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黄老邪的异样-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51章 黄老邪的异样

    因为我和黄伟民交流的时候说的是普通话,宝莉听不懂,我想了想觉得宝莉有必要知道真相,于是就把存在第二个凶手的情况,以及戴面具的阿赞是个女人的推测,还有提醒他这个戴面具的阿赞有可能是在利用他杀颂帕,统统都告诉了他。

    宝莉听完后整个人懵了,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宝莉愣道:“有人在利用我杀颂帕?”

    我点点头说:“其实你根本没杀死颂帕,第二个凶手一直在关注你的一举一动,为了确保成功,她甚至在跟踪你,看到颂帕没被你杀死,没办法才现身进行补刀,她对颂帕的恨意不亚于你,在你捅了颂帕七八刀后,她又补了四十多刀!”

    宝莉愕然了。

    我说:“你们两个应该互相认识,你回忆看看,是不是认识同样跟颂帕有仇的女性朋友,又或者是人妖朋友不好意思,我不该叫你人妖,但泰语怎么叫比较得体我还没学会,只能这么叫了,希望不要介意,刚才你描述的特征在人妖身上也可能会出现,所以我不排除第二个凶手是人妖的可能性,你因为成了人妖对颂帕怀恨在心,同样的当年跟你同期的人妖,也有可能对颂帕怀恨在心,只不过他并没有你表现的这么强烈,一直藏在心里,只在背后做动作。”

    宝莉陷入了回忆,但他似乎无法从自己没杀死颂帕的震惊中和被人利用的事里抽身出来了,回忆很混乱,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不住的哆嗦,还吃力的拔掉身上的针头,咬牙切齿的说着一定要去亲手把颂帕杀了。

    我和黄伟民面面相觑,我们明明说过第二个凶手把颂帕杀死了,而他却还沉浸在自己没杀死颂帕的事当中还说要去杀颂帕,看来宝莉的精神失常了,我们已经从他身上问不到什么了。

    宝莉吃力的站起,但他根本无法走道,走了不到两步就摔倒了,我和黄伟民想去扶他,但宝莉却在地上吃力的往外爬,还没爬多远他就把手伸向半空,像是要使劲抓住什么,但他根本什么都抓不住,最后瞪着双眼,露着狰狞表情,就这么断气了!

    黄伟民吓坏了,颤声道:“靠,这时候死我们可就被他害死了啊,外头的那些贫民肯定以为是我们杀了他们尊敬的神,还不扒了我们的皮啊,怎么办啊阿辉。”

    我想了想说:“你先呆在这,我出去看看王继来的情况。”

    我跑到机舱口上,掀开帘子朝外看了看,只见王继来几乎没有挪动位置,还稳如磐石的站在机舱口,脸上露着淡定自若的表情,嘴角扬着不屑的笑。

    在朝那些贫民一看,武器全都丢在了地上,一群人哪还顾得上我们,全都在那跳脚,发出惊恐尖叫,双手乱挥,驱赶着身上密密麻麻的虫子。

    王继来发现我探头出来了,说:“进去这么久,应该是这人没错了吧,问到什么了吗?”

    我点头说:“是他没错,问到了很关键的线索,对了,你下手轻点,这些贫民都是无辜的,别用蛊虫伤他们。”

    王继来冷笑道:“我有分寸,只是小惩大诫下,他们还没资格让我用蛊虫杀他们,这些虫子是我临时用咒法在这里招出来的,不是蛊虫,没想到这地方这么多虫子,真是作茧自缚了,呵。”

    我松了口气说:“这样最好,这人妖跟你说的一样身体不行了,连说话都费劲,多说几句就挂了。”

    王继来皱眉说:“那就快走吧,我内伤很重,已经不能在做法驱动经咒了,等经咒失效这些人要是发现他们的神死了,非把罪名赖到我们头上不可,到时候我们就跑不了了!”

    我立即回头招呼黄伟民快出来,外面暂时安全,要赶紧跑了,但黄伟民却没反应,我又喊了几声他还是没反应,我急的不行,用手机手电一照顿时吓了一跳,只见黄伟民居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跑过去扶起他,发现他晕过去了,我拍着他的脸大叫着他,黄伟民这才翻了个白眼醒转过来,挠挠头梦呓似的说:“嗯?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趴地上了,头还晕晕的。”

    我皱眉问:“你是不是有病?”

    黄伟民急道:“我靠,你他妈才有病呢,我家就剩我身体还健康点了,好端端的你咒我干什么?”

    我急道:“那怎么突然晕倒了,我是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低血糖之类的病,平常很容易晕倒?”

    黄伟民撑着站起说:“我真没病啊辉哥,我都被我家人弄怕了,所以我每年都会在曼谷的国立大医院做一次体检啊,前段时间刚体检了,什么病都没有啊,就是下面那里上次在廖氏中医馆看好了,最近好像有点复发了,怪痒的,算不算?”

    “算你大爷,别说了快跑吧,王继来内伤严重快撑不住了,刁民难缠啊。”我催促道。

    黄伟民提腿想跑,但刚迈开步子突然腿一软又摔倒了,他急了骂道:“怪了,我他妈这是怎么了,怎么腿都没劲了,撑都撑不住啊!”

    我也诧异了,黄伟民这人这么贪生怕死,现在情况万分紧急他跑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跟我演戏,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王继来掀开帘子吼道:“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名堂,老子快撑不住了,不想死还不赶紧滚出来!”

    我急的不行,没办法只能蹲下来说:“什么也别说了,我先背你跑出去再说!”

    黄伟民只好趴到了我背上,我背起他就朝外跑,看不出来这家伙还真重,背着他就像千斤大石压在背上似的,弄的我走路都打摆子了。

    我跑出机舱口,王继来看到我背着黄伟民,皱眉问:“什么情况?”

    我摇头说:“黄老邪没法走路了,不知道什么情况,可能是这机舱里的药水气味有毒吧。”

    王继来疑惑道:“那你怎么没事?”

    我说:“不清楚,先跑!”

    说罢我就跑了起来,王继来在边上护着,与此同时那些贫民已经从虫子的围困中脱身了,并且发现宝莉死了,一大群人又拿起武器开始追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