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师门往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2章 师门往事

    阿赞峰点头说:“本来我想跟阿赞苏纳斗一斗,好让他知难而退,但临时改变主意了,我把他们引到柬埔寨去,我利用阿赞浓的法身对付尸油鬼王古路柴,他们怕阿赞浓法身遭到破坏,反而会想办法保护阿赞浓的法身,这么一来他们就会帮着一起对付尸油鬼王古路柴了,多两个帮手难道不好吗?”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既能避开阿赞苏纳的纠缠又能多两个帮手,一举两得,只是阿赞苏纳真的有可能为了保护阿赞浓的法身而出手吗?毕竟这法身说到底就是具尸体,值得他这么做吗?

    我问出了疑问,阿赞峰扬起嘴角说:“你知道那家伙为什么为了一具尸体这么上心吗?”

    我好奇道:“尊师重道?”

    阿赞峰摇头说:“那是你们中国人,在泰国人眼中根本没有什么尊师重道之说,尤其是邪术这个行当,有的只是利益。”

    我问:“那是为什么?”

    阿赞峰严肃了起来,说:“那是因为阿赞浓的法身是一个阴料宝库,只要得到法身便能增强法力!”

    我反应过来了,说:“阿赞浓的头骨就是制造域耶的绝佳材料?”

    阿赞峰点头说:“这只是其中一个作用,阿赞浓七岁修法,十三岁便成为了阿赞,一生学过多种法门,集黑法百家,修的一身顶级黑法,是东南亚一带极为罕见的少年阿赞,你可能不知道,修法的年纪越年轻越难以控制黑法,因为许多黑法需要控灵,跟阴灵打交道,年纪越小越容易遭到反噬,所以干这行的大多是在成年之后,只有成年后才能驾驭。”

    我打断道:“我懂了,按照我们中国人的理解,就是年纪太小体内的阳气太弱,很难抵抗阴灵。”

    阿赞峰说:“差不多吧,七岁就修法,可想而知阿赞浓吃了多少苦头,能坚持下来真的不容易,你在泰国见到的阿赞师父大多都是半路出家的,底子远远不及阿赞浓,黑法可说浸透了他的骨髓,他身上随便一块骨头都能制作成法力强悍的法器!”

    我若有所思说:“这就像高僧的舍利子一样,对佛门弟子来说就是至宝。”

    阿赞峰说:“是的,阿赞浓的法身就像释迦牟尼的舍利子一样,是很多阿赞毕生都想得到的宝物,阿赞浓九死一生才有了这样的成就,幸好他行为低调,一直在森林里隐修,这辈子都没出去过,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位阿赞,否则他的法身肯定会引来阿赞师傅们的争夺,当年我和阿赞苏纳是很好的朋友,初涉邪术,我们想要学更高深的黑法,偶然间听人提到了森林里有个深不可测的阿赞师傅,于是约好一起去寻找,我们在森林里找了一个月,期间几乎丧命,好在我们两人齐心协力,联手破解了阿赞浓设下的陷阱,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找到了阿赞浓,阿赞浓被我们的诚意感动,这才收了我们做徒弟,还分别教了我们不同的咒法,阿赞苏纳学会了药降和虫降,我则学会了控灵术和灵降,因为控灵术、灵降更加高深,阿赞苏纳觉得阿赞浓偏心,所以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糟糕,实际上阿赞浓只是按照我们的潜能因材施教,但阿赞苏纳并不理解,以至于对我和阿赞浓都心存不满。”

    我听的津津有味,问:“然后呢?”

    阿赞峰说:“阿赞苏纳一直压抑着自己,直到阿赞浓圆寂以后他才爆发出来了,想拿阿赞浓的遗体为自己增加法力,但被我阻止了,阿赞苏纳却以为我想要阿赞浓的法身,我也不想解释,因为有些事解释根本没用,我们斗了很久始终不分胜负,最后不得不约定把阿赞浓的遗体封存在山洞里,用我们两个的咒法同时封印,这才平息了我们之间的争斗,打那以后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但阿赞苏纳始终惦记着阿赞浓的遗体,一直在想办法破解我那部分的咒法,所以他对我还算客气,上次我让你去找他帮忙他也帮忙了,恐怕是知道你是我助手的身份,想从你身上获悉我咒法的秘密吧,可惜你当时什么都不会,他的算盘落空了。”

    我疑惑道:“既然你们都没办法破解对方的咒法封印,那这次你怎么能把阿赞浓的法身。”

    我的话没问完阿赞峰就哈哈大笑道:“事实上他的咒法从一开始我就破解了,只是破解不破解对我根本没什么意义,因为我并不想用阿赞浓的法身干什么,所以就当没这回事了,这次要不是没办法了我不会这么干。”

    记得上次阿赞峰的域耶坏掉,他费劲千辛万苦去寻找新的,却始终没有动阿赞浓的法身,他要是想要完全可以把阿赞浓的法身制作成域耶,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这让我佩服不已,没想到真正对阿赞浓法身有想法的是阿赞苏纳。

    老实说阿赞苏纳也帮了我几次忙,我感觉得到他并不像阿赞湿那种坏到骨子里的坏人。

    阿赞峰叹气说:“其实阿赞苏纳不是坏人,但就是对修法有执念,非常好强,尤其想要比我强,还想成为泰国鬼王,这是他毕生的追求,所以他隔三差五就会创新的降头。”

    想起前段时间阿赞苏纳恶心的附骨蛆降我的汗毛就竖了起来。

    我回头看向“坐”在后座上的阿赞浓,还挺佩服他的为人的,没想到黑衣阿赞也有这么低调的。

    阿赞峰难得跟我说这么多话,让我对他又多了解了一分。

    阿赞苏纳和王继来并没有马上追来,这让我松了口气,我们一路驱车,在后半夜就到达了泰柬边境,开车入境目标太大,所以我将车停在了山区附近,然后徒步进山进入柬埔寨,阿赞浓的法身在阿赞峰的咒法作用下,也能自行走动,还不知疲倦,这让我对阿赞峰的尸降很是好奇。

    ps:这几天状态一直不佳,所以更新的少,等状态好了我尽量多更,希望大家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