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尸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89章 尸降

    在唐人街找到黄伟民,他还想给我展示下收破烂的成果,但我没时间跟他聊,拿了车就开去跟阿赞峰汇合了。

    我们三人朝着曼谷郊区就开去了,到柬埔寨的路途遥远,我苦不堪言,实在不明白阿赞峰为什么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方式过去,这么长途跋涉,估计等进入柬埔寨境内的时候我都剩下半条命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了。

    我们离开曼谷市区来到了荒郊野岭的公路,我正开的好好的,突然几只虫子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紧接着大量虫子犹如雨点般落在了前挡风玻璃上,把视野全给遮挡了,我吃了一惊,赶紧踩了刹车把车停下。

    不消片刻前挡玻璃上就密密麻麻挤满了虫子,几乎没有一丝缝隙,把视野遮挡的严严实实,根本没法开车了。

    这情况很不对劲,我立即回头看向阿赞峰。

    阿赞峰眉头紧锁盯着前挡风玻璃上爬动的虫子,突然瞪着我问:“你有没有把我们前往柬埔寨的消息泄露给什么人?”

    我说:“只有黄老板知道,算不算?”

    阿赞峰摇了摇头,示意我下车看看,我下车四下看了下,忽然发现前方的路中间有个人,这人背对着我站着,虫子就是从那人的方向飞过来的。

    这时候那人转过了身来,定睛一看居然是王继来!

    王继来冲我扬起了笑容,我跑过去问:“继来兄,你怎么在这?你放虫子挡我们去路干什么?”

    王继来挤出苦笑说:“对不起罗辉,我只是按照吩咐做事,并不是我愿意这么干的。”

    我皱了下眉头,能指使王继来的只有阿赞苏纳了,不知道阿赞苏纳是什么意思,我问:“阿赞苏纳想干什么?”

    王继来摇摇头说:“你还是自己问他吧。”

    话音刚落,只见阿赞苏纳便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与此同时阿赞峰也从车上下来,朝这边过来了。

    阿赞峰跟阿赞苏纳把我和王继来都给忽视了,根本当我们不存在。

    阿赞苏纳露着愤怒的表情瞪着阿赞峰,阿赞峰面无表情的盯着阿赞苏纳,两人就这么站着看着对方,一动不动,气氛有点不对劲。

    我和王继来下意识的往边上退了几步,王继来小声说:“罗辉,我要跟你道个歉了,不好意思我盯梢了你。”

    我疑惑道:“什么意思?”

    王继来说:“上次你来驻地跟阿赞苏纳提过阿赞峰去找师公学法了,阿赞苏纳知道后一直不高兴,还让我盯着你,一旦你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就通知他,所以。”

    我明白王继来的身不由己,也没有怪他,只是觉得奇怪,阿赞苏纳想干什么?

    这时候阿赞苏纳说话了,语气十分不满,他说:“阿赞峰,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

    阿赞峰沉声道:“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过问,识相的给我把路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阿赞苏纳哈哈大笑说:“怎么个不客气法?多年不见你这脾气还是这么臭,以为入门早就能为所欲为打扰师父他老人家?”

    阿赞峰朝我扫了一眼,说:“我这徒弟嘴上不把门,看样子他把我去找师父的事告诉了你,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我的好友阿赞鲁迪被尸油鬼王残忍杀害,我请师父出山也是迫不得已,这是最快的办法了,去尼泊尔找传奇法师兰毗尼尊者出山耗时耗力,还不一定找得到人,未知数太多了,与其去尼泊尔找人还不如请师父出山,以师父的能力对付尸油鬼王古路柴的魔胎绰绰有余。”

    阿赞苏纳愤怒道:“那也不能惊动师父他老人家,他都圆寂多年了,你这么做对得起他吗?”

    什么?阿赞浓都圆寂多年了,那车里的是谁?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王继来小声说:“车里的师公阿赞浓是具尸体,是阿赞峰用尸降操纵,让师公有了行动能力。”

    我倒吸了口凉气,难怪他身上的阴气这么重了,原来是具尸体,想到这里我的汗毛一下竖起来了,当初我问师公情况的时候阿赞峰不愿多说,没想到他不是去学法,而是去做法控制阿赞浓!

    王继来继续说:“我也是来之前才知道的,阿赞苏纳说阿赞浓多年前已经圆寂,但肉身不腐,魂魄不散,当年两人把阿赞浓一起封在山林的山洞里,虽然阿赞浓已圆寂,但法身还是很厉害,甚至比生前更厉害,阿赞峰用尸降把阿赞浓激活,把他当做武器使用。”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看向了阿赞峰,他这么做确实过分了,师公阿赞浓既然都圆寂了还打扰他,难怪阿赞苏纳这么生气了,这要是在中国人尊师重道的传统里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阿赞峰冷哼道:“师父已经圆寂,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就是死了,反正封在山洞里也是封,这么厉害的法身封在那烂掉真是可惜,我借来物尽其用有什么不行?别把这事上升到道德层面了,干我们这行的还讲什么道德,别把自己说的这么清高,就像当初你没份气师父一样!”

    “你!”阿赞苏纳被顶的无语了,只好说:“总之这么做就是不行!”

    “我已经做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能把我怎么样?”阿赞峰冷冷道。

    阿赞苏纳气的吹胡子瞪眼,胸口剧烈起伏着。

    这两人当年肯定没少气师公阿赞浓,我都怀疑阿赞浓是不是被他们俩气死的,太不让人省心了。

    阿赞苏纳指着车子叫道:“王,过去把师公请下车带走,我来牵制住这个混蛋!”

    阿赞峰正色道:“罗辉,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和王继来彼此对视一眼,急急退开,王继来拧眉道:“不好意思了罗辉,我只能听阿赞苏纳的了。”

    我有些无奈,只好拔出灭魔刀说:“没办法了,阿赞峰吩咐了我也不能不照办。”

    王继来拧眉道:“你最好不要阻拦,让我把阿赞浓带走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免得吃苦头,我的能力你见识过,不要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