来感应你的死活和踪迹,希望了解情况。”

    宝莉的神情有些恍惚了,应该是在想事情,我也识趣的不说话了以免打断他的回忆,好半天宝莉才说:“难怪警察都不来找我,原来是有人当了我的替死鬼?”

    黄伟民激动道:“这么说真是你杀了颂帕?”

    宝莉无力的点点头,然后回顾起了自己杀颂帕的经过。

    宝莉说半年前他病入膏肓,冲动的拎着汽油桶去了颂帕的公司,打算跟他同归于尽,以此来发泄颂帕当年把他变成人妖的仇恨,但他没有成功,还被颂帕的人很揍了一顿,被打晕抛到了荒郊野外的山里,他已经万念俱灰想了却残生,正当他想吊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阻止了他自杀。

    这人劝他不要轻生,还问他为什么要轻生,宝莉痛哭流涕诉说了自己的悲惨一生,这人听完后并没有多说什么。

    宝莉已经冷静了下来,问他是什么人。

    这人自称是隐居山林修法的阿赞师傅,偶然间看到宝莉自杀就顺手给救了下来,还忽然问宝莉有没有兴趣修法,他可以收宝莉当助手,修了法不仅可以延长他的生命,到时候还能用黑法杀人,报仇会更容易。

    宝莉觉得自己反正都快死了,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宝莉说这人虽然收他当助手了,但却不让他跟在身边,这人解释说自己常年在深山的墓地里修法,宝莉身体虚弱,根本扛不住阴气的侵袭,宝莉也没多想,只好按照要求每隔一段时间就半夜到林子里来等他学法,这人传授了他一些阴料的制作和咒法。

    经过半年左右的学习这人告诉宝莉自己的法练成了,要离开这里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传授到此为止,还说宝莉现在有能力去报仇了,只要弄到颂帕的毛发、血液、贴身衣物就能隔空杀了颂帕,想要颂帕死的多惨就有多惨,说完这些后这人就转身回了大山,从此消失在了宝莉的生活中。

    宝莉说自从练习了经咒后身体机能确实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就好像恢复了男儿身,力气也变大了,这让他很高兴,他决定去找颂帕报仇了,本来他想听那人的话弄到颂帕的毛发、血液等物品隔空杀颂帕,但当他躲在暗处看到颂帕的时候又产生了新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恢复了男儿身的能力,完全能亲手杀了颂帕,比起隔空杀颂帕来说,亲眼看到颂帕死在自己的手上,才能得到复仇的那种满足感,隔空杀颂帕根本发泄不了他压抑在心里多年的恨意。

    于是宝莉打听了颂帕的行踪,得知他跟中国的合伙人会去视察秀场的装修后,提前躲进了秀场,等颂帕在化妆间里落单后,他悄然摸进去杀了颂帕,连捅了颂帕七八刀,见到颂帕倒在血泊里不停抽搐,他心中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因为那个中国合伙人还在秀场里,宝莉不敢多留,他觉得颂帕必死无疑了,于是调头离开了。

    之后宝莉便一直隐居在这机舱里,不再过问外界发生了什么,靠着跟树林里那人学来的一些咒法,帮这里的贫民解决阴气上身导致的头疼脑热问题,以及帮贫民下一些极为简单的降头报复他人,这里的人把他当成阿赞师傅,很尊敬他,每天都有人给他送来食物,他这才苟活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