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阿赞湿和方家-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58章 阿赞湿和方家

    俞兰皱了下眉头说:“黄老板,做人不能太贪心了,你别忘了我的要求,我的要求是捞我老公出来,但你们并没有真的做到,只是提供了两段有可能帮我把老公捞出来的视频,只能算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事还要我自己操作,所以我只能给你一半,但我还是给了你们三百万,已经不错了,多出的五十万算是你们卖力调查的奖励。”

    黄伟民不满道:“你这话说的。”

    我跺了黄伟民一脚,又瞪着他,示意让他不要再说了,人家能给三百万就不错了,不要得寸进尺了,黄伟民也领会我的意图了,只能悻悻的闭嘴了,拿出手机把视频传给了俞兰。

    俞兰接收到视频看完后说:“我知道你们费了不少功夫才拍到这两段视频,我还是应该感谢你们,其实昨天罗先生走后没多久,我去探望了我老公,虽然他还是一副懦弱样,我说话大声点他就吓的直哆嗦,也许真是我的原因,昨天我打算去贿赂监狱长,希望他能在里面照顾照顾我老公,免得我老公在里面挨打,监狱长收了钱却告诉我其实我老公根本不需要他特殊照顾,还说我老公在监狱里的表现有些古怪,表面上看着弱不禁风胆小怕事,但一旦发起脾气来根本没人敢惹他,有好几个欺负过他的人,后来都被他打成了重伤,现在都还在羁留病房里住着,现在监狱里人人都怕他,还有不少人巴结他,他都快成牢头了,我老公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但他却变成了这样,也只能是罗先生,也许你是对的,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两段视频能起作用了。”

    我点点头表示了理解,其实以我的看法,这两段视频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泰国警察系统黑到了骨子里,俞兰这么有钱,请个牛逼点的律师,在多花点钱打通关节她老公肯定能顺利出来,但万守义的情况如果出来肯定要接受治疗,不然很容易又出事了,我相信经过这次的事后俞兰肯定会注意自己的对老公的情绪了。

    事实上也证明了我的猜测,在不久之后我再次经过曼谷唐人街的时候发现那家茶餐厅已经关门了,打听才知道俞兰结束了茶餐厅回国了,没人知道万守义是不是出来了,不过我知道万守义肯定平安出来了,因为俞兰跟我提过,只要她老公能出来她就结束生意跟老公回国,但这都是后话了。

    黄伟民拿到钱后立即去了中国银行,将支票兑换成钱存起来,然后联系了美国那边的医院,又联系了他老婆姚秋芬,让她尽快去找什么表叔托关系,尽快办理护照带着小东邪去美国治疗。

    小东邪总算有救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下了。

    这次的事让我对阿赞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已经是我第四次听到这个阿赞师傅作恶了,第一次是在黑市的时候阿赞鲁迪提过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法;第二次是听说他暗中偷盗了丝罗**乃密的琥珀阴料包裹;第三次则是跟他暗中斗法,正是他对林总下了鱼钩降;第四次就是珍妮的这件事了。

    我还真想会一会这个阿赞湿,想起阿赞湿跟方家的关系密切,于是我给方瑶打了个电话。

    我先是客套了询问了方中华的事,方瑶说她爸爸的案子还在审理,坐牢是肯定的,不过按照律师的话来看,应该坐不了几年,但问题是方中华对当年自己做过的事很内疚,不配合律师,这个很麻烦,这段时间她经常去看守所探望方中华,希望劝服他,至于那个苏婉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没了踪影,不过阿龙一直在追查她的下落,倒是有消息说苏婉晴出国了,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我提醒方瑶不要放松警惕,苏婉晴始终是个*,她没达到目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

    聊完这些后我将话题转到了阿赞湿身上,还说了在泰国遇到的事。

    方瑶很震惊,问阿赞湿有没有对我不利,要是有让我告诉她,她可以从中调和,我说目前是没有,我主要是好奇想了解这家伙跟方家的关系,这家伙可以说是声名狼藉了,为什么方中华还跟他关系这么好。

    方瑶这才跟我说了怎么回事,她说方中华跟阿赞湿之所以保持了合作关系,完全是因为他把觉得这人可以利用。

    方瑶说:“前几年阿赞湿在泰国邪术界很红,还被奉为泰国最新一代的鬼王,阿赞湿酷爱揭人短,嘴巴很贱,爆了不少邪术界的黑幕出来,并以此炒作自己,为人很龌龊,在泰国邪术界树敌无数,偏偏他的黑法修为又极高,等闲之辈与他斗法都会败下阵来,泰国的阿赞比、阿赞苏斌在泰国也算是响当当的黑衣阿赞了,都斗不过他,成了他的手下败将,还有个古巴师傅叫古巴塔姆尼,因为斗法输给他,到处找阿赞湿想报复他,网上很多卖佛牌的论坛里都有古巴塔姆尼出的悬赏令,古巴塔姆尼苦于没有能力对付阿赞湿,最后不得不求助黑势力,黑势力把阿赞湿的驻地都给炸了,也没找到人,这事闹的很大,据说连柬埔寨边境山里的鲁士师傅都知道,我爸听说这件事后感觉这人可以收为己用,用来赚钱很合适,所以在古巴塔姆尼找黑势力炸他驻地的时候,主动派了泰国的手下翁沙去救他,他这才没被炸死,这人倒是很记得这份情,所以就帮我们赚了不少钱。”

    方瑶说的事黄伟民在阴料黑市的时候跟我提过,原来阿赞湿没被炸死是方中华找人救的他,方中华又是这种老套路,我也是服了,翁沙就是在芭提雅林场扛着枪把我们从老猫手下救下的那个人了。

    想起方中华这次遇难要坐牢,泰国的业务肯定受到了影响,于是我问:“方瑶,方家在泰国的业务有没有受到你老爸被抓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