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狭路相逢-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61章 狭路相逢

    得知我要找什么人后张英杰的神情微微一变,起身来到窗边,掀开百叶窗帘朝外看了看,这才坐下说:“如果我没猜错,你要找翁沙的老婆孩子目的是为了找到翁沙对吧?”

    我点头说:“没错。”

    张英杰皱眉道:“你知道现在泰国是什么情况吗?”

    我说:“我很清楚,有个绰号叫老猫的商业佛牌大亨也在找翁沙。”

    张英杰纳闷道:“既然知道那还找?黄老幺这是要害死我啊,这是介绍的什么生意,我可不想得罪老猫。”

    我试探道:“听这话的意思是张老板你没法帮我找人了?”

    张英杰不置可否,显得很为难,既然这样我也只能起身告辞,不过在我转身的时候张英杰突然叫住了我:“回来!”

    我回头站住了,张英杰捏着下巴说:“你找的是翁沙的老婆孩子,风险可能稍微低点也许有得做,好吧,这活我接了,本来黄老幺介绍的朋友我会打折,但鉴于这活有一定的风险性,所以我没办法打折了,你自己看还要不要找吧。”

    我问:“多少?”

    张英杰抬眼打量了我一眼,说:“八万泰铢,少一分不找。”

    这对我来说有点多了,但眼下的形势这么紧张,以我的能力是没法找的,只能靠张英杰这种专业人士,既然答应了方瑶我也不好意思找她报销,咬咬牙答应了,在交了三万泰铢的订金后张英杰让我把掌握的资料给他,我说没什么资料,只知道人在北柳府乡下。

    张英杰吃惊道:“你不是玩我吧,没有名字、没有照片、没有年龄、没有体貌特征,就只给我北柳府乡下这几个字,让我去找人?”

    我说:“张老板我要是知道这些,还用得着找专业人士吗?翁沙平时怕连累自己的家人,所以刻意隐瞒了这些信息,根本没有人知道他老婆孩子的具体位置。”

    张英杰狠狠嘬了口烟说:“有点难搞,早知道是这情况我就不这么便宜了,算了,都答应了只能做了,招牌不能砸了。”

    我问:“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人?”

    张英杰说:“这种情况我需要做很多前期工作,最少要一个星期。”

    我摇头说:“太慢了,三天行不行?”

    张英杰瞪了我一眼:“三天?!你开什么玩笑,我。”

    这时候传来了门铃声打断了张英杰的话,我们同时看向了门,我主动走过去凑到门洞上看了眼,外头有三个人,两男一女,领头的是个女人,还戴着大墨镜,穿着一套干练的紧身衣,当我看到这女人的样貌时惊的往后一缩,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凑到门洞上仔细看了下,没错,真是苏婉晴!

    没想到苏婉晴来了泰国,怎么会这么巧她也来找张英杰,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些回不过神来,不知所措的站在门边发呆。

    门铃一直响着,张英杰绕过办公桌说:“你倒是开门啊。”

    张英杰走了过来,我这才回过神,将他抵到了墙上阻止他开门,压低声音说:“听着,先别问这么多,外面来的人是我仇家,别说见过我,这里有能躲的地方嘛?”

    张英杰被我弄的莫名其妙,指了指办公桌下面,他的办公室是那种正面密封的“凹”字形,可以躲在放脚的凹槽里,一般除了主人家外,没人会绕到办公桌后面查看,倒是个很好的藏身地点,我赶紧跑过去钻了进去。

    等我躲好后张英杰打开了门,对话声传来了。

    苏婉晴问:“你是私家侦探张英杰吗?”

    张英杰陪笑说:“没错,正是在下,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婉晴说:“听说张先生找人很有手段,所以我有笔生意找你做。”

    张英杰只好把人给请了进来,我听到了脚步声由远而近,张英杰绕回办公桌后坐到了大班椅上,十分淡定的把脚伸了过来,他的脚有脚气,很酸臭,熏的我都捏住了鼻子,要是可以我真不想藏在这地方了,但没办法现在也只能忍着了。

    办公桌上传来了东西放下的动静,苏婉晴说:“我打听过了,张先生找个人一般的价格是五万泰铢,这里是三十万泰铢,我需要张先生帮我找三个人,一个女人两个孩子,每个十万。”

    张英杰问:“请问这三个人是什么人?”

    苏婉晴说:“一个叫翁沙的泰国人的老婆和孩子,相信道上的消息张先生应该略有耳闻了吧?”

    我心中一颤了,怎么苏婉晴也在找翁沙的老婆孩子?

    张英杰明显也觉得意外,我看到他的脚都抖了一下。

    张英杰说:“倒是听说猫老板在找翁沙,你又是。”

    苏婉晴说:“你不用管我是谁,总之我给钱你找人,公平交易,找到人立马在第一时间打这个号码,我可以把钱都先给你,但我先提醒你一句,你不能糊弄我,我敢提前把钱给你就不怕你糊弄,要是你敢糊弄我后果会。”

    苏婉晴故意说了半截话,给人一种很强的震慑感,与此同时办公桌上还传来了东西放下的声音。

    张英杰淡定道:“我靠,我好害怕啊,我说这位女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拿把枪出来就能吓唬我了,虽然我的确是厦大毕业的,但我张英杰不是吓大的,我在泰国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人了,拿把枪出来就觉得唯我独尊了是吧?拿着你的臭钱滚蛋,老子不做你的生意!”

    没想到张英杰还是个硬汉,面对枪的要挟都面不改色,让我很佩服。

    苏婉晴呵斥着两个手下:“你们干什么,我们是来找张先生谈生意的,快把枪给我收起来!”

    跟着她缓和语气说:“张先生不要动怒,手下不懂事没别的意思,相信张先生在这行做了这么多年,不会拿自己这么多年的声誉开玩笑,我信你。”

    张英杰陷入了沉默,不做声了。

    苏婉晴迟疑了下说:“我的线索只有五个字,北柳府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