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另有隐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5章 另有隐情

    丽莎愤怒的表情一下缓和了,呆呆的看着本通出神,本通突然这么说让她很惊喜。

    我的嘴角扬了起来,心说有门了,本通利用丽莎对他的爱意,突然来了这么一招,一般的女孩都扛不住!

    本通继续说:“只是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阻碍了,这些阻碍不是一时半会能化解的,我们要走到一起非常不容易,需要面对太多问题了,需要一关关的克服,我生活的已经很累了,所以我宁愿拒绝你的爱。”

    丽莎开始动容了,蹲下来抱住了本通,柔声道:“原来你。”

    本通没有让丽莎继续把话说下去,直接搂住她吻了下去。

    这一幕让阿赞湿都激动了:“妈的,便宜都让这小子占了。”

    我赶紧示意阿赞湿别说话,免得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去被丽莎听到了。

    林荫路边的树木落着树叶,两个穿校服的年轻人在那里纵情接吻,老实说这一幕看着还真挺唯美的,颇有点泰国爱情电视剧的味道。

    两人足足吻了将近五分钟,丽莎的脸都变的红彤彤了本通才松了嘴,小声说:“其实我姐自杀后我确实没那么多顾虑了,只是我一时还接受不了她就这么离开我,毕竟我们姐弟从小就相依为命,感情很好。”

    丽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内疚表情,明显有些后悔的意思了,说话都有些虚了,这更肯定了我的推测了,只听她说:“你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她这么辛苦的活着也许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本通默默的点了点头说:“嗯,也许你说的对,算了不去想了,我们就从这一刻开始交往吧,但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对彼此有任何隐瞒,因为这是我做人的底线。”

    丽莎挤出了僵硬的笑容说:“好的,希望你也能这样。”

    本通说:“我姐的遗体还在家里,我要回家去处理我姐的后事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去吧。”

    丽莎点点头,两人上了车,丽莎调转车头开回去,我立即发动跟了上去。

    起初的十来分钟内,两人都没说话,只能听到汽车引擎声和一些细微的动静,不过我知道丽莎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复杂,本通那句“不想彼此之间有任何隐瞒,是做人底线”的话一定会让丽莎陷入矛盾的心理,没想到本通这小子演起戏来真是那么回事。

    “怎么不说话了?”本通终于打破了僵局。

    “啊?”丽莎似乎在想事情,一下被惊醒了。

    “我说你怎么不说话了?”本通又问了一句。

    丽莎吞吞吐吐道:“在想事情。”

    本通抓住这个重要的机会,连忙追问:“在想什么事情?”

    丽莎明显被问的慌了神,车子都开的歪了一下,颤声道:“没、没在想什么。”

    这时候本通刚才的话开始起作用了,只听他说:“丽莎,你忘了刚才我说过什么了,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彼此有任何隐瞒了,不管你在想什么,都应该跟我分享,难过的事我帮你一起分担,高兴的事我们也要一起分享,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在一起,你说是吗?”

    丽莎沉默了,车速降了下来,最后停在了路边,我听到了丽莎沉重的呼吸声,她似乎在调整呼吸,我和阿赞湿都知道丽莎就要说了。

    果然丽莎很快说了,她说:“通,接下来我说的事你最好要有个心理准备。”

    本通故作狐疑道:“你要说什么,还需要我做心理准备?”

    丽莎支吾道:“其实、其实桑亚在自杀前我们见过一面。”

    本通没有吭声,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别说是他了,连我也对丽莎的这开场白有些茫然,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她这话让我摸不着头脑,我和阿赞湿面面相觑了起来。

    丽莎继续说:“本来我不想说的,但你刚才说了,我们彼此对对方不能有任何隐瞒,我想了想觉得你该知道,所以我决定跟你说了。”

    我和阿赞湿更是一头雾水了,完全搞不清楚什么状况,丽莎这哪像是要交待杀人的语气。

    本通沉声问:“你到底要说什么?”

    丽莎深吸了口气说:“你姐姐桑亚的死跟我有关系。”

    本通的语气变了,失声道:“跟你有关系?!”

    丽莎慢慢说起了怎么回事,丽莎说不久前她跟本通示爱,但本通用桑亚作为借口拒绝了丽莎。

    丽莎很气愤,觉得桑亚在中间碍手碍脚,于是就跑到影院去找桑亚,把气都撒在了桑亚的身上,把桑亚小摊上的货都给弄坏掉了,但桑亚并没有生气,反而一直盯着丽莎看,还问了两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本通问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丽莎说:“桑亚问‘你就是丽莎?’、‘你真的很喜欢我弟弟吗?’”

    本通激动道:“然后呢?”

    丽莎说:“你别生气啊,当时我觉得你姐姐跟神经病似的,于是就没搭理她走了,没想到过了没两天,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家的地址了,在我家门口等我,说要跟我谈谈,我只好找了家咖啡馆坐下跟她谈了。”

    本通问:“我姐跟你谈了什么?”

    丽莎慢慢说起了两人谈话的内容,当丽莎说出来的时候我惊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连阿赞湿都觉得不可思议。

    随着丽莎的叙述我的脑海里浮出了画面。

    桑亚坐在丽莎的对面,神情落寞,小声说:“我打听过你的身份了,如果我弟弟跟你在一起,肯定能过上好日子,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过着受人欺负的生活了,我很没用,没能给弟弟提供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从小他在学校就受人欺负,都是我没用。”

    桑亚说着泪水就滑落了下来,丽莎递去了纸巾,哽咽道:“我活不了多久了,医生说我得了绝症,晚期了。”

    丽莎很震惊,但没有说话,继续听着,桑亚挤出笑容说:“我弟弟长的很帅吧,在学校很受女孩欢迎吧?”

    丽莎默默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