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投怀送抱-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7章 投怀送抱

    阿赞湿抓狂了,愤怒的直踹车子,大喊大叫,就像个疯子似的。

    老实说我还确实很想笑,这就是你的报应,谁叫你占桑亚便宜了,不占她便宜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艾滋病晚期是传染性最强的,几乎百发百中,该!

    阿赞湿丢下我不管了,发疯似的跑走了,不知道是去做检查了还是去干什么了,我才懒得管了。

    桑亚的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了,算是对得起桑亚了,至于那个深山修行的黑衣阿赞是谁我不想去深究了,人家只是接活按照顾客要求来做罢了,桑亚有没有被他拘役成鬼奴,又有没有上哪个女明星的身实现梦想,我不得而知。

    我上车打算回罗勇了,但这时候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本通和丽莎从街角里探出了头来,我探出车窗示意他们可以出来了,阿赞湿发疯跑了。

    两人跑到了我车里坐着,本通难过的说:“罗辉先生,谢谢你为我和我姐做的一切。”

    我摆摆手说:“这没什么,我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不过你姐被黑衣阿赞拘役我就无能为力了,希望你能节哀。”

    本通打断道:“这是我姐自己的意愿,我尊重她的意愿,希望她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你放心好了,丽莎刚才跟我说了,她帮我姐介绍的这个黑衣阿赞并不坏,丽莎还给足了他钱,让他照顾照顾我姐,他拘役我姐不会去干伤天害理的事,只是帮他看家护院,丽莎还说最好把我姐的遗体也送过去给他,等他利用完我姐的魂魄,将遗体制作成佛牌被人供奉,就能超度去投胎了。”

    我点头说:“这样最好。”

    丽莎怯懦的问:“罗先生,阿赞湿跑去哪了?他还会不会跑来找我麻烦啊。”

    我笑说:“别去管他,这是他的报应,坏事做多了连老天都不放过他了,即便他法力高强,可毕竟是肉身凡胎,对于这种病毒恐怕也无能为力,你家有些地位,他要是不想死肯定不敢轻易对你怎么样,放心好了。”

    丽莎这才松了口气,轻轻的靠在了本通的肩头,本通轻抚着丽莎的秀发,脸上浮起了温暖的笑容。

    我感觉自己有些多余了,轻咳了一声,示意这是在我的车,两人回过神来很是尴尬的向我行礼,然后下车跟我告别,我祝福了他们后才开车离开了。

    回到罗勇后黄伟民问我跑哪去了,我懒得说实情,只说出去逛了一圈,他并没有纠缠这个问题,只是拉着我兴奋的说他已经跟俞兰谈妥了,还去了趟曼谷把合同都签了,唐人街那家店面现在已经是他的了,四年半的租金就这么赚到了,还说接下来的时间他会很忙,可能要曼谷和罗勇两头跑,会经常不在罗勇的店里,希望我能帮忙照看,至于我投资不投资新店他都不在乎了,总之他亏不了。

    没想到这家伙的行动力这么强,这么大的事说干就干了,我也是服了,我说照看可以,但只要阿赞峰一来消息,我就不管了,黄伟民说没问题。

    处理桑亚的事让我有些疲惫了,进宿舍倒头就睡了。

    这一觉睡的昏天暗地,直到被渴醒了我才爬起来,只穿着裤衩就去前店的饮水机接水喝,不过当我来到前店的时候发现李娇也在,只见李娇穿着贴身的小背心和短裤,露着古铜色的大长腿,弯着腰,翘着圆润的臀在那接水,这一幕看的我眼睛都快移不开了,浑身产生了燥热反应,差点起了生理反应。

    我赶紧背过身来,平复心绪,默念着“非礼勿视”,打算先回房等下在出来接水,不过我的动静还是让李娇发现了,她说:“咦,罗哥,你是要接水吗?我接好了。”

    没办法我只好又转了回去,谁知道李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我这一转身直接跟她撞了个满怀,把她手里的水杯给弄洒了,还洒了她一身,顿时把她弄湿身了,这下更麻烦了,因为水的关系,李娇的小背心更显得贴身了,春光若隐若现,几乎跟没穿一个样,把我都给看呆了。

    李娇或许也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低下了头去,尴尬的双手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了。

    我恍惚了一会后意识到很没礼貌,赶紧道歉,跟着想去找毛巾给她擦,就在这时李娇突然扑过来紧紧抱住了我,充满弹性和温暖体温的身体贴着我,让我脑袋里一片空白,思维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什么都想不了,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李娇的脸颊贴在我胸膛上,气息吹着我的皮肤,撩动我的心弦,只听她发出蚊蝇的声音说:“罗哥,我知道长夜漫漫你很难熬,要是罗哥需要我可以陪你,只要你不嫌弃我。”

    我终于回过神来了,一边推着李娇一边说:“李娇,你这是干什么,黄老板还在店里呢,不要这样。”

    李娇不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说:“放心罗哥,黄老板去曼谷了,还说晚上还要在那边的店里忙活一晚,不会回来了。”

    我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说我们不能这样啊,我有女朋友了。”

    李娇仍是不松手,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我不介意,只要能陪在罗哥身边就好了,你就当我是娜娜街的那些女人就行,我不会给罗哥惹麻烦,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一直没有机会报答你,我没有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报答了。”

    我有些没辙,说:“李娇,你干嘛要这么轻视自己。”

    话没说完李娇的丰唇就贴了上来,我几乎没有招架之力了,身体一下就酸软了,李娇这样的女人实在太难以让人抗拒了,我的思想是拒绝了,但我的身体却做出了相应的反应,我被李娇推倒在了柜台上,她就像只野猫似的爬上柜台,我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呐喊着完了,什么都完了。

    夜渐渐深了,看着大汗淋漓的李娇躺在我的臂弯里睡觉,我苦不堪言,还是没守住底线,这要怎么跟朱美娟交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