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经血材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2章 经血材料

    阿赞湿盯着桑亚的尸体出神,本通的哭声让他心烦意乱,突然抬起一脚就把本通踹倒在地,骂道:“别哭了,干扰我想事情了。”

    我扶起本通安慰他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本通激动的说:“罗辉先生,求你一定要帮我找出害死我姐姐的,我要让他偿命!”

    阿赞湿龇牙道:“让他偿命?你有这个能耐吗?对方明显是个法力强悍的降头师。”

    本通抹着泪说:“我才不管他是谁,我不能让姐姐死的不明不白!”

    阿赞湿不做声了,我想了想问:“本通,你冷静下来再仔细想想,你姐姐到底有没有得罪人,如果不是得罪了人她绝不会遭到这样的报复。”

    本通认真的想了想,突然表情一变说:“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就在不久前姐姐跟我提过,电影院的经理一直对她有意思,有一次甚至把她骗到放映室里,企图对她不轨,我姐姐反抗的时候顺手用烟灰缸打破了他的头,弄得他头破血流,他还扬言要报复我姐姐,要让我姐姐丢了工作,我姐姐怕丢工作,为此还胆战心惊了好几天,不过一直没动静,后来听我姐说经理已经被调走了,好像是因为影院里的不少女工作人员都被他欺负了,有人投诉到了大老板那去。”

    我点头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性,看来要调查调查这个影院经理。”

    阿赞湿冷笑了一声,好像对我的观点很不屑,我问他笑什么,他说:“笑你胡乱联系,别浪费时间了,根本不是这个影院经理干的,如果他真的要报复桑亚,绝不会明目张胆的叫嚣,他只是想占桑亚的便宜,就算找人用邪法,也只会用那种可以轻松得到你姐的邪法,用勾魂降完全没必要。”

    我问:“那你有什么看法吗?”

    阿赞湿说:“会勾魂降的降头师必定是个法力高强的法师,这类法师很少出来行走,多半是隐居的修法者,桑亚就是个普通女孩,平时不会接触到这类人,更别提得罪降头师了,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而且这类法师很少直接对付平民,就像本通找到我驻地去闹一样,我不想跟他一般见识,不会去对付他,所以应该是有人花高价请了这个降头师对付桑亚。”

    我点点头觉得阿赞湿说的有道理。

    阿赞湿接着说:“最重要的是下勾魂降要用到的材料很复杂,你以为勾一个人的魂那么容易吗?一般人想中这种降头都不容易,因为下这种降头除了需要被下降者的毛发、照片、出生日期、贴身衣物、指甲等常见外的物品外,还需要一样特殊的体液,男人就是精、液,女人就需要经血,这两种体液浓度极高,含有一个人最完整的密码,几乎就等于一个人的分身,是勾魂降必备的材料,没有这种材料勾魂降根本不可能成功。”

    我懂阿赞湿的意思了,桑亚是女人,对方要对她下勾魂降就必须弄到她的经血,经血这东西很私密,如果不是桑亚亲密的人很难弄到,而且毛发、照片、出生日期、贴身衣物、指甲等物品也都是很私密的物品,想要收集齐这么多私密物品,也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办到了!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本通,他是桑亚最亲近的人了,难道是本通贼喊捉贼?不过我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本通刚才的伤心可不是演出来的,而且他没有动机去杀害自己的姐姐,要真是他他就没必要求上门找阿赞湿闹事,也不会求我帮忙弄清楚真相了,所以不会是本通,那会是谁呢?

    阿赞湿冷笑道:“你看他干什么,虽然他是桑亚最亲近的人,但不是他,这个人应该是个女人。”

    我顿时一颤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说:“是桑亚很亲近的闺蜜,闺蜜很容易就弄到这些东西了,包括经血,比如两个人一起上厕所,很容易从卫生巾上面就弄到了。”

    阿赞湿终于点头对我的推测表示了肯定,没想到阿赞湿不仅仅是个行事乖张的人,还挺有头脑的,经过他这么一分析,直接就把范围缩小到桑亚闺蜜的身上了,我连忙询问本通桑亚有几个要好的闺蜜。

    本通颇为尴尬,挠头说:“罗辉先生,我平时基本上都呆在学校,一个星期就回家一两次,对我姐姐有什么好姐妹我还真不知道。”

    我皱眉道:“桑亚可是供你读书,照顾你起居的人,对一个为你这么付出的姐姐,你居然这么不了解?”

    本通难过道:“罗辉先生,我知道姐姐为我付出了一切,我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希望毕业后能找个好工作在来好好报答姐姐,姐姐也让我什么都不要管专心读书就好,所以我都怪我平时没有多关心姐姐。”

    我也理解了本通,拍拍他的肩头没有追问了,这时候本通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虽然我不知道姐姐有几个好姐妹,但姐姐好像在我面前提过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事,还不止提了一次,她叫艾米,是跟姐姐一起在影院上售货员的,有时候我们家里揭不开锅了,姐姐都是找艾米借钱度过难关的,不过我没有见过艾米,不知道会不会是她?”

    不管是不是这个艾米,总算是有个嫌疑人了,阿赞湿也点头说有可能,可以从这个艾米入手调查下。

    阿赞湿决定去找这个艾米了,我问他桑亚的尸体现在该怎么处理,阿赞湿说先就这样放着吧,等搞清楚情况后在下葬,因为桑亚的尸体在对付那个降头师的时候还有用。

    本通打算跟我们一起去找艾米,但阿赞湿嫌他碍事就给拒绝了,我看本通老是对着尸体很容易触景生情,于是劝他先回学校去上课,桑亚付出这么多就是为了他能认真读书,将来有个好的前途,如果因此耽误了课程,是桑亚很不愿意看到的。

    在我的安慰下本通只好回学校去了,我和阿赞湿则去了影院找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