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半夜消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67章 半夜消息

    老实说我也有点内疚,内疚刚才眼睁睁看着她落入虎口,我还是第一次“见死不救”,但刚才那种情况我也确实没辙,为了不影响大局,只能这样了。

    我有点想弥补自己的内疚了,于是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桑亚。

    桑亚看了看名片说:“罗先生不好意思,我看不懂。”

    我笑说:“不需要看懂,你能看懂上面的电话号码就行,我是个佛牌商人,也做一些催运、驱邪之类的法事,也做过帮人催运当明星的生意,但结果不是太理想,如果你真的想实现梦想,可以来找我,最近我都在泰国。”

    桑亚的失落情绪一下就缓解了,双眼直放光问:“真的吗?”

    我点头说:“真的。”

    桑亚一下又失落了,说:“可惜我没钱了,攒的钱都被阿赞湿赚去了。”

    我笑说:“我可以不收你的钱,免费。”

    桑亚似乎有些怀疑,本能的紧了紧衣衫,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准是怕我又像阿赞湿那样占她的便宜,桑亚确实在泰国女孩中算是漂亮的,这点我得承认,只是她不清楚我是因为内疚才这么说的。

    我说:“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来找我,因为梦想是要靠自己努力去实现的,找法师只能作为辅助,你如果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上面是不现实的。”

    桑亚低下了头,默默的点了点头。

    桑亚知道我是个内行后,问我阿赞湿给她纹的五条经是不是真,又有没有作用?

    我刚才看到阿赞湿给她纹的五条经了,经咒是真的,这点阿赞湿倒是没坑她,于是说:“是真的,相信会有辅助作用,你可以试着往这方面发展一下,兴许会有机会,但别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桑亚认真的点点头说:“罗先生我明白了,谢谢你。”

    我跟这个陌生的泰国女孩聊了很多,让几个小时枯燥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到了素攀府后天色已经很晚了,怕她一个人不安全,我又让阿龙直接把她送到了家,这才离开了素攀府回曼谷。

    阿龙开着车说:“罗哥,我是服你了,居然跟这妮子扯了几个小时,还说免费帮她,该不是你安慰她的吧?”

    我叹道:“唉,怎么说也是我们见死不救在先,我心里有点内疚吧,能帮她圆梦就尽量帮吧,她刚被阿赞湿占了便宜,心情不好,虽然她不像一些中国女孩那样把这当成一回事,但毕竟这种事对女孩的心理上会有很大伤害,万一事后她回去想想,觉得梦想没戏了,钱也没有了,又被人家占了便宜,想不开了怎么办?我给她点信心,在她追梦的路上点上一盏灯,算是安慰也是鼓励吧,这女孩能跟我们遇上也算是缘分了。”

    阿龙说:“你都快赶上梦想导师了。”

    我哈哈笑说可惜电视台不请我上节目。

    聊完桑亚的事后我转移话题问阿龙晚上要怎么安排,阿龙说他来之前就订好曼谷的酒店了,过去住着等消息就行。

    我想了想要是回罗勇太麻烦了,阿龙肯定会主动送我过去,来回都大半夜了,阿龙会很累,于是决定也留在曼谷算了,阿龙马上说给我订间房,但我说没必要,只要他不介意,我跟他住一间房,打地铺也行,省得浪费钱。

    阿龙说怎么会介意,求之不得,还说他订的房间有两张床,我完全不用打地铺。

    回到曼谷已经是深夜时分了,我有点累了,也不去想太多的问题了,倒头就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糊的被手机震动给吵醒了,接起来一听是张英杰的我一下就弹坐了起来,阿龙听到动静立马打开了灯。

    张英杰说:“罗老板,人已经找到了,可以肯定翁沙和他的家人全都藏在北柳府拍农沙拉堪县的考欣桑山里!”

    我吃惊道:“这么快?!”

    张英杰得意道:“你以为泰国华人侦探一把手是白叫的?”

    我好奇道:“你用什么法子找到他们的,线索可靠吗,你能肯定他们在这什么县的山里?”

    张英杰说:“你别管我用什么法子找到的,这是我的商业秘密,我张英杰从来不提供假线索。”

    我想了想问:“山里的范围太大了,你知道他们具体在这考欣桑山的哪个方位吗?”

    张英杰说:“知道,但具体方位我不会告诉你,要靠你自己去找了,你给的钱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线索。”

    我恼火道:“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你还想不想要剩下的尾款?我要的是他们精准的位置!”

    张英杰沉默了一会才说:“罗老板,说实话我也挺想告诉你具体位置的,但对不起,我只能提供线索到这里了,怎么说呢,如果不是你先来找我,我很可能接的是那女人的三十万泰铢的生意,但我秉着诚信的原则,还是先做了你的生意,并且在通知那女人之前先通知你了,我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会通知那女人这消息,毕竟我不想因为赚你这点钱而得罪老猫的人,招来杀身之祸,这不值得。”

    虽然我很愤怒,但还是能理解张英杰的立场,站在他的角度这事确实挺难处理的,有名声要顾全、有金钱的诱惑、又有生命的威胁,可他却完美的做到了一举多得明哲保身,名声保住了,双方的钱都赚到了,又不会得罪老猫,张英杰是个很有脑子的人,他故意把线索没有说的那么明确,目的是想两不得罪,让我和苏婉晴自己围绕这座山去找人,就看谁比较快能找到翁沙了!

    我挖苦道:“你还挺聪明的,一条线索赚两家钱,还想让我们狗咬狗?”

    张英杰说:“也别说的这么难听,罗老板你怎么会是狗,我把自己的意图都跟你透露了,算是很给你黄老幺和你的面子了,但你总不能让我把命搭进去吧?”

    我说:“好了,不跟你说了,尾款我稍后转给你。”

    张英杰说:“多谢,那我不掺和你们找人了,也算是功成身退了,祝你幸运!”

    张英杰说完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