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拜访阿赞湿-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64章 拜访阿赞湿

    房间里很寂静,也不知道黄伟民在干什么,我在门口等了足足有十分钟他都无动于衷,罢了,勉强他也没意思,只能自己去联络帮手了。

    就在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黄伟民把门打开了,面无表情道:“看在你帮我儿子赚到了医药费的份上我认了,谁叫我欠了你这么大的人情,不过我首先声明,帮你去联络人可以,但路上的费用以及有什么损失都要找方家报销!”

    我高兴道:“没问题,方瑶说过她会承担所有费用了,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头行动,但凡我们一起去找过的阿赞师傅就由你负责联络,花钱请他们出山!我去找王继来和阿赞苏纳,然后去找阿赞湿,车留给你用,我自己搭车去。”

    黄伟民白了我一眼说:“让方瑶先把活动资金打过来,我手上没那么多钱了,阿赞师傅们都是要现金的。”

    这个确实,我马上给方瑶打去了电话,把这情况说了下。

    方瑶让黄伟民把账号发给她,不到十分钟黄伟民就收到了一百万的汇款,把他美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他心里在盘算什么我跟明镜似的,准是觉得当中有便宜可占,我也不去戳穿他了,只要他能请来可靠的帮手就行。

    在挂电话前方瑶还告诉我阿龙到曼谷了,稍后肯定会联系我,由他带我去找阿赞湿会比较好。

    果然没多久我就接到了阿龙的电话,约好见面地方后我就跟黄伟民告辞前往了曼谷,黄伟民也开车去找帮手了。

    在去曼谷的路上我寻思这事要不要通知阿赞峰,但想想还是放弃了,首先我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学法,其次我不想打扰他学法,他要专心学法帮阿赞鲁迪报仇,这事同样重要,我不能让他分心。

    在曼谷跟阿龙碰上头,简单寒暄阿龙就要带我去找阿赞湿,但我示意找阿赞湿不急,先去找王继来和阿赞苏纳,阿龙只得同意,租了辆车就跟我一起前往了阿赞苏纳的驻地。

    我们见到了王继来,我跟他简单说明情况,王继来一口就答应了,不过他转念又说:“罗辉,我帮你没问题,可阿赞苏纳就不好说了,他现在正处在修法的关键时期,我做不了他的主,我只能帮你转达请求,至于他答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阿龙问:“一个人是一个人的价钱,两个人是两个人的价钱,那这费用怎么算?”

    王继来看了我一眼说:“有罗辉做中间人我不担心,费用等事情解决了,看我们是去了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到时候再算不迟,要用上我了给我打电话算了,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电话都派不上用场。”

    说着王继来就找来一个玻璃**,用刀子割破手掌往里面滴入了血,然后盖上**子说:“我的血里有虫卵,要不了一天便会孵化成虫子,有需要就把这些虫子放出来,它们会自行飞回宿主身体也就是我,到时候我能用它们直接找到你。”

    阿龙盯着**子里的血好奇道:“王先生,你的血里有虫卵吗,怎么看不到虫卵?有没有你说的这么神奇啊,虫子通知能快得过电话?”

    王继来扬起嘴角说:“这种虫卵人的肉眼是看不见的,除非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虽然速度快不过电话,但却能让我精准的找到位置,在危险情况下靠手机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阿龙说:“未必吧,发个定位不是就能确定精准位置了吗?”

    我插话说:“阿龙,可能你忘了一点,泰国的贫困地区很多,络覆盖率远没有咱们中国那么高,很多山区连信号都没有,翁沙肯定不会藏身在人多密集的地方,不出意外应该就藏在泰国某个犄角旮旯的山区里,那里未必有信号,所以我觉得王继来这法子比手机靠谱。”

    阿龙点头说:“那倒也是。”

    我收好玻璃**后便跟王继来告辞了,出山后阿龙说:“罗哥,没想到你在泰国混的还挺开的,刚才那位王先生看着很不好接触,但对你却这么信任,这次要不是有你,我想瑶瑶和我肯定应付不来。”

    我苦笑道:“你看到的只是表象,我也是吃过苦头才跟这些人打上了交道,对了,那个阿赞湿现在在哪?”

    阿龙说:“阿赞湿的驻地在彭世洛府的一座山里,瑶瑶联系过阿赞湿了,他人就在驻地,我们可以直接过去找他。”

    我点头说:“那好,我们去找他!”

    彭世洛府在泰北地区,从曼谷过去有将近四百公里,开车都要老半天,阿龙给我当司机,我难得有休息的机会,也就放下座椅睡大觉了。

    在快要到达彭世洛的时候阿龙叫醒了我,我打起精神准备会会阿赞湿了。

    阿龙提醒道:“罗哥,瑶瑶在阿赞湿面前提过你,他知道你是谁,你请人跟他斗过法,就是鱼钩降那件事你还记得吧?”

    我点点头。

    阿龙接着说:“你请的鲁士师傅破了他的鱼钩降,还伤到了他,虽然他明白阿赞师傅做生意各为其主的道理,你又跟方家的关系这么密切,他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人毕竟是人,不可能当什么也没发生,心里多少会记仇,尤其像阿赞湿这种不规矩的疯子,很小心眼,以防万一在你见到他的时候还是要小心点,不要碰他屋里的任何东西,不要喝他递过来的任何水,更不要用言语冲撞他,以免他暗地里使坏给你偷偷落了降头,有些降头中了后会有潜伏期,可能很久才会发作,这种事我和瑶瑶都无法控制,到时候他大可以说跟他无关,推的一干二净。”

    我听的心里直发毛。

    阿龙又说:“不过你放心,我跟阿赞湿打过很多次交道了,他多少卖方家和我的面子,只要你谨记我刚才提醒的几点,他不会轻易把你怎么样。”

    我表示明白。

    车子到彭世洛山区脚下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在阿龙的带领下我们深入了大山,等到驻地的时候我顿时惊了,这个怪胎阿赞的驻地居然在一个乱葬岗里,黑夜下的小木屋被众多土坟簇拥,幽绿的磷火时不时亮起,坟地里到处都散落着白骨和骷髅头,让人毛骨悚然直起鸡皮疙瘩。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