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附骨蛆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75章 附骨蛆降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老猫从我兜里掏出手机,还帮我按了免提,王继来的声音传出来了:“罗辉,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把人带到安全地方了,一个不少,全都安然无恙,你可以放心了,我这就过去接应你!”

    老猫示意我说话,我只好平静的说:“我很好,已经摆脱老猫他们了,正在往回赶,你不用来接应我了。”

    王继来松了口气说:“那就好。”

    说完电话就挂了。

    老猫讪笑道:“你的朋友还很仗义啊,言归正传,这u盘假不了,因为你刚才已经告诉我这东西是真的了,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嘛,你也知道说我纵横江湖多年,我的经验自然比你丰富了,我老猫阅人无数,有时候光从一个人的眼神,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你觉得你那些小伎俩瞒得过我的眼睛?你只不过想全身而退,所以多做了很多事,真正贪婪的眼神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吗?你演不出那种眼神,但我这几十年却看了不知道多少双贪婪的眼神,你的眼神透出的不是贪婪而是睿智,罗辉先生,恐怕你忘了一点,就是我叫老猫,而且还是只黑猫,黑猫的眼睛在晚上是会发绿光的,谁也别想逃过我的眼睛!”

    事到如今我无话可说了,老猫果然没那么好对付,没想到这计划会在最后自保这一环节出了差错,输在了年龄上的阅历和经验!

    我发出了一声苦笑,这计划能实施到这种地步我已经知足了,不仅让阿龙和翁沙一家全身而退,还终结了苏婉晴,解决了方家的后顾之忧。

    我说:“好吧,我不扛着了,你赢了。”

    老猫仰天发出了大笑声,这时候手下把u盘插进了平板电脑递给老猫,老猫滑动屏幕查看着,突然一首动感的泰国歌曲传了出来,还是当下泰国很火的泰式迪斯科歌曲《用你的真心换我的电话号码》。

    老猫露出了愤怒的表情,瞪大了双眼盯着显示屏,在显示屏的反光下,他的脸色十分难看,老猫回过神,恼怒的将平板扔在了地上,拿枪连开几枪,直接将平板电脑打的冒烟报废了,跟着他快步走过来,一把揪起我的领子,将还带着热气的枪口抵住了我的下巴颏,怒吼道:“卖康坤(泰语你妈的),假的,是假的,资料,真的资料呢!”

    老猫可能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几乎失去了理智。

    我也是一头雾水,怎么u盘里的资料变成了泰式迪斯科舞曲?我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翁沙将u盘递给我的那一幕了,现在想起来当时他的眼神极为复杂,我懂了,其实资料早就没有了,翁沙可能把资料销毁了,而他却没有告诉我们,这只能说明一点,翁沙已经把资料背下来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很明显了,目的跟老猫一样,也是想利用这份资料去勒索资料里的人!

    想到这里我不禁失笑,妈的,亏我还在这里豁出命帮他们打掩护,还觉得自己很聪明,英雄无敌,牺牲也有价值,没想到被自己人卖了。

    老猫怒吼道:“你笑什么,快把真的资料交出来!”

    “你杀了我吧,我也没有真的资料,哈哈哈。”说完我悲凉的大笑了起来。

    老脑恼羞成怒,当即要扣扳机了,就在这时一只虫子罗在了他的手背上,趁其不备咬了他一下,老猫一甩手把枪甩了出去,与此同时老猫围在那的手下一个个也抖起了身上的虫子,我环顾了下四周,忽然发现阿赞苏纳就悄无声息的盘坐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正观察着下面的动静。

    阿赞苏纳从树上迅速爬下,将我扯到了他身后,然后摆开架势说:“正好试试我新练的虫降!”

    老猫反应过来了,大叫道:“给我杀了罗辉那个混蛋,杀了他!”

    可惜他的手下已经被阿赞苏纳那不知名的降头虫咬的自顾不暇了,哪还理会老猫的命令。

    老猫歇斯底里的吼叫着:“阿赞呢,我带来的那些阿赞呢,快给我出来,杀了这两个王八蛋,快啊!”

    阿赞苏纳冷笑道:“别喊了,你那些商业阿赞手下,都不够歹毒的阿赞湿练手,早被干死了,我让阿赞湿快走,他却玩的很高兴,非要把人杀的干干净净才走。”

    “啊~~。”老猫仰天大叫,拿着枪什么都不顾的冲了上来。

    没想到老猫这个老江湖就这么失去了理智,真是太让我吃惊了,恐怕他这辈子也没像刚才那样觉得耻辱过,所以一时接受不了,失去了理性,连我也没想到u盘里装的会是歌,这次真是错打错着了。

    只见阿赞苏纳在地上打了个滚,直接滚到了老猫的身后,站起就一手拍在了他的天灵盖上,老猫根本不管阿赞苏纳了,怒目圆瞪,抬起枪对着我疯狂的扣扳机,可惜刚才他把子弹都浪费在平板电脑上了,全都扣了空枪,阿赞苏纳开始诵经,手心里似乎还有虫子在疯狂繁殖,虫子从老猫的头顶像粘稠的血液一样慢慢流下来,不消一会虫子就把老猫整个人都覆盖了,密密麻麻的米黄色虫子蠕动着,眨眼功夫这些虫子都变成了红色,像是在吸老猫的血!

    阿赞苏纳松开了手,老猫轰然倒地,但虫子并未散去,仍覆盖在老猫身上蠕动,大概五分钟后这些虫子才慢慢停止蠕动,像是死去了,纷纷从老猫身上脱落,在一看老猫已经变成了一具皮包骨的骷髅架子,这什么虫降太恐怖了!

    老猫那些手下见到这种情况,全都慌了神,连滚带爬的朝山下跑去了。

    阿赞苏纳看着老猫的尸体,拿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手心里那条蠕动伸缩的黄色母虫,说:“这百年老尸体内提炼出来的附骨蛆母虫果然厉害,我的附骨蛆降终于练成了,哈哈哈。”

    看着老猫的尸体,我无力的瘫坐到了地上,也跟着阿赞苏纳发出了一阵傻笑,笑自己傻的为他人做嫁衣,还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