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因爱生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55章 因爱生恨

    我想了想说:“我不是来追究你对我朋友下降,我不管你跟颂帕有什么仇,也不管你是不是那个戴面具的阿赞,更不管你是不是利用了宝莉,我受雇于万守义的家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仅此而已,我跟谁都没有仇,只是为了生意需要知道真相,既然你已经不惧死亡了,又何必连累一个无辜的人替你背黑锅?”

    珍妮睁开眼睛看着我,疑问道:“你说你的雇主无辜替我背黑锅?哈哈哈。”

    我拧眉问:“你笑什么,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晰了,难道不是吗?”

    珍妮笑过之后盯着天花板出神,开始了叙述。

    珍妮说她十几岁就跟着颂帕了,因为家里贫困,从小她就被父母卖到了芭提雅的色情酒吧里跳艳舞,让她受尽了不怀好意的顾客羞辱,老板甚至让她跟顾客出去过夜,这让她难以接受,一度产生了轻生念头,幸好颂帕出现给她赎了身,把她救出了火坑。

    那个时候的颂帕已经是芭提雅黑社团的小头目了,有一些地位,颂帕偶然间来酒吧玩,看上了珍妮,于是就给她赎身,让她做了自己的情人。

    相比在酒吧跳舞、甚至还要出台的屈辱,珍妮宁愿做颂帕的情人,颂帕让她很有安全感,因此她对颂帕也很感激。

    随着跟颂帕的年头变长,珍妮也真的爱上了颂帕,把他当成了一个依靠,甚至希望跟颂帕走进婚姻殿堂,为此她三番四次劝过颂帕收手,然而珍妮忽略了颂帕是什么人,他是黑社团分子,*,做事出格,行为乖张,捞的是偏门的买卖,是为了钱能做出任何事的一种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舞女情人而收手?

    颂帕渐渐玩腻了珍妮,开始对她冷落,还重新找了好几个情人,这让珍妮醋意大发很不满,但珍妮从小就是个很隐忍的人,所以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为了让颂帕对自己死心塌地,为了清除颂帕的其他情人,她花了很大的代价去找泰国新一代的鬼王阿赞湿学法。

    珍妮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惊了下,没想到她的法是从阿赞湿那里学来的!

    珍妮说一般的阿赞师傅很守修法的规矩,从不近女色,但泰国新一代的鬼王阿赞湿很不同,根本不守规矩,不仅好色还没底线,只要有钱挣什么残忍的事都干,但能力又很强,珍妮去找他学法的时候阿赞湿还提出让珍妮陪自己睡觉,学多久就睡多久。

    我拧起了眉头,这个阿赞湿简直就是邪术界的败类,还有脸称泰国鬼王!

    珍妮早把自己豁出去了,为了学法就答应了,她就这样断断续续跟着阿赞湿学了半年,多少学到了一些本事,珍妮做事很小心,学到法后并没有用一些特别残忍的手段对付颂帕的情人,而是用一些小手段,比如把颂帕情人毁容,用降头折磨对方的精神,直至达到目的才收手。

    我想起了俞兰提过颂帕有不少情人,都在颂帕出事后离开了他,很明显俞兰并不知道内情,颂帕这些情人的离开并不是因为颂帕出事,而是因为珍妮下的手!

    虽然颂帕最后只剩下珍妮这一个情人了,但他对珍妮已经完全提不起兴趣了,几乎把珍妮当成了空气,宁愿把精力都投在生意上,万守义就是在这个时候跟颂帕认识,有了合作关系。

    珍妮总算明白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让颂帕回心转意了,颂帕根本就不爱她,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玩物,因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颂帕把珍妮当成了一个老物件,丢掉了又觉得可惜,所以就这么置之不理了。

    珍妮心灰意冷,她觉得自己跟了颂帕这么长时间,把所有的青春都给了颂帕,既然得不到他的人那就得到他的财产,想要得到颂帕的财产就必须把人给杀了!

    由于颂帕将珍妮打入了冷宫,两人接触机会少了,珍妮没有下手的机会,在加上两人的关系太多人知道了,颂帕没有一个亲人家属了,只要他一死,根据泰国法律珍妮作为颂帕最亲近的情人,是有资格去申请财产的继承,但无论她是亲自动手还是用邪术下手,都可能会招来怀疑,这让她有些苦恼。

    正当珍妮没辙的时候人妖宝莉提着汽油桶来公司叫嚣,要跟颂帕同归于尽,这让她有了利用宝莉的想法,为了完美躲过嫌疑,她以戴面具阿赞的身份出现,救下了宝莉,甚至不惜花上半年时间来培训宝莉,这才有了之后的事。

    珍妮摸透了宝莉的心理,知道她肯定会亲自动手杀颂帕,所以打算把罪名都推到宝莉身上,只要宝莉找颂帕下手,她就想办法获得一些证据,然后偷偷提供给警方,这样她就能神不知鬼不觉躲过嫌疑了。

    不过这世上没有天衣无缝的计划,这计划很快就出了意外,而这个意外就是万守义跟颂帕的合作!

    颂帕为了扩大生意,居然把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购买秀场场地上,比起拿钱来说这么大的场地处理起来太困难了,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拿到场地再说了,虽然颂帕为了规避自己的财产来源不合法,用了珍妮的名字来购买场地,但颂帕不死这一切都是虚的,况且她已经培养了宝莉,所以这计划仍然要继续进行。

    宝莉终于要下手了,珍妮跟踪他进了秀场,宝莉确实下手杀颂帕了,但宝莉因为害怕没有真正的杀死颂帕就离开了,这让珍妮很恼火,正打算上去补刀,这时候却发生了意外,她只好继续躲着了。

    只见万守义来了,颂帕这时候已经吃力的爬到了门口,一把拽住万守义的脚踝求救,万守义害怕的甩开了颂帕,不知所措的在原地打转,还抱着头蹲在地上,显得很痛苦,在万守义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表情把珍妮都吓住了,万守义表情极为狰狞,脸上的肌肉都在抽动,他机械的扭头看向了颂帕,露出了瘆人的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