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勾魂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1章 勾魂降

    阿赞湿这人虽然行事乖张,但倒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这点我还是很欣赏,同时我也明白他的名声为什么这么臭了,就是因为敢承认,或许在他看来这也是成名的一种方式,就像现在的一些明星靠制造丑闻来炒作自己的道理一样,所以阿赞湿应该没有撒谎,这事的确跟他没有关系。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了,桑亚就是受到外来力量的影响才自杀的,根据五条经模糊的情况来看,这外来力量是一种法力,阴灵的力量也算是一种法力,但我在触碰桑亚尸体的时候符螺并没有示警,受阴灵影响自杀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了,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阴法!

    既然这事跟阿赞湿无关我也起身行礼,打算告辞了,不过在我离开的时候阿赞湿突然叫住了我,铁青着脸说:“等下,我跟你一起去,这事我管了,不收钱。”

    我颇为意外。

    阿赞湿沉声道:“我加持的黑法不弱,拥有完整法本,但却被对方这么轻易给压制了,纵观整个泰国,能压制我黑法的人寥寥可数,我倒要看看对方是什么来路,如果我不去搞清楚状况,万一你这嘴贱的又把我捅出去,说我给顾客纹的五条经没作用,我泰国新一代鬼王的名声岂不是全被你毁了。”

    我暗笑,心说你这“泰国新一代鬼王”的称号是靠行为出格换来的,人家不是服你而是不屑跟你为伍,说白了是臭名,还有什么可维护的,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说着奉承的话,说泰国鬼王出手,对方肯定无所遁形了,阿赞湿抛下杂乱的屋子不管了,得意的走出坟地木屋。

    看着阿赞湿的背影我吁了口气,他能主动揽责老子倒是能省事不少了。

    我和阿赞湿来到了素攀府汇合了本通,本通看到阿赞湿又气又怕。

    本通将我拉到边上小声问:“罗辉先生,我是想找你帮忙的,你怎么把这家伙给请来了?”

    我安慰道:“你不用担心,你去他的驻地闹事他没放在心上,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姐身上的五条经是他纹的,他更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亲自出手找出问题所在,会更有把握。”

    本通将信将疑,问:“可靠吗?”

    我点头说:“可靠,事实上他是觉得不查清楚这件事会影响他的名声,也是为了自己,所以才亲自出手。”

    本通这才点头了。

    我想了想问:“对了本通,桑亚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我姐脾气很软,逢人都是笑脸,从来不会得罪的。”本通说着就叹了口气:“像我们这样的人生活已经如此艰辛了,就像蚂蚁一样,只有任人践踏的份,哪还敢去得罪人让自己的生活更艰难。”

    我拍拍本通的肩头说:“你也别这么说,每个人生来就是平等的,只是生活的环境不同,你不要这么轻视自己,蚂蚁也有扳倒大象的时候你说是吧。”

    本通无奈的苦笑了下。

    老实说在安慰本通“人人平等”的时候我心里是在苦笑的,因为这年头在穷人身上根本没有平等可言,不管是在泰国还是中国都是如此,人人平等其实就是一句可笑的空话,如果真的有平等,穷人就不会过的如同蝼蚁了。

    在泰国说平等就更可笑了,这个国家是东南亚腐、败政府的标准模板,警察花钱就能买通,流水线似的的人妖生产地,新兴的恐怖、分子国际中转站,金三角毒品的重灾区,雇佣兵的天堂,人口贩卖器官交易最大的黑市,简直是五毒俱全,最可笑的是泰国其实还是一个禁止卖、淫的国家,但却有着卖、淫世界皇冠上的明珠的称号,真是绝了。

    我们老到房间里,阿赞湿掀开桑亚的尸体看了看,当他看到桑亚的死状时也是皱起了眉头,他认真观察了五条经的模糊字样,又将手按在五条经上诵经感应了一会,最后说:“这女孩是中了降头。”

    “中了降头?!”我和本通面面相觑。

    我过去撑开桑亚的眼皮看了下,但她的眼睛里并没有出现黑线和黑斑这类中降头的反应,阿赞湿说:“罗老板,你别费劲了,人死了中降的反应就消失了,是看不出来的,而且对方采用的降头本身也不会在眼睛中反应出来,你知道是什么降头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阿赞湿说:“我在补充一点,人死后灵体没那么快消散,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消散,更何况她还是自杀,有很重的怨念,灵体就更难消散了,但我感应不到她体内有灵体的存在,也感应不到丝毫的怨念,你懂了吗?”

    阿赞湿说的灵体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三魂七魄了,我一个激灵明白了过来,说:“你是说桑亚中了灵降?”

    阿赞湿点头说:“你这是笼统的说法,她是中了灵降当中颇为高深的勾魂降,顾名思义就是魂被人勾走了,所以体内才没有灵体,这种降头不疼不痒,看着没有半点伤害,但事实上却能让人失魂落魄,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最后对方控制她跳楼,达到害死她的目的,她魂已经被对方勾走,要么被对方拘役起来为己所用,要么被对方用咒法打的灰飞烟灭了,对死者而言是一种极为残忍的做法,会让死者永远无*回,但对下手的人却没有后顾之忧,不怕被死者的阴灵报复。”

    本通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说:“对,就是这样,我姐那几天就是失魂落魄的状态,眼神空洞无神,跟她说话都像是没听到,做饭做的一塌糊涂!”

    我心情沉重道:“到底是谁下这么狠的手对付一个女孩?”

    阿赞湿说:“这还用说啊,肯定是深仇大恨了,这女孩得罪过人了,要么是直接得罪了降头师,要么就是得罪了人,人家请了降头师对付她。”

    本通激动道:“这不可能,我姐为人和善,从来不会得罪人的,为什么她会遭到这么恶劣的报复,为什么,姐。”

    本通跪在桑亚的遗体前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