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死人的手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6章 死人的手表

    我冲张莉大声质问朱美娟在哪,张莉被我吓懵了,好半天才回道:“朱美娟是谁?”

    吴添见我情绪不对,笑呵呵的拦在我身前问:“大姐,有没有一个女孩来给你送过一块手表?”

    张莉这才恍然大悟,皱起眉头,情绪低落的说有,不过那女孩不叫朱美娟叫赵东梅。

    我和吴添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朱美娟冒充赵东强妹妹编的名字,张莉无精打采的拉开卷闸门,眼眶有些发红,估计是想起了赵东强的决绝,有些伤感。

    店门打开后张莉问我们是谁怎么知道这事,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在瞒着她了,把这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张莉在听的过程中就止不住眼泪了,把早上刚化的妆都给哭花了,听到最后更是嚎啕大哭,还说要马上去医院看赵东强,不过被我们拦住了。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对朱美娟下狠手的女人,我松了口气,也没那么焦虑了,说:“张姐,赵哥的确是个好男人,他这么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你去见他就是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到时候两方面都不好下台了。”

    张莉哽咽道:“你是叫我做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吗?”

    我解释道:“有些事要面对现实,即便你继续维持这段关系,也不见得有好结果,以你们现在的状态要是走到一起,将要面对什么你知道吗?你还这么年轻,难道打算就这么守活寡,难道你不打算做妈妈了?你又做好一辈子照顾赵哥的心理准备了吗?我不是让你做无情无义的女人,相反是让你做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有一种爱叫放手,他是真的爱你才有这样的决定,这决定无论对你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相见不如怀念。”

    张莉被我说的沉默了,只是眼泪不停的流,吴添悄悄给我竖起了大拇指。

    等张莉彻底平静下来后我询问了朱美娟的事,张莉回忆了起来,她说当朱美娟把手表还给她说了那番话后,她很生气,觉得赵东强不是个东西,太薄情寡义了,一直把自己当点混(武汉俗语,当傻子耍的意思)玩弄自己的感情,她愤怒不已,直接把手表摔到了车流穿梭的马路中间。

    朱美娟赶紧去捡,之后张莉在店里生闷气,回想起这段时间跟赵东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哭了,奇怪的是朱美娟去捡手表后就一直没回来,张莉回过神站到门口观望了下,见没人,马路中间的那块手表也不见了,以为朱美娟走了,就没在意了。

    张莉还说她因为这事精神不佳,这两天都失眠,所以晚上都吃一片**,把手机调静音了,所以才没有接到我的电话。

    这就奇怪了,捡个手表的功夫人怎么就不见了?

    吴添还傻乎乎的问会不会发生车祸了,我说怎么可能,要是发生车祸这么大的事张姐早知道了,以朱美娟的性格不可能没完成赵东强交待的事就走了,这太奇怪了。

    这时候张莉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下看向了墙角,我和吴添也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在门口的墙角里有个监控正对着马路!

    张莉说当天的监控还没覆盖,应该可以拍到朱美娟是怎么走的,她马上做到了电脑边操作,吴添好奇的问熟食店装监控不是浪费钱嘛,张莉一边找监控一边说这是赵东强让她装的,赵东强说虽然店里没什么贵重物品,但装一个起来安全点,能对贼人起震慑作用,说她一个单身女人不容易,提到赵东强张莉又有些伤感了。

    找了没一会就找到了当天的画面,张莉把时间快进到了朱美娟来的时候,画面里朱美娟打扮休闲,背着双肩包,手上拿着那块手表,时不时低头欣赏下,愁容满面的在店门口徘徊,似乎在做思想挣扎,这事的确够为难朱美娟的,赵东强这是让她去做拆散鸳鸯的事,搁谁都不舒服。

    朱美娟终于吹了口气鼓起了勇气进了店,过了没多久一块手表就从店里飞了出来,落在了马路中间,幸好穿梭的车辆都没有轧到,朱美娟急忙跑到马路中间,拦下车子把手表捡起来,这时候很古怪的一幕发生了,在朱美娟把手表拿在手里看有没有摔裂,吹气掸灰尘的时候她整个人抖了一下,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一动不动,眼神呆滞的出了神,嘴角扬起怪怪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她身后的一辆车不住的闪灯示意她让开,朱美娟机械的回头,露出十分凶狠的目光盯着司机,她这眼神把我也吓了一跳,我还从没见过她这么凶狠的目光,那感觉就像是要把人杀了似的。

    吴添看到这一幕咽了口唾沫,说:“好吓人的眼神,感觉眼珠都要掉出来似的。”

    张莉也是目瞪口呆。

    那司机见朱美娟一直瞪着他,估计是不想惹事,只好绕过她开走了,这时候朱美娟慢慢站了起来,木然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完全不理会来往的车辆,我的心都揪起来了,生怕车子会撞到她。

    朱美娟过了马路后走进了一条小巷,最后消失在了监控画面里。

    吴添好像有点反应过来了,说:“老罗,你觉不觉得朱美娟像是有点精神出了问题,但好像又。”

    “中邪!”我脱口道,跟着就是一激灵,突然想起赵东强跳楼的事,手表,是那块手表!

    “张姐,那块手表你是哪买的?!”我追问道。

    张莉表情很复杂,颤声说:“不是买的,那是我死去丈夫的遗物,本来是我买来送给丈夫的结婚五周年礼物,哪知道他都没戴几次就出事了,还很新,表盒也都在,于是我就给装回去,一直塞在坤包里带着,打算留个念想,自从认识了赵东强后我知道这东西已经没有意义了,打算拿去卖,只是还没来得及卖就有一天店里很忙,赵东强到店里来帮忙,我让他帮我拿一下包里的手机,结果他看到了这块手表,因为过两天就是他生日了,就误以为是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我看他这么高兴,又不好说破,于是就顺水推舟了。”

    听完张莉说的我头都是大的,吴添的表情也僵住了,原来这是死人的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