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恐怖死状-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79章 恐怖死状

    欢迎你br    我已经不忍心拒绝了,跟桑亚相遇也算缘分,先不说搞清楚她为什么自杀的事了,人毕竟死了,尤其还是自杀,自杀的人怨念很重,我去送她一程,超度她往生极乐也算功德一件,于是就答应了。

    我跟黄伟民说要出去办点事,借了车就朝素攀府过去。

    我到了跟本通约好的冷饮店,走进去环顾了下,只见角落里坐着个黑瘦的小伙子,眼睛很大,留着天然卷的头发,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还打着领带,在白衬衫的左胸口袋上还印着徽章,应该是某个大学的校服,只见他不安的捧着杯芒**,冰水都化的流出了杯子,他都浑然不觉,脸上写满了焦虑。

    我不太确定这小伙子是不是本通,于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小伙子听到手机震动慌忙掏起了口袋,在他接起电话后我就挂了,就是他了。

    本通也看到了站在店里拿着手机的我,朝我挥手示意我过去。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还是个学生。

    本通并没有用泰式的礼节跟我打招呼,而是跟我握手,并且用中文打招呼:“你好,罗辉先生,很高兴你能来。”

    我吃惊道:“你能说汉语?”

    本通说:“学了不到三个月,会一点点,我是川喜登皇家大学的学生,因为对中文感兴趣,所以最近学习这里在孔子学院。”

    听到本通说汉语我倍感亲切,也很骄傲中国的文化输出,我笑说:“川喜登皇家大学可是名牌大学啊,跟我们中国的清华北大差不多了,你的中文说的还行,至少能听懂,只是语法上有点问题,最后一句应该是最近在孔子学院这里学习。”

    本通尴尬的挠了挠头,我转用泰语说:“还是用泰语交流吧,你能轻松点。”

    本通跟我竖起了大拇指说:“罗辉先生你的泰语真棒,难怪你一个中国人敢在泰国做佛牌生意了。”

    我笑了下说:“中国的拍马屁功夫最好不要学,说重点吧,具体跟我说说你姐姐的事吧。”

    本通的神情落寞了起来,说起了他姐姐桑亚对他有多好,要不是姐姐供他念书,他不可能有机会上大学,看他这架势大有从童年开始娓娓道来的意思了,我赶紧打断让他直接说桑亚自杀的事。

    本通说必须要说往事,否则我没法知道他跟姐姐的感情有多深,我只好点头了。

    本通说他的家乡在素攀府的乡下,从小家里贫困,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他父亲更是个大老粗,姐姐桑亚才十三岁,父亲就把桑亚卖进了红灯区赚钱补贴家用,后来还把他也卖到人妖公司去当人妖,要不是桑亚去人妖公司把他带回来了,或许他现在就是个混迹在秀场里供人娱乐的人妖了,两姐弟跟父母的关系十分恶劣,所以两姐弟几乎跟父母断绝了关系,两人相依为命,桑亚靠在红灯区赚钱把本通送进了学校,后来她有机会离开红灯区这才去了影院当售货员。

    我有点明白桑亚为什么把男女之事看得那么淡了,原来在红灯区做过事,这更说明了桑亚不会因为被阿赞湿欺负就轻生了,同时我也明白本通为什么这么执着,一定要搞清楚桑亚为什么自杀了,桑亚可以说是本通最亲的人了,他有些接受不了,不想让桑亚死的不明不白。

    本通说他们姐弟俩在素攀租了一间很简陋的屋子,两人合住,平时他的生活也是由桑亚在照顾,这两天他发现桑亚有些奇怪,好像魂不守舍,经常坐在那发呆,还把食物做的难以下咽,桑亚做饭的手艺很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这让他觉得奇怪,但他顾着念书也没有重视,没想到昨天他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接到警方的电话说桑亚跳楼自杀了,等他赶过去的时候桑亚已经死了,死状恐怖的趴在地上,警察在现场草草勘验就说是自杀,让本通办理手续就把尸体领回来了。

    本通联想到桑亚在自杀前的那几天有些不正常,所以他怀疑桑亚自杀有隐情,不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桑亚下葬,在后来他就在桑亚的兜里发现了我的名片,给我打了电话。

    照本通说的来看,桑亚的自杀确实跟阿赞湿无关了,她可能遇到了其他什么事才自杀了。

    我想了想问:“桑亚的遗体你怎么处理了?这么大的事你不打算告诉家人吗?”

    本通咬牙切齿道:“我姐姐这么命苦都是我父母害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们,他们没资格知道!”

    我叹了口气,不好多说什么了,泰国的穷苦人家由于生活所迫把女儿卖进红灯区、把儿子卖进人妖公司,是很常见的事,国情如此真是让人很无奈。

    本通说从警局把桑亚的遗体领回来后,他暂时放在了两人住的出租屋里,因为怕有尸臭引起邻居不满,所以他还在家里腌了鱼来盖住尸臭味,打算等搞清楚桑亚是怎么自杀的在下葬。

    既然这样我也只好说:“先带我去看看吧。”

    本通带我去了他家,姐弟俩租住的地方比贫民窟要好点,但也好不到哪去,是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就连楼道的平台上都有人搭着棚子居住,瘾君子就直接窝在楼道里吸毒,跟上次杜勇在清迈临时租住的地方差不多。

    本通进屋后就把门紧紧关上,很快我就看到了地上铺着草席,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就停放在草席上。

    我走过去打算掀开白布看看,本通提醒我要有心理准备,她姐姐的死状还有点恐怖。

    我点点头这才掀开了白布,幸好本通提醒了我,不然我准要吓的叫出声了,但尸体的恐怖状态还是让我手抖了,只见桑亚的脑袋都已经塌陷了下去,颅骨破裂,缝隙里还有粘稠的和干涸的血液,由于脸部受到撞击,五官扭曲的非常厉害,嘴巴都快扭曲到耳边边上了,看着很瘆人,让人根本无法把那晚漂亮的女孩桑亚跟眼前的尸体联系起来,这死状明显是头部先着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