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智擒阴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章 智擒阴灵

    张莉跟她老公朝夕相处五年应该知道网址和账号,于是我们调头回到张莉的店,一问她果然知道。

    拿到网址和账号后我们去电脑城找了个高手,花了点钱查到了ip地址,事实证明我们的推测没错,账号确实在这两天登陆过,地址位于珠海郊区的一个村庄,离市区有三四十公里。

    由于ip地址只显示了村庄,并没有精确到哪户人家,这加大了寻找难度,不过我知道朱美娟不可能用家庭网络,那就只有可能是公共场所的网吧了,所以我们顺着这条线去找了。

    好在村里的网吧并不多,规模也很小,我们很快就找到了朱美娟,当看到她的状态时我都愣住了,这还是我认识的朱美娟吗?

    朱美娟窝在漆黑狭窄的平房角落里,浑身脏兮兮的,披头散发,死死盯着台式电脑,脸色呈灰白色,眼窝发黑,双眼布满血丝,嘴角扬着怪诞笑容,口水都挂在嘴边,左手腕上戴着那块钢制的卡西欧手表,右手正在疯狂的操作鼠标。

    我正想上去吴添却拽住了我,说:“先问问老黄该怎么办,贸贸然上去抓她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我们可搞不定啊。”

    吴添这么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慌忙给黄伟民打电话,得知情况后黄伟民说:“朱美娟本体魂魄被阴灵压制,意识和行动被阴灵牵制失去了自我,贸贸然上去打断阴灵完成心愿,很容易造成本体魂魄因阴灵盛怒遭到不可逆的损伤,到时候即便阴灵被驱除朱美娟也可能变成傻子了,你们这样。”

    黄伟民教了我一个法子,他让我去弄些蜡烛香,说阴灵对蜡烛香很敏感,就像人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会食指大动,等到了午夜十一二点,也就是中国人说的子时,这个时辰是白天黑夜交替的时辰,阴阳混沌,很利于控制阴灵,我们只要在网吧附近点燃蜡烛香,插在三碗米饭上,跪拜供奉,心中默念张莉老公名字,这香火就算是供奉给张莉老公了,不过距离不能太远,最好在五百米之内,不然阴灵很难感应到。

    到时候阴灵会被供奉他的蜡烛香气味吸引自行过来,我们在那设置个陷阱就能困住朱美娟了。

    我有点疑惑,问黄伟民要怎么困住,阴灵那么强大难道搞个陷阱就能困住了?

    黄伟民问我是不是鬼片看多了,说我被影视作品荼毒太深,让我少看点恐怖片,真正的阴灵可不像影视作品里反映的那样,飞檐走壁、脚离地飘起来那都是扯淡的玩意,阴灵附在人身上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能把那个人搞的看起来就像精神不正常的疯子。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黄伟民说只要困住了朱美娟就好办,我们只要守在那里,等毛贵利请龙婆过来就行。

    我把黄伟民教的法子告诉了吴添,让他呆在网吧里盯着朱美娟,以免她乱跑又跑不见了,我则去弄需要的东西去了。

    我到村里的花圈寿衣店买了点蜡烛香,去农民家里搞了三碗米饭,又买了一捆绳索,然后跑到网吧不远的山头上,找了一棵大树,设置了绳圈陷阱,把蜡烛香和米饭放在绳圈里。

    布置妥当后我回到了网吧跟吴添一起盯着朱美娟。

    网吧老板发现我们一直逗留在这,又盯着朱美娟,有些警觉,过来要驱赶我们,吴添掏了钱让他开两台机这才作罢,不过老板似乎对朱美娟很好奇,小声问是不是朱美娟的亲戚朋友,还问朱美娟是不是有精神问题,我们说是。

    吴添编了个慌话,说朱美娟失恋受了打击精神不正常了,老板一听激动的都要哭了,直接把钱还给了我们,让我们赶紧把朱美娟带走,他说朱美娟在这都呆了好几天了,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还不睡觉,自己陪着熬夜不说,还提心吊胆生怕出人命了。

    我很同情老板,说晚上就带走,老板问我们为什么要等到晚上,我瞪了他一眼,他朝我身上的纹身一瞟就不敢吱声了。

    我和吴添等着昏昏欲睡,红牛都喝了好几罐。

    我悄然看向朱美娟,她始终保持着精神亢奋的样子,好像完全不知疲惫似的,身边有什么动静也完全不在意,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她一样,她的电脑屏幕上全是各个球队的数据资料,以及盘口的赔率数字。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一点,我吩咐吴添打起精神,等下一定要盯紧朱美娟,不要让人干扰她,吴添让我放心这点小事他能办妥,我这才跑到山头上,把绳圈里的蜡烛香点燃,插在了米饭上,然后跪在那心中默念了张莉老公的名字陈旭。

    弄好后我朝山下的网吧观望,没多久果然看到朱美娟从网吧里走出来,由于距离太远看不到她脸上是什么表情,只能看到她行动僵硬的朝这边过来,吴添就像个贼似的跟在她后面,为她保驾护航。

    十多分钟后朱美娟上来了,我跑到了树后躲着,手上拽着绳头,准备等朱美娟一进绳圈就拉。

    朱美娟越走越近,不住的吞咽唾沫,嘴角口水不断流出,动着鼻子,好像狗在觅食,很快她就看到了蜡烛香,眼睛一亮,走过去站在那闭上了眼睛,做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喉咙里还不住的发出咯咯咯的怪声,就像一个男人咬着牙在阴笑。

    我看差不多了就发狠的拉了绳头,绳圈迅速上提收拢,幸好朱美娟的胸部比较挺,绳圈一下就被阻止,套在了她的腰腹位置。

    朱美娟睁开了眼睛,表情狰狞了起来,发疯似的挣扎,力气大的惊人,我一个人根本控制不住,更别提把她吊起来了。

    “老吴!”我大喊。

    吴添站在那都看愣了,直到我叫他才缓过神,慌忙跑来帮忙,我们一起拽着朱美娟,这才把她吊到了半空,等把绳索绑在树上固定后我们才松了口气,瘫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