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修庙积德-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59章 修庙积德

    方瑶无奈道:“树倒猢狲散,这是肯定的啊,国内我还应付的来,但泰国我就不行了,天高皇帝远,我镇不住场,他们觉得我一个丫头根本不能领导他们,根本不听我的,据说我爸在泰国曼谷的办事处都给端了,阿龙查到这事是老猫干的,但我又能做什么,手下也都跳槽跟了老猫,只有一个对我爸忠心耿耿,唉。”

    这事真是让人唏嘘,不过也在预料之中了。

    方瑶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对了,提到这个人我突然回过神了,你不是在泰国嘛,有没有可能帮我一个忙?

    我问:“什么忙,如果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尽力。”

    方瑶说:“刚才我说的唯一一个对我爸忠心耿耿,不愿跳槽跟老猫的人叫翁沙,听说他现在下落不明,老猫四处在派人找他,想斩草除根,你看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快老猫一步把翁沙找出来?要是让老猫找到翁沙他就死定了,翁沙跟了我老爸很长时间,方家在泰国业务稳定了这么多年,全是仰仗他了,他对我爸忠心耿耿,宁愿被老猫追杀也不想背叛方家,我们方家不能什么都不做,否则就寒了这些老臣的心了,方家在泰国的业务我迟早会收回来,一时的得失我只能忍了,方家还要靠翁沙重新开辟泰国的业务,他对方家很重要!”

    我说:“好,我尽力调查调查。”

    方瑶说:“如果为难就算了,毕竟风险有点大,你没义务冒着性命危险帮我这样的忙,我怕老猫对你。”

    我打断道:“你别这么说,我跟阿赞湿、阿赞尼克等人一样,也都是欠了方老板的情,这是我该还他的,而且翁沙还从老猫手下救过我,算是我的恩人了,他有难我理应伸出援手。”

    方瑶打趣道:“没想到又是因为我老爸的那套做事手法让你答应的,不过倒是挺有效的。”

    “可不是嘛,方老板这套做法很管用啊。”我笑道:“不过说真的,就算不是因为我欠了方老板的人情,这事我也会答应,我们是朋友,你找我帮忙我也得帮。”

    电话那头沉默了,我还以为方瑶挂断了,但又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我“喂”了一下方瑶才说:“谢谢你罗辉,在北京的时候这么帮我,要不是你我们方家可能已经垮了,你根本就不欠我们方家的情了,这次你又答应帮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我打趣道:“那就以身相许吧。”

    方瑶回道:“你是认真的吗?”

    我赶紧说:“逗你玩呢,好了,先这么说了,有翁沙的消息了我在联系你,挂了。”

    挂了电话后我暂时先抛开了这事,示意黄伟民先开车去暖武里。

    黄伟民好奇的问:“去暖武里干什么?”

    我说:“你是没记性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人家龙婆披好歹帮了我们,虽然用不上了,但好歹跟人家打个招呼了,而且我答应了龙婆披,只要事情解决了就会给他报酬,让他有钱修庙顶啊。”

    黄伟民有些不乐意,嘟囔着又要钱了,但也只能朝暖武里开去。

    我们到了破庙,龙婆披见到我们首先就问怎么昨晚没来找他,他还等着去挖颂帕的骸骨感应凶手,我示意不需要了,我们已经通过别的途径把问题解决了,龙婆披听到这消息还有点失落了,我知道他觉得这活没做成,赚不到钱修庙顶了。

    我马上告诉他,说他感应到的怨念气场里的声音对我们的帮助很大,我们能解决问题全靠这条线索了,所以这钱我们还是会付,龙婆披立马高兴了起来,向我们不住的行礼表示感谢。

    考虑到龙婆披年纪不小了,虽然法力高强,但修屋顶这活跟法力高低没关系,他一人爬到屋顶自行修补太危险了,于是我决定留下帮他把屋顶给修了,也算是继承杜勇对龙婆披和破庙的援助了,杜勇知道肯定会很高兴。

    黄伟民非常的不乐意,说:“我说罗老师,咱们给钱就算了要不要这么卖力,还当苦力修庙?”

    我劝道:“黄老邪,你别这么小气了,出点力又怎么了,这可是庙,里面供着佛主呢,咱们修庙是在行善积德,福报这东西可比你那福字红裤衩辟邪靠谱多了,再说了那晚你也见识到了,龙婆披法力这么强,你的假佛牌店已经转型升级了,又开辟了驱邪业务,以后少不了跟阿赞、龙婆打交道,龙婆披可是驱邪的不二人选,你帮他修了庙,你有业务找他你觉得他能不答应吗?”

    黄伟民双眼一下就放光了,激动的撸起袖子,说:“这么一说还真是啊,修,马上修!”

    我问龙婆披把修屋顶需要的材料写给我,我去采购回来直接帮他把屋顶修了,龙婆披很感动。

    黄伟民拿到单子,马上开车去采购水泥、沙子、瓦片。

    我们花了一下午时间,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脏兮兮的,好在屋顶顺利的修好了,我们这才心满意足的跟龙婆披告辞回了罗勇。

    回到罗勇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黄伟民困的不行,连洗都没洗就回房睡觉了,我也很累了,但还是撑着洗完澡才躺下,不过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方瑶拜托我的事我要想办法给解决了,翁沙现在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要打探翁沙的消息并不容易,只能通过特殊的渠道了,在泰国要找一个人黄伟民这家伙的路数比我多,于是我马上起来去敲黄伟民房间的门。

    黄伟民估计下午累到了,睡的鼾声如雷,被我吵醒很不高兴,但还是开门让我进去了,他不停的抱怨修了一下午庙顶已经很累了,我还不让他睡个好觉。

    我将翁沙的事告诉了他,黄伟民很平静,打着哈欠说:“我说罗老师,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往身上揽啊,泰国这潭水浑的很,我们好不容易不跟老猫扯上关系了,你还主动去送死,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老猫要杀的人你去帮助他,这不是明摆着跟他作对吗?我可不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