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找到真凶-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54章 找到真凶

    王继来接着说:“下降者将粉末投入食物或者茶水饮料中,不知情的人吃了就中招,一开始是没感觉的,但在一两个月后就发作了,身上会出现红斑,而且会越来越多,直至长满全身连成一片,人会有一种气压压迫的感觉,跟着皮肤变薄,轻轻一碰就像针扎般的疼痛,如果这个阶段还不进行控制,人的全身以及内脏会和羊一样,开始膨胀,腹部崩裂而死,死的时候胃和肝胆内脏会扩大三到五倍,有多痛苦你自己去体会吧,这种降头通常是女人报复负心汉用的,发作前的一两个月可以作为对负心汉的观察期,进行警告,如果回心转意就替他解降,不回心转意就只能等死了。”

    我心有余悸,幸亏没喝珍妮的那杯茶。

    王继来说:“黄老板发作的这么急把我给迷惑了,没想到是有人直接做法将发作时间缩短了,幸好及时,否则阿赞苏纳也救不了他。”

    黄伟民也算命大了,要是他倒下了他的家人可怎么办。

    我始终不明白珍妮是怎么发现我们有问题的,难道是我身上的纹身?不过现在去深究她是怎么发现我们有问题的已经没有意义了。

    王继来捣好了虫粉,用温水冲了喂黄伟民喝下去,几乎是立竿见影,黄伟民肿大的脸和皮肤就像橡皮一样软化,恢复了正常。

    阿赞苏纳见状过来,将左手按在黄伟民的额头,准备跟下降者隔空斗法了。

    我迟疑了下,阻止道:“苏纳师傅,你能不能不要把对方弄死?”

    阿赞苏纳诧异道:“为什么?斗法不弄死对方还有什么意义,难道叫我收着法跟对方斗?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这么做非常危险,你是想对方死还是想我死?”

    我连忙摆手说:“我当然不想你有事,对方应该是个女人,她跟我们正在调查的一件事有关,我们需要她活着。”

    阿赞苏纳皱起了眉头,显得很为难。

    我知道这确实让他太为难了,等于让他用性命冒险,因为无法判断珍妮到底有多厉害,但阿赞苏纳毕竟是个法力深厚的阿赞,我相信珍妮不是他的对手。

    阿赞苏纳看了我一眼问:“阿赞峰死哪去了,这事你怎么不找他解决?”

    我只好说明了实情,阿赞苏纳沉默了一会后说:“那好吧,不过我事先申明,我会先用三成法力试试她的成色,如果不行我在一点点加强法力,直至可以伤到她又不让她死就停住,但如果我遇到性命危险,我就会毫无保留的对付她,到时候她死了你就不能怪我了。”

    阿赞苏纳已经做出了让步,我不可能让他为了我豁出性命,只能同意了。

    阿赞苏纳开始诵经了,黄伟民立即产生了反应,痛苦的在那踹脚,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不断挣扎。

    黄伟民此刻已经成了阿赞苏纳和珍妮斗法的载体,两人的经咒都作用于他,他有痛苦感受也很正常,我不知道他听不听得到我说话,但还是安慰他撑住。

    起初阿赞苏纳还很淡定,不过在十分钟左右他突然睁大了眼睛,神情凝重了起来,与此同时诵经的音调明显提高了,这让我很担心。

    幸好很快阿赞苏纳就停止了诵经,把手收了回来,抹了一把额头说:“对方不是太弱,但也不强,只能算是中下能力的法师,我用经咒伤到了她,迫使她一时间无法离开原地,你要找她现在就可以去了。”

    我向阿赞苏纳表示了感谢,又问他该上哪去找,阿赞苏纳摊开手掌,原来刚才他诵经的时候手心里还有一只虫子,他说:“这只降头虫通过刚才的隔空斗法,吸收了对方的经咒能量,能感应到对方在哪,你带它去找很快就能找到了。”

    说罢阿赞苏纳便取出经线系在降头虫腿上,让我拉着经线就行。

    这种做法跟当初阿赞峰寻找王济民的踪迹如出一辙,果然是师出同门,连用的手法也不尽相同。

    阿赞苏纳还让王继来跟我一起过去,我有些担心王继来的伤势,不过王继来说他刚才去深山找阿赞苏纳的时候,阿赞苏纳已经帮他治疗了内伤,已经没有大碍了,我这才放下心来,开车带着王继来一起找去了。

    我们再次返回了曼谷市区,这只降头虫先是牵引我们回到了颂帕的公司,然后又调头朝马路上飞,这下我更肯定下手的就是珍妮了,因为这路线就是先前珍妮离开的路线。

    在降头虫的带领下我们很快来到了市区的一个高档住宅区,这里都是独门独户的小别墅,环境很好。

    降头虫停在了一栋别墅的窗框上,从缝隙中钻了进去,我们只好放了降头虫,然后绕到正门,什么都不管直接就踹门进去了。

    降头虫从窗户钻进来后飞向了里面的一间房,我们跟着跑过去,发现门虚掩着,里面还有微弱的火光,推门进去后只见珍妮就躺在地上不住喘气,嘴角残留着血迹,地上还有她吐出的血。

    在珍妮的身前铺着一块红色符布,符布上画满了泰文经咒,上面还摆着一对白蜡、一个小香炉,以及三个铁盘子,盘子里分别装着血淋淋的内脏、蠕动的虫子以及生米,还有一尊缠满红线的瘆人神像,也不知道是什么神明,但可以确定的肯定是阴神!

    珍妮看到我挤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

    我将手机交给王继来,让他待会帮我拍下内容,这才走过去蹲在珍妮面前,沉声道:“你是不是在我们去找你的时候就发现我们在调查颂帕的死因,所以在茶水里下毒想杀人灭口?你就是那个引导宝莉去杀颂帕的戴面具阿赞了吧?见宝莉没得逞,还亲自动手杀了颂帕,对不对?”

    珍妮躺在地上发出苦笑,说:“别那么多废话,是又怎么样,既然败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要杀就杀!”

    说完珍妮就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动手,杀不杀她对万守义来说没有任何帮助,只有她交待实情才对万守义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