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嫌疑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3章 嫌疑人

    我们见到了艾米,但艾米跟我想象中的样子相去甚远,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泰国穷苦女孩模样,让人无法把她跟害桑亚的人联系起来。

    艾米甚至都不知道桑亚已经出事了,从我们嘴里得知桑亚自杀后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天豆大的泪珠才滚落下来。

    艾米平静下来后我才问了些情况,艾米说自己好几天都没联系桑亚了,因为桑亚前几天辞职了,还告诉她说自己要去追逐梦想了,曼谷有个专门服务于泰国电视电影的公司,正在招聘群众演员,桑亚说要去碰碰运气,桑亚还向艾米展示了自己的五条经纹身,说自己有法师加持的五条经,运气肯定不会差,或许能当上群众演员,只要努力相信能成为真正的演员。

    艾米很无奈,但还是祝福了桑亚。

    艾米抹着泪水说桑亚是自己最好的姐妹了,两人有着相同的遭遇,都是早年被父母卖入了红灯区,所以两人关系格外近,说着艾米就失声痛哭起来,还说要去祭拜桑亚,我以暂时不方便为由给拒绝了。

    阿赞湿冲我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艾米,他很不喜欢听别人哭,有些烦躁的到边上等着了。

    我安慰了艾米几句,艾米平静了下来,叹气说这或许是她们这类女孩的命运。

    我正打算向她告辞的时候,有对小情侣来到艾米的小摊位上挑东西,还问她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适合他们看,艾米赶紧恢复笑容,卖力的给这对小情侣推销零食介绍电影。

    小情侣买完东西,按照艾米的推荐去买了一部爱情电影的票,看着这对小情侣依偎在一起,互相喂食着薯条的幸福模样,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问:“艾米,你一般是怎么向顾客推荐电影的?”

    艾米说:“当然要看是什么顾客了,年轻男孩子一般都喜欢动作电影或者科幻电影,我就给他们推荐这类型的,像刚才的小情侣就推荐爱情片或者文艺片啊。”

    “推荐”二字让我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我记得那晚桑亚在车上跟我说过,她是被朋友推荐才去找阿赞湿的,一般情况下推荐给朋友的都是自己用过,并且觉得好才会给朋友推荐,阿赞湿的臭名在外,既然是朋友为什么给她推荐这种阿赞师傅?这明显就是想把朋友推进火坑,想坑自己的朋友了!

    想到这里我告辞了艾米,跑过去询问阿赞湿接生意有什么原则,是不是什么人的生意都接?

    阿赞湿有些生气,摇头说:“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要是谁的生意都接那我成什么了?我的驻地是我清修的地方,不是谁都可以来的,一般需要通过熟客介绍才行。”

    我一激动就捏住了阿赞湿的胳膊,问:“那桑亚是谁介绍的你知道吗?”

    阿赞湿回忆了下说:“桑亚来的时候提过是丽莎介绍的,丽莎是素攀府当地一个富豪的女儿,她爸是个生意人,为了垄断素攀当地的市场,找我去给对手下过降,所以我认识丽莎一家,既然是丽莎介绍的我就接了。”

    阿赞湿马上明白我的意思了说:“你怀疑是丽莎使坏?”

    丽莎可能是觉得阿赞湿够坏,所以介绍桑亚去找他做五条经,想害桑亚,但我不好意思直说,只好委婉的说:“丽莎既然是富家女,怎么会认识桑亚这种穷苦人家的朋友?还把她介绍到你那去纹刺?”

    阿赞湿皱眉道:“你问我我问谁,你是想暗示什么吗?”

    看来不说的清楚点阿赞湿是不会明白了,我正酝酿该怎么说的时候阿赞湿突然扬起了淫邪的坏笑,说:“我懂了,你是觉得我很坏,丽莎把桑亚介绍过来是在害她,所以丽莎就是那个想要对付桑亚的人对不对?”

    我连忙摇头说:“我可没这么说。”

    阿赞湿哼笑道:“罗老板,你有必要怕成这样吗?放心好了,我从不否认自己喜欢占女人的便宜,事实上我就喜欢年轻姑娘,哈哈哈。”

    我尴尬不已,老实说我真想把“光明磊落”这个褒义词安在阿赞湿身上,可他做的事实在不配这个词,像他这种敢大方承认自己干过的坏事的阿赞师傅,我还是头一次见,简直就是肆无忌惮了。

    阿赞湿并没有纠缠这个问题,自顾自上了车催促我开车,我问他想要去哪,他瞪眼道:“当然是去找丽莎了问清楚情况了,我知道她家住哪。”

    我回过神赶紧上了车。

    在阿赞湿的指挥下,我将车开到了素攀府的郊区,这里的风景很美,到处绿树成荫,环境清幽无比,没有市区那么繁华喧闹,有的只是舒适和恬静,连空气中都飘着植物的清香。

    阿赞湿让我把车子停了下来,我抬头一看,是一栋庄园式的别墅,庄园里的环境非常舒服,就像一个公园似的,还有园丁在那里浇花。

    我不禁感慨泰国的贫富差距真是大,有钱人住着这么舒适的大庄园,穷人却只能住那种隔间似的板房,这让我更加好奇丽莎怎么会跟桑亚是朋友了,两人的生活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嘛。

    我问阿赞湿该怎么找丽莎,他说:“难道叫我偷偷摸摸的进去?当然是直接进去找人了,丽莎全家都认识我,包括佣人。”

    说着阿赞湿就要下车,不过正当他想下车的时候,不远处开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mini车,阿赞湿突然就停住了,指着车说:“这就是丽莎的车了。”

    我问:“直接拦车还是?”

    阿赞湿示意先看看,我只好盯着车子等着了,只见车子在进庄园前突然停了下来,跟着我就看到一个男孩从副驾驶下来,因为男孩是背对着我的,我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见他气愤的挥舞着双手,大声说话,这一带很安静,他在说什么我听得一清二楚,男孩愠怒道:“丽莎,你带我来这究竟要干什么?我说过了我家里还有事,没时间陪你疯!”

    男孩说完就转过身来要离开,当我看到这男孩是谁时一下愣住了,居然是本通!

    阿赞湿也狐疑的嘀咕道:“怎么是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