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情商是硬伤-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0章 情商是硬伤

    我心里有些发虚,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有数,王继来的能力强悍,输赢事实上已经见分晓了,但事情到了这份上我不能轻易让他带走阿赞浓,无论如何都要进行阻拦!

    虽然我很不屑阿赞峰这么做,但他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最快的方法了,想到这里我只好把灭魔刀横在了身前,退到车头前说:“继来兄,你我立场不同多说无益,只管放马过来吧,就算你把我怎么样了也没关系,私下里我们的友谊还在!”

    王继来表情复杂,显得很矛盾,但他还是念起了咒法,只见车头上那群虫子“嗡”的一声就飞起来了,犹如一团黑云朝我罩了过来,我吓的连连后退,胡乱挥舞着灭魔刀,没想到居然有效,但凡被灭魔刀碰到的虫子全都摔落在地,在地上挣扎一番就焦黑了,犹如被火烧了一般。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些虫子全是王继来用阴料喂养的,在以阴法驱动,而灭魔刀是专门对付阴物的神器,这是相克了!

    王继来皱起了眉头,盯着灭魔刀说:“没想到你这刀不一般啊?”

    我有了底气,说:“继来兄,你的虫子养的还不到家啊,不好意思伤了你的虫子。”

    王继来扬起嘴角说:“虽然是把刻了经咒的灭魔刀,对付单体倒是有些作用,但对付虫子效果恐怕不是很大吧。”

    说罢王继来就摆开架势继续念咒,只见大量的虫子分散了开来,形成了几股虫带,从四面八方朝我飞来,我心中暗叫不好,王继来抓住了灭魔刀的短处,我防御得了一个方位却顾不上其他的方位,顾得了上就顾不了下,顾得了左就顾不了右,虫子这东西又小,化整为零还真不好办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原地打转的时候德猜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快速爬到我头顶上趴着,犹如雷达一样转动眼睛,只要哪个方位有虫子飞过来,它便立即爬向对应的方向,吐出细长的舌头,将虫子卷入嘴里送入腹中。

    德猜在我身上犹如一道闪电,爬上爬下,吞食的阴法虫子,在加上我用灭魔刀护着面门,不消片刻这些虫子就消失殆尽了,只见德猜腹部都垂了下来,装了满满一肚子的阴法虫子,最后慵懒的趴在我的肩头转着眼睛不动了。

    我摸摸德猜的小脑袋以示感谢,没想到它不仅仅只吃阴法蜈蚣,连虫子也不在话下。

    王继来见虫子伤不到我了,阴沉着脸说:“罗辉,这些阴法虫子只是最低等的蛊虫,是我体内母虫繁殖出来的第三、第四代了,能力很一般,你靠灭魔刀和一条阴法蜥蜴化解了不奇怪,你可别逼我招母虫,母虫奇毒无比,以我体内的剧毒血液为食,一旦被咬后果严重,我不想用母虫对付朋友!”

    有了德猜和灭魔刀这一静一动的护身我信心大增,说:“继来兄,你也说我们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就请你不要为难我了,我承认利用师公的法身去报仇很不厚道,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我相信阿赞峰也不想这么做。”

    王继来打断道:“你我各为其主也是身不由己,多说无益!我要招母虫出来了,要是你被母虫咬伤千万注意不要活动,免得毒气攻心没得救,等我把阿赞浓带走,再想办法救你。”

    说着他就张开嘴运起了气,我看到了诡异的一幕,只见王继来的肚子突然就变大了,就像怀孕了似的,跟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脸红脖子粗了起来,这一幕把我都看呆了,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张大的嘴里忽然爬出了一只恶心的虫子,这虫子就像一只放大的了很多倍的甲虫,足有拳头那么大,通体粘着黑红相见的液体,非常恶心,只见这只大甲虫从背壳里伸出翅膀,忽然振翅朝我飞了过来!

    德猜双眼三百六十度转动,居然吓得直接从我衣领里钻了进去躲避,完全就没有应战的意思了,这一幕让我始料未及,拿着灭魔刀不知所措,随着这只大甲虫迎面扑来符螺发出了尖锐刺耳的预警,一股阴气随之而来。

    我颤抖的拿起灭魔刀阻挡,谁知大甲虫立即飞开,一下飞到了我的头顶上方盘旋,似乎在找空挡伺机而动,突然大甲虫从嘴里喷出了什么液体,我赶紧闪身躲开,只见液体滴在地上立即就跟硫酸似的冒起了臭臭的白烟!

    我骇然无比,怒目瞪着王继来,咬牙道:“我靠,都是兄弟有必要玩的这么大吗?放出这么毒的母虫搞我,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要跟我做朋友,哼!”

    王继来扬起邪笑说:“罗辉,我做人的原则你是知道的,要做就要做的最好,我们是朋友没错,但我也要听阿赞苏纳的命令,对不起,我没得选择!”

    我有些无语,王继来这种人还真是少见,一会跟我称兄道弟,救我于危难;一会又用这么狠的招数要搞死我,他脑子就不会拐弯敷衍敷衍阿赞苏纳吗?居然真的想要我的命,这种人真是一根筋,情商太低了!不过也难怪,他从小就父母抛弃在山里,被阿赞布明救了又被当做练蛊的实验品,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这辈子就没有正常的感情经历,有这种近乎变态的心理不能怪他,怪只怪我拿正常人的心态去想他了。

    我正想着那只大甲虫又飞来了,这次不喷毒液了,直接想要飞到我身上,用头上尖锐的角来刺我,还好我反应及时在地上一滚躲了过去,不然被刺中指不定又会怎么样了。

    我滚到了车门边靠着,大口喘着气,德猜赶紧从我衣服里爬出来,拼命往车窗的缝隙里钻去,我看到了一直盘坐在后座上不动的阿赞浓尸体,突然灵机一动,王继来不是要带走阿赞浓嘛,肯定不敢伤害他,于是我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在我带上门的刹那大甲虫一下撞到了车窗上,车窗上立即留下了一个粉碎性的小坑,这刺真够厉害的,居然能把这么厚的车窗刺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