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大阴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62章 大阴谋

    张英杰诧异道:“你该不是玩我吧,没有名字、没有照片、没有年龄、没有体貌特征,就只给我北柳府乡下这几个字,你让我去找人?”

    张英杰几乎把对我说的话原封不同的说了遍,我差点想笑了,幸好我还知道现在面临的处境。

    苏婉晴说:“我就只掌握了这些,不然也不会来找张先生了,别的私家侦探根本干不了这活,也只有张先生有这能力了,那你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张英杰没有做声,我的心一下悬到了嗓子眼,感觉不太妙了,苏婉晴和我有相同的目的,又出了比我高的价钱,这是个三岁小孩都会做的选择题,自然是选择钱多的了,对张英杰来说,选择帮我找还是帮苏婉晴找根本没区别,他要是答应苏婉晴那我就麻烦了!

    我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张英杰不会像黄伟民那样贪钱。

    正当我在祈祷的时候张英杰忽然说:“这活我接了,有消息联系你。”

    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下。

    苏婉晴轻笑道:“果然是华人侦探界的一把手,那我就等张先生的好消息了。”

    脚步声传来,门被关上了,苏婉晴带着手下走了,我恼火的爬出来,还没开口张英杰就说:“你应该都听到了吧?这种情况我根本没得选择,他们有枪,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命的问题了,我只能答应,跟钱多少无关,我张英杰做事很有原则性,凡是有个先来后到,况且我还收了你的订金,自然要以你的利益为先,之后才会考虑她这笔钱,毕竟你们要找的人相同,我有一箭双雕的机会。”

    站在张英杰的角度考虑,确实也只能这么做,我的气也消了。

    张英杰问:“你认识这女人,她是谁?”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张英杰解释苏婉晴的身份,她现在的身份让我也搞不懂了,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翁沙的老婆孩子。

    张英杰见我不吭声,说:“我在这行干了这么久,看人**不离十,不出意外她应该是老猫的人!”

    张英杰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也只有老猫才有动机找翁沙的老婆孩子了,这就是说苏婉晴投靠了老猫?!

    仔细想想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苏婉晴是知道方中华在泰国还有业务的,她在北京的内部计划失败了,所以就从泰国这个外部来找突破口了,没错了,这就是苏婉晴突然消失的原因,原来她葫芦里卖的是这药,搞不好她很早就跟老猫有勾结了,为了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东山再起。

    方中华的曼谷办事处之所以被端掉,说不定就是苏婉晴怂恿老猫搞的鬼,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凉,这个女人真是个厉害角色!

    我回过了神,掏出名片递给张英杰,说:“今天谢谢你没有出卖我,也谢谢你的诚信,那就拜托你了,有消息打名片上的电话找我。”

    张英杰接过名片收进了抽屉,眉头不展道:“这女人是老猫的人,换句话说我帮你就是在跟老猫作对,我其实很不想这么做,你应该清楚,我完全可以接她的活放弃你的活,这样不仅不会得罪老猫,还能赚更多的钱。”

    “我理解,所以很感谢你。”我顿了顿道:“听你这话似乎有话外音,有话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张英杰迟疑了下说:“我之所以选择帮你而敷衍这女人,是希望你答应我一个额外条件。”

    我问:“什么额外条件?”

    张英杰说:“你是个牌商,但身上又有特殊纹身,还是个阿赞师傅对吧?”

    我点头说:“算是。”

    张英杰说:“我的额外条件是,帮你找到人后你要帮我落降对付一个人!”

    我好奇道:“仇家?还是。”

    张英杰摇头说:“你别管我要对付什么人,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我想了想觉得也不是不行,毕竟我就是干这个的,于是就答应了。

    张英杰见我答应,掀开后窗百叶帘子,说:“后面是条小巷,你从水管爬下去就能离开,现在老猫的人找我做生意,一定会有人在附近盯梢,走正门很容易被发现,那女人之后肯定也会派人跟踪我,关注我的一举一动,直到找到翁沙为止,等我确定人在哪后我会想办法敷衍她,至于你跟她有什么过节,到底是谁先抓到翁沙我就管不着了,我只能保证先把消息通知你。”

    “已经够了,谢谢。”说完我就爬出窗子,顺着水管往下爬,从小巷离开了,直到坐回车里开到安全地方我才松了口气,掏出手机给方瑶打电话,这消息必须通知她了。

    我将发生的事告诉了方瑶,方瑶很震惊,说:“我爸北京的生意还要我照看着,官司我也要负责盯着,我走不开,这样吧我让阿龙过去找你碰头,在把阿赞湿派过去协助你,只要找到翁沙一家人,阿龙和阿赞湿会负责把他们转移的更安全的地方,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说:“这样最好,想不到还要跟这个龌龊的阿赞湿合作,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意上次我找人破他鱼钩降的事。”

    方瑶说:“这个你没必要担心,阿赞湿认钱不认人,懂的做生意是各为其主,应该不会为难你,唉,没想到这女人打的是这个算盘,虽然曼谷只是个小小的办事处,但业务范围却辐射了整个东南亚,每年的生意不比国内的差,我真是没经验,居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环节,让这女人钻了空子,如果翁沙落在苏婉晴的手里会很麻烦,幸好及时发现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一个翁沙居然牵动了老猫的势力,还这么大手笔的找他,这让我感到这事有点变味了,于是说:“方瑶,其实曼谷办事处已经算是落入苏婉晴和老猫手里了,只是跑了一个翁沙而已,为什么你这么看中翁沙,老猫也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他,一个方家的老臣子有多大能耐,居然能牵动多方神经,我已经感到有点不对劲了,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我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个大阴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