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阴阳降头草-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3章 阴阳降头草

    我询问阿赞峰尸降究竟是怎么回事,阿赞峰也没有瞒着我,说顾名思义就是对尸体下降头,但下尸降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死人的魂魄必须有一部分还残留在体内,只有这样才能催动尸体活动起来,而且尸降还要用到一种特殊的物料,就是阴阳降头草。

    阴阳降头草我倒是听说过,据说很罕有,生存环境极为苛刻,必须是在阴阳之气都很盛的地方,这就很矛盾了,阳气重的地方阴气自然就弱,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其实不尽然,这种地方说白了就是阴阳混沌的地方,就好像寺庙就属于这样的地方,虽然是供奉神明的地方佛光普照,但到了晚上同样煞气很重,只是寺庙不可能让这种邪草滋生。

    阴阳降头草主要生长在乱葬岗、坟地一类的地方,还要日照强烈又或者人多,这两者都是增加阳气的,我有点明白阿赞湿把驻地设在坟地了,他那个地方白天有阳光照到,他又是人有阳气,多半是为了培育阴阳降头草。

    阴阳降头草露出地面的一端受到阳光照射,阳气重长得粗,地下那一端吸收尸气,阴气重长得细,粗为阳,细为阴,据说即便被拔起来制成干草,置于桌上,阴阳两头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草靠结在一起为止。

    我将自己的理解说了遍,阿赞峰却笑说:“这种阴阳混沌的地方毕竟是少数,太难找,你说的是以前的法子,现在早不这么干了,科技日新月异,邪术也是一样,发展到现在阿赞师傅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既快捷又简便得到阴阳降头草的法子了。”

    我好奇道:“什么法子?”

    阿赞峰说:“用刚死没多久的尸体!”

    我吃了一惊,问:“尸体跟阴阳降头草有什么关系?”

    阿赞峰解释说:“人活着是有阳气的,但死后就变成阴物了,一个人刚死没多久阳气没有完全散去,阴气才刚刚产生不是太重,恰恰就是阴阳混沌的,所以就成了很好的培育土壤,只要在这个人快要死之前,喂他服下阴阳降头草的种子,在他死后体内便会滋长阴阳降头草,最后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会变得跟稻草人一样。”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画面,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阿赞峰说:“在阴料黑市里一粒阴阳降头草的种子价值连城,上次从阿赞贴娜曼那离开后我去了一趟黑市,花了所有积蓄购买了一颗,然后找了一个快要病死的流浪汉,喂他服下阴阳降头草的种子,获得了阴阳降头草。”

    我拧了下眉头,这样太残忍了吧,好歹也是个人,阿赞峰这么做未免也太没道德了。

    阿赞峰知道我在想什么了,斜眼瞟了我下说:“这流浪汉已经病入膏肓了,早死晚死没有区别,他也没有一个家人了,我算是送他上路了,我带他去吃了一顿毕生都没吃过的大餐,还带他去嫖了妓,一次给他找了五个女人,他是心甘情愿把自己奉献给我的,我还答应他死后将其超度,算是公平交易吧。”

    既然是人家自己同意的我也无话可说了,只是苦笑了一声。

    阿赞峰这时候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稻草小人,稻草小人上裹着一张黑色的皮,仔细一看,这张皮上还有皮肤纹路,顿时头皮发麻,这分明就是块人皮,稻草小人还以经线捆扎束缚了,看着很古怪。

    阿赞峰指着稻草小人说:“我把那流浪汉带到了山里,等他死后等了五天才长出阴阳降头草,我念了三天经咒超度他,跟着将阴阳降头草扎成小人,割下阿赞浓身上的一块皮肤,包裹在稻草人身上,以经线缠绕束缚,又以尸降的咒法加持了两天,在激活了阿赞浓,这才花了十来天的时间。”

    没想到下个尸降这么复杂,我不禁感慨这些邪术的奇诡法门。

    在阿赞峰的协助下,我们顺利躲过了边境哨兵,正式进入了柬埔寨境内,然后乘车到达了普善省,这是尸油鬼王古路柴的驻地所在省份,至于他的驻地具体位置我们还不得而知。

    由于连日的开车和穿越边境的凶险,让我疲惫的不行,阿赞峰也很疲惫,所以他并没有急于马上想办法去找尸油鬼王古路柴,而是选择了修正,因为带着阿赞浓的尸体,在加上我们非法入境的身份,住旅馆肯定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找了一个偏僻的山区,在林子里生篝火进行休息。

    躺在温暖的篝火边我很快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自己浑身长满了蠕动的阴阳降头草,密密麻麻,恐怖非常,把我直接吓醒了,然后疯狂去摸自己的身上,才发现根本没长草,有的只是冷汗,我吁了口气,心说早知道不去询问尸降的内情了,害我做这种恐怖的噩梦。

    我已经没了瞌睡了,坐在篝火边愣神,我这才发现阿赞峰和阿赞浓已经不见了,一下慌了神,该不是阿赞峰丢下我去找尸油鬼王了吧?!

    我小声喊了声,阿赞峰的声音便从树上传了出来,我抬头一看,发现他盘坐在树上,而阿赞浓的尸体也被弄到了树杈上架着。

    我好奇的问:“师父,你这是干嘛呢?”

    阿赞峰说:“这一带有不少野兽,阿赞浓的法身可不能遭到破坏了。”

    我有些生气:“你把他弄到树上去怎么就丢下我了,我也怕野兽啊。”

    阿赞峰嘿嘿笑说:“你是个大活人怕什么,有野兽过来你自然就醒了,再说我还在这里有什么好怕的,阿赞浓法身虽然厉害,但控制他进攻野兽太浪费,也要消耗我不少法力,不值得。”

    我气呼呼的坐了下来,不去搭理阿赞峰了。

    这时候阿赞峰从树上跳了下来,从怀里掏出那块金面巫师佛牌,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我问他要干什么,阿赞峰说他要跟阿赞鲁迪的阴灵感应下了,要靠他帮我们找到尸油鬼王古路柴的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