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绝密资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63章 绝密资料

    方瑶赶忙说:“罗辉哥哥你别误会,我不是存心隐瞒你的,我也是今天去探视我爸才知道真相的,你猜的没错,这当中确实有个大阴谋!”

    我追问道:“是什么阴谋?”

    方瑶说:“翁沙年轻的时候过的很苦,是我爸一手栽培了他,让他和家人过上了好日子,他这才对我爸忠心耿耿。”

    我打断道:“你说重点就行,方老板收买人心的套路我已经很熟悉了。”

    方瑶深吸了口气说:“翁沙的手上有整个东南亚国家的客户资料,这些客户大多有头有脸,有影视歌明星、有商界巨富、还有政界的高官,每一个都不简单,这些客户为了达到目的找我爸请阴牌、下降去害自己的竞争对手,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因为这些客户不简单,所以我爸在做他们生意的时候做了身份背景以及证据的备份,人心叵测,有些人在成功后不想让人知道曾经干过的坏事,会选择杀人灭口,我爸留下这份资料当做自保的护身符。”

    原来是这么回事,方瑶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说:“要是资料落到苏婉晴和老猫手里那就麻烦了,老猫很可能会拿着这份名单要挟明星、巨富和政客,而被要挟的客户因为自身的地位来之不易,不敢把老猫怎么样,只能给钱拿回自己的资料,这么一来老猫就能赚到一笔巨额财富!”

    方瑶沉声道:“没错,不过这还不是最麻烦的。”

    我接话说:“最麻烦的是这些客户是方老板的,被勒索的明星、巨富和政客只能认为是方老板在泄密,老猫甚至还会利用方老板的名义去勒索,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到时候方老板多年在东南亚各国建立起来的名声会尽毁,还可能会招来致命的报复,这还不算完,方老板国内的生意,依托的是东南亚的阿赞师傅、阴料、佛牌,如果他在东南亚的名声尽毁,就没人敢给他供货了,这就像一个蝴蝶效应,会直接导致方家生意倒下,永远也无法翻身了!”

    方瑶说:“罗辉哥哥,你分析的全都对,就是这样!”

    我震惊道:“这个苏婉晴真是厉害啊,好个一箭双雕的大阴谋啊,不仅能赚到大把的钱财,还能将方家置于死地!”

    我不禁心有余悸,幸亏这么巧让我碰上了苏婉晴,要是发现的太晚,方家可能就完了!

    方瑶说:“所以不能让苏婉晴和老猫先一步找到翁沙,罗辉哥哥,多亏你发现的及时这事有点太危险了,搞不好会把命搭进去,如果你现在退出我能理解不会说什么的,你不用觉得欠了我们方家的人情就硬着头皮帮我,你在北京做的那些事早就还清了。”

    我说:“别傻了,这是两回事,撇开什么人情、朋友不谈,光是我自己和老猫就有仇了,要不是他弄走了那批琥珀阴料,我身上的降头早解开了,所以我这么做不单单为了方家,也是为了我自己。”

    方瑶很是感动,说:“不管你是为了谁,总之谢谢你罗辉哥哥。”

    我说:“好了,先这么说吧,你现在就联系阿赞湿,我要找他去提前跟他沟通,不过你要记住一点,不要告诉阿赞湿这里面的内情,阿赞湿这人很卑鄙,要是让他知道内情,谁也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来!”

    方瑶想了想说:“那是不是可以不找阿赞湿?”

    我问:“你有别的得力人选吗?我都能预见这次会遇上什么麻烦了,我们要对付的是老猫和苏婉晴的势力,没个有能力的帮手恐怕搞不定,要知道老猫手下还笼络了一大批商业阿赞,多少有点能力。”

    方瑶为难道:“除了阿赞湿还真没有太熟悉的了。”

    我说:“那就阿赞湿了,虽然还有阿龙赶过来,但对方势力太大,我认为还不够,方瑶你信任我吗?”

    方瑶赶紧说:“当然信任了。”

    我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做主了,我想办法再帮你找几个帮手。”

    方瑶接话说:“只要能找到帮手对付苏婉晴和老猫,费用全算我的!”

    挂了电话后我深深吁了口气,没想到事情会变的这么大,如果让翁沙落到老猫和苏婉晴手里,搞不好整个东南亚都会乱成了一锅粥,那些明星、巨富、政要的影响力可是很大的!

    我已经牵涉进了这件事,现在想退出都来不及了,况且我跟方瑶说的话也不是随便说说,我跟老猫确实也有仇,孤身一人身在这异国他乡,想要对抗老猫的势力太难了,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吃掉客死异乡了,现在我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联络我在泰国的一切资源了,希望能将危险性降低,只是阿赞峰不在让我心里不踏实。

    我一个人没法在短时间内联络上需要找的帮手,也只能靠黄伟民了,想到这里我赶紧开车回了罗勇。

    回到店里后黄伟民见我神色不对,立马就像见了鬼似的,赶紧往宿舍躲我,我一把拽住他,他又把耳朵捂上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罗老师,看你这么急就知道找人的事没那么简单了,你这是又要连累我了是不是?”

    我一把扯开他捂耳朵的手说:“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必须要有帮手啊,少了你真不行啊。”

    黄伟民哭丧着脸,就差跪下了,哀求道:“罗老师,你又要搞大事啊,算我求你了别带上我行不行啊,昨晚你还对着灯发誓了,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啊。”

    我尴尬道:“对不住了黄老邪,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你就当我没发过誓吧,这是最后一次,我需要你。”

    话没说完黄伟民就大喊打断道:“你这出尔反尔的家伙,也太无赖了,发过的誓居然都可以不算,这次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会蹚浑水了!”

    说罢他就趁我愣神跑进了宿舍,把房门轰然关上。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站在门口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全给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