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人格分裂-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56章 人格分裂

    万守义从颂帕身上拔出刀,发了疯似的捅,一边捅嘴里还一边吼着什么,因为是中文珍妮听不懂,这一幕把珍妮都给镇住了。

    万守义捅的气喘吁吁,似乎还不解气,提刀又是一阵捅,边捅还边发笑,就像个疯子,看得珍妮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没多久万守义终于累了,瘫坐在地上再次抱住了脑袋,等他再次抬头的时候他又露出了惊慌的神色,吓的把刀随手丢进了厕所,还过去查看颂帕的情况,用泰语叫颂帕,惊慌的说着是谁下这么狠的手,等他回过神后就报了警,警察来了后就把万守义给控制了。

    珍妮做梦都没想到她本来要把罪名推给宝莉,半路却杀出了万守义,也罢,反正万守义跟颂帕也有合作上的分歧争吵过几次,也有杀颂帕的动机和事实,反正珍妮嫁祸给谁都一样,于是悄然退出了秀场。

    万守义果然被判了刑,没有人怀疑珍妮了,她顺理成章接管了颂帕的公司,为了尽快将秀场卖出去,一直留在公司里等待,直到遇上了我们。

    珍妮说她之所以觉得我们不对劲,并不是因为我身上的阴神纹身,她修法只有半年,在加上阿赞湿并没有将高深的东西教给她,所以她不认识什么阴神,她之所以觉得我们有问题,是感觉到了那么一点阴气扑面而来,阿赞湿跟她提过,但凡是修法的人身上或多或少会有阴气,彼此能互相感应到。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修过法,体内又有孕妇灵,所以有阴气,珍妮也算是半个修法者,所以感应到了,而我当时没感应到她身上有阴气,或许是她身上沾染的阴气太少了。

    珍妮说当时她以为我们是颂帕那些情人请来的人,以为颂帕的情人发现是她动手脚把她们害成那样了,所以请阿赞师傅来报复她,虽然她不知道是哪个情人请来的阿赞师傅,但不管是谁先下手为强总没错,于是她用阿赞湿给她的羊皮母虫降原虫粉在茶水里下药了,虽然最终只有黄伟民一个人喝了,但她觉得这样也能起到震慑作用了,于是在我们离开后她赶紧回到颂帕提供的住处起坛作法。

    珍妮说完后就闭上了眼睛。

    我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珍妮怎么对我们下手的我根本没放在心上,让我震惊的杀害颂帕的第二个凶手,兜兜转转最后居然还是万守义,这太让我意外了!

    根据珍妮的说法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种只在影视剧里才发生的极端情况居然在现实中也发生了,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怀疑珍妮的话,但我又明白珍妮根本没必要撒谎,也就是说万守义人格分裂,真正杀害颂帕的凶手是万守义的另一个暴戾人格!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时的臆想画面,万守义被颂帕这血淋淋的样子刺激到了,导致隐藏的暴戾人格出现,他拔起刀不断的捅向颂帕,吼道:“让你欺负我,让你做生意坑我,让你们看不起我,让你们在背后议论我对我指指点点,我不是你们嘴里说的懦夫、废物,我不是靠老婆发家的,是我自己把餐厅做起来的!”

    万守义捅的气喘吁吁,似乎还不解气,提刀又是一阵捅,边捅还边发笑,就像个疯子。

    我正想到这画面的时候王继来突然大喊:“罗辉,阻止她!”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见珍妮一头撞到了墙上,顿时头破血流,当场就倒在了地上,王继来赶紧跑过去查看,一探鼻息,摇头说:“死了,你在发什么愣呢,不是需要活口吗?”

    我呆呆的看着珍妮,问:“你都拍到了吗?”

    王继来点点头。

    我苦笑道:“那就行了,珍妮的死活已经不重要了,走吧。”

    我们离开了珍妮的住处,我直接驱车前往唐人街找俞兰,将视频播放给俞兰看,俞兰看完后也是震惊不已,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她呆呆的摇头说:“不是这样的,这不可能!肯定是这个女人说谎,再不然就是你们合伙跟这女人一起演戏骗我的钱!”

    我皱眉道:“俞女士,你不要这样先冷静点,视频拍到珍妮撞墙自杀,难道这还不够真?在加上黄老板手上还有一段人妖宝莉的视频,只不过现在黄老板被人下了降,手机还在他那,我没带来给你看,这两段视频的前后是可以联系上的,他们两个没必要联合起来演戏吧?”

    俞兰陷入了呆滞状态,眼泪无声滑落。

    我说:“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无法接受,但这就是事实,还有一点我想要告诉你,如果我猜的没错,万先生之所以出现人格分裂的情况,恐怕多半是因为你在家里的绝对强势,我不知道你对他到底有多强势,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我也不追问了,我想告诉你,一个人如果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会很压抑,在加上在外头受到人家的非议和指指点点,久而久之心理和精神会承受巨大痛苦,导致人格分裂的情况出现就不奇怪了,他需要一个暴戾人格来发泄心中的压抑,他跟颂帕本来就因为合作产生过意见不合,加上当时受到惊吓刺激,暴戾人格一下就出现了。”

    俞兰愤怒的吼道:“够了,不要再说了!”

    吼完她就掩面痛哭。

    我深吸了口气说:“稍晚些我会把人妖宝莉的那段视频也拿过来给你,有了这两段视频你就可以去找警察了,我不知道泰国的法律是怎么定义人格分裂杀人案的,或许能给万先生减刑,或许会像美国的法律一样让万先生无罪释放,我们能做的事情就这么多了,我们不可能真的去帮你去劫狱,起初我以为万先生是被彻底冤枉的,但现在根据调查发现,这案子的真凶确实也是万先生,只是杀人的复杂情况超出了预料,所以我们不可能帮你做到劫狱了,这活做到这里到此为止了,收的订金我们是不退的,至于剩下的余款本来也该收,但这事的情况太特殊了,收不收等到时候黄老板把视频送来的时候你跟他谈吧!”

    说完我就给王继来打了个眼色,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