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赌命计划-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71章 赌命计划

    翁沙有点沉不住气了,又想站起来扫射,我立即按住了他说:“翁沙大哥不要这样,这女人在消耗我们的资源,你这一梭子一梭子的浪费子弹,我们就撑不了多久了。”

    阿龙说:“翁沙,罗哥说的没错。”

    翁沙无奈道:“难道就这样在这里被她困死?与其这样还不如冲出去跟她拼了。”

    我说:“你已经在这山里躲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了,你要是就这么冲出去了,你老婆孩子怎么办?”

    翁沙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婆孩子,只好忍了这口气。

    阿龙小声说:“说真的罗哥,其实我能理解翁沙的心态,现在我们是进退两难,我已经看出她的意图了,我们要是继续守着,她会把手下化整为零,时不时派人偷袭,既可以让我们精神高度紧张,又能慢慢的消耗我们,把我们弄的精疲力尽资源殆尽,等老猫手下的阿赞师傅一到我们更麻烦;我们要是选择冲出去,他们人这么多,光凭我们这几杆枪,会死的更快,进退都是死,罗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想了想说:“相比之下守在这里会比较好,阿赞湿和王继来他们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只要他们到了我们的胜算会大点。”

    我的话没说完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一看是王继来的,我赶紧给接了起来。

    王继来呼吸沉重,语气凝重道:“你那的情况怎么样?”

    我听出了不对劲,反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王继来说:“上山的路径全被老猫手下的阿赞们封锁了,我和阿赞苏纳正在想办法破解,没想到老猫手下不仅仅只有商业阿赞,还有几个厉害的角色,虽然阿赞苏纳能力很强,但他们不跟我们正面交手,就躲在暗处搞小动作,给我们设下障碍,弄的我们举步维艰,想要上山恐怕还要花点时间,我还看到了在圈内名声很臭的阿赞湿和另外一个女阿赞,也是你请的吧?他们从另外两侧上山,似乎也遇到了些麻烦。”

    这消息让我心沉了下去。

    王继来说:“不说了,我们又遇上麻烦了,你们坚持住,我和阿赞苏纳尽量。”

    话没说完王继来就挂了电话。

    由于我开着免提,阿龙也听到了,他皱眉道:“这可是军事上典型的围点打援战术,也就是说他们早料到会有人来支援了,要是我们的帮手不赶到,我们就是死路一条了!”

    说话间翁沙又发现两侧有苏婉晴的手下爬上来,只好突突了两枪把人逼退了。

    老猫和苏婉晴把我们逼上了绝路,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们继续守在这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进反而还有一线生机,但我们绝不能做贸贸然的进,需要聪明的进!

    我想了想,这一线生机就在翁沙手上的那份资料上了,于是我问:“翁沙,那份客户资料放在哪里?”

    翁沙从怀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我说:“都在这里面了。”

    我说:“这东西现在可是我们的护身符,他们找你无非是为了这东西,只要不让他们找到,他们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阿龙一个激灵说:“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敢杀我们,是想抓活的!”

    翁沙激动的拍了下脑门说:“唉,我真是太笨了,怎么没想到这点,这么说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冲出去了?这太好了!”

    我看着手中的u盘,问道:“阿龙,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那个不战而胜的故事吗?”

    阿龙想了想说:“你是说红蓝军演习,我和战友直接潜入指挥部,俘虏对方指挥官的事吗?”

    我点点头说:“没错,现在我们的援军被困,我们只能自救了,我有个计划,只要赌对一点,就可以利用这个小小的u盘扭转整个战局,没准不需要半点伤亡就不战而胜,甚至有机会铲除苏婉晴!”

    阿龙问:“赌哪一点?”

    我沉声道:“赌苏婉晴和老猫的关系!”

    阿龙有点没明白,问:“什么意思?”

    我说:“解释起来太复杂了,不过这种情况我们只能这么赌一把了,你信我吗?”

    阿龙点点头说:“信!”

    我深吸了口气说:“那好,不管等下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觉得吃惊,什么也别插手,只要赌赢了,我保你们全都平安无事,但赌错了我们可能全都会没命,拼还是不拼?”

    阿龙几乎没有犹豫就说:“拼!”

    我用泰语跟翁沙说了遍,翁沙看向了自己的家人,问:“罗辉先生,你有几成把握?”

    翁沙毕竟还有老婆和两个孩子,他要赌上全家人的性命来信任我,有顾虑也正常,其实我心里也不是没底,如果我推测的没错,至少会有九成把握,但这世上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所以我也怕失败了,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只好说:“翁沙,老实说我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把握,但至少有九成把握,与其等死还不如豁出去赌这一线生机,你说呢?”

    翁沙还在犹豫,阿龙骂道:“翁沙,罗哥的脑子可是非常好使的,他说有把握就有把握,你他妈还想什么呢,快答应啊!”

    我示意阿龙不要逼翁沙了,让他自己考虑,这时候娜塔莎走过来说:“翁沙,我已经受够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了,与其躲在这里等死,我宁愿听这位先生的赌一把,你平时不是很干脆的吗,怎么现在这么犹豫了?死就死,大不了我们全家人死在一起!”

    翁沙听老婆这么一说,这才严肃的点了点头。

    我问:“有蜡烛吗?”

    娜塔莎说:“我有,我一直有向神明祈求保佑的习惯,所以随身都带着烛火,就半根了可以吗?”

    我点点头,娜塔莎把半根蜡烛递给了我,我点上蜡烛,将蜡油滴在u盘上,把u盘弄的光滑,然后不由分说就把u盘给吞咽了下去,看的阿龙和翁沙一家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