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坐地起价-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章 坐地起价

    朱美娟在那不停挣扎嘶吼,吴添怕动静太大惊动山下的村民,就拿碎布大着胆子过去把她嘴给堵住了。

    看到朱美娟这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为了救她也只好委屈她了,好在她挣扎了一会就不动了,像是睡着了。

    夜越来越深,可我们俩都没睡意,吴添说:“这地方挑的不错,很偏僻,就算白天也不怕村民上来,你最好打电话找毛贵利确认一下,别到时候我们等了几天他却没把龙婆请来,那就操蛋了。”

    我点点头给毛贵利打了过去,这老小子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入耳全是机器哐当哐当的声音,吵的厉害,一问才知道他在曼谷郊区的工厂里,在等佛牌外壳压膜出来,我问他到底有没有请龙婆,他这才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语气怪怪的说:“哎呀罗老弟,逢场作戏你怎么还当真了呢,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我皱眉问:“你什么意思?”

    毛贵利说:“咱们现在这么熟了,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当初我把小美介绍给你什么意思你懂的,玩玩就算了,没想到你还当了真,居然搬去跟她住到了一起,这虽然是你的私事我不该过问,但现在出了事你还陷在里面,这就有点不理智了,能到请龙婆的地步用屁股想也知道不是小事了,我们最好都别管了,犯不着为了一个打工妹这么兴师动众。”

    “闭嘴,你个奸商!”我骂道。

    毛贵利也不生气,嘿嘿一笑说:“你说对了,这就是我的身份,你没听过无奸不商这个成语吗,要是不奸怎么做商人?”

    毛贵利的话把我给刺激了,正想狠狠骂他两句朱美娟却动弹了下,脸上出现了痛苦表情,眼下最快的法子只有让毛贵利从泰国请龙婆了,只好强压怒火问:“到底能不能请到龙婆?”

    毛贵利轻叹了口气说:“算我刚才的话没说,请是可以请,费用可不能算在我头上,虽然她是我店里的员工,但她是在下班后出事的,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连工伤都算不上,你看。”

    这奸商可真会算计,为了救朱美娟我也只能忍气吞声,说:“费用全算我的,你赶紧把龙婆给我请过来!”

    “那好,这活我接了,不过让龙婆去趟国内杂七杂八的费用可不便宜。”毛贵利说。

    我耐子性子问:“到底多少?”

    毛贵利想了想说:“八万。”

    我顿时火冒三丈,这家伙摆明了是坐地起价,这钱刚好就是安妮那活我敷衍了他三天,他最后给我加的钱,不知道他是不是记恨上次那件事,故意开出这个价,这是想把那八万块搞回去吗?

    见我不吭声毛贵利继续说:“这价格很公道啦,你虽然是个下降头的阿赞师傅,但这种超度阴灵的法事应该不是很在行,不然你也不会急着找我了,对不对?”

    我感觉被毛贵利踩住了尾巴,浑身都不自在,但又不好发作,真是太窝火了,这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他怎么知道朱美娟被阴灵缠上了,还是个超度阴灵的法事?

    我质问道:“你怎么知道。”

    不等我把话说完毛贵利就得意道:“罗老弟,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要是没点眼力见怎么做这门生意,小美楼上的住客莫名其妙跳楼的消息我知道了,小美去医院看完他后就失踪了,跟着你又告诉我说小美出事要请龙婆,如果不是被阴灵缠上了有这么邪门吗?”

    我不想跟毛贵利在这事上纠缠了,说:“八万就八万,但速度一定要快,最重要的是龙婆要有真材实料。”

    “这个必须,先付一半定金,钱到账立马去请龙婆,泰国家喻户晓的龙婆托知道吧,我请的龙婆甩孔是他第三代弟子,督造加持正宗的崇迪牌、擅长鲁士灌顶和驱邪超度法事。”毛贵利侃侃而谈把这什么龙婆甩孔吹上天,我懒得听他废话,说了句马上汇款就挂了电话。

    由于山上没信号,我让吴添拿着我的手机到山下信号好的地方,先给毛贵利转去四万,幸好上次赚的钱还没被我用来还债,不然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朱美娟受罪了。

    吴添一听要这么多钱,四万还只是一半定金,犹豫问:“要不咱们找老黄想想办法,兴许他去找龙婆会便宜点,干满要便宜毛贵利这奸商,虽然老黄也不见得不是奸商,但我们毕竟跟他比较熟,肯定不会坑的太离谱。”

    我说:“我不是不愿找黄老邪,只是最近麻烦他太多次了,他在香港办完事才回去没几天,又要让他跑到内地来不太好,他也有自己的佛牌生意要做,总不可能一直管我的事,上次跟他通电话,他建议我找道士和尚解决问题,后来这次跟他通电话,他还让我等毛贵利请龙婆来,言语间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只是有些话他不好说透,最重要的是你也在内地了,如果在把黄老邪搞来,那就没人跟阿赞峰连线了,万一他跟阿赞鲁迪有什么重要发现,一时半会找不到人,错过了时机那我就后悔莫及了。”

    吴添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问:“老黄为什么暗示你不想过来,有钱不赚这可不像他啊。”

    我苦笑道:“我哪知道,或许他有更重要的事吧。”

    吴添不多问了跑下山帮我汇钱给毛贵利了。

    我们在山里呆了两天,期间朱美娟清醒过两次,她可能被吓到了,除了哭外什么话也没说,又或者是身体太虚弱了说不出来,在失踪的这几天里她什么也没吃过,我喂她吃一些从山下农民家里搞来的米糊,不过她全给吐了,根本吃不进去,但更多的时间她都是被阴灵控制,发怒挣扎,导致气色很差,脸色都有点发青了,明显是症状加重了,这让我很焦急。

    直到第三天的晚上毛贵利才带着斜披僧袍的龙婆甩孔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