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调虎离山-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4章 调虎离山

    阿赞峰在篝火前盘坐了下来,手握金面巫师佛牌念经加持,我焦急的等待着。

    大约半小时左右阿赞峰收了架势,我赶紧询问有什么结果,阿赞峰叹了口气不置可否,我有些不解,问:“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以你的能力还感应不到?”

    阿赞峰摇头说:“不是感应不到,而是阿赞鲁迪抗拒。”

    “这。”我有点没反应过来,阿赞峰说:“阿赞鲁迪不愿告诉我们驻地在哪,抗拒我们为他报仇。”

    我明白过来了,阿赞鲁迪是不想我们涉险,怕我们为他报仇而送命,他已经不再人世了却还在为我们着想,这份情谊不禁让我动容。

    阿赞峰话锋一转说:“不过他既然变成了阴灵就由不得他了,等我加强经咒逼迫他说出来就行了,老友,实在对不住了。”

    说罢阿赞峰便割破手掌,让鲜血浸染掌心,将金面巫师佛牌握在掌心里,又过了十来分钟左右阿赞峰才吁了口气松了手,只见鲜血已经渗进了佛牌,染红了面具。

    我急道:“这回有结果了吗?”

    阿赞峰点点头说:“尸油鬼王真正的驻地并非在普善省的山区里,这里只不过是他临时的驻地,他真正的驻地在吴哥窟的崩密列。”

    我好奇道:“崩密列?是什么地方?”

    阿赞峰说:“是一座供奉印度教湿婆神的寺庙,在吴哥窟遗迹的东面,现如今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的废墟了,比较偏僻,所以平时鲜有人前往,是个很理想的修行之地,走吧,趁着天没亮我们连夜出发,等天亮带着阿赞浓的法身会很不方便。”

    我们立即启程前往吴哥窟,吴哥窟是世界上最大的庙宇群,是柬埔寨最为著名的旅游圣地,甚至在国旗上都有吴哥窟的图案,没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去吴哥窟,真是无奈。

    经过连夜的赶路,利用各种能乘坐的交通工具,尽量遮掩阿赞浓,总算在天亮的时候到达了崩密列,只是到了一看我头都大了,崩密列的范围还真够大的,犹如一个大型的废弃村落,废弃的庭院和倒塌的佛塔很多,树木草丛茂密疯长,到处都透着荒凉气息,这地方真适合藏身打游击,在这片杂草丛生布满荆棘和断壁残垣的地方想要找到尸油鬼王古路柴可不那么容易。

    最麻烦的居然还有一些零散的游客,在这里游玩拍照,我还看到一个女孩穿着古墓丽影里的造型,拿着模型枪在那拍照,我这才想起这里的景致曾出现在古墓丽影电影里,没想到是在崩密列拍的。

    看样子白天是没法找尸油鬼王古路柴了,即便找到了也没法怎么样,总不可能当着游客的面跟尸油鬼王古路柴斗法吧,没办法我们只能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先躲起来休整了。

    安顿下来后阿赞峰说肚子饿了,让我去弄点吃食来,这地方没什么吃食的,我只能前往吴哥窟景区买了些吃食,也没心思游览宏伟的吴哥窟了,匆匆赶回去找阿赞峰。

    等我回去的时候却发现阿赞峰不见了,我四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意识到不对劲了,他带着阿赞浓的法身,大白天的行动很不方便,以他的性格绝不会这么冒失,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事!

    但我环顾四周发现,附近的零星游客神情自若,完全不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原地打了个转忽然就明白过来了,我靠,中了阿赞峰的调虎离山计了,他这是故意把我支去买东西,好独自带着阿赞浓的法身去找尸油鬼王古路柴报仇!

    虽然我理解阿赞峰是不想我出事才这么做,但都到这份上了却把我甩了,也太不仗义了。

    我试着用符螺感应,但根本感应不到,阿赞峰肯定做了手脚把痕迹抹去了,我愤恨的把吃食往地上一摔,坐在石头上生气。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有吃的往地上扔什么,真是浪费,正好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还没吃饭。”

    回头一看,只见王继来在地上捡起吃食,拍拍上面的灰尘就塞进嘴里,阿赞苏纳就在不远处的倒塌佛塔上站着。

    我皱眉道:“你可跟得够紧的啊?”

    王继来在我身边坐下来,吃着东西喝着水说:“跟你有什么难的。”

    我哼了声,转了身背对着他了,王继来迟疑道:“还在生我对付你的事?对不起罗辉,我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明白。”

    我扭头瞪道:“你这家伙真是死心眼,思想就不会拐弯,真想把我弄死啊?还说是朋友,什么狗屁朋友要杀死朋友?”

    王继来拧眉说:“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你还没完了,真小心眼还敢说我死心眼,我的字典里没有敷衍二字,阿赞苏纳已经正式收我当徒弟了,我不仅仅是助手身份了,他是我师父他下的命令我必须要听,朋友是朋友,一码归一码,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我都快被王继来气吐血了,这是什么神逻辑,这哪能一码归一码,合着有人要杀我,我还要跟他和和气气的做朋友?

    我气着气着就笑了,罢了,也就只有我能理解王继来在想什么了,我可能也是他唯一的朋友了,想到这里我抛开了他杀我的事,伸手说:“把东西拿来点,我也没吃饭快饿死了。”

    王继来把吃食分了一半过来,沉吟道:“我算是看出来了,阿赞峰是故意放我们跟踪他的吧,是什么目的很明显了,怎么,让你在这里接应我们?”

    我吃着东西说:“接应个锤子,他把我给甩了。”

    王继来愣了下:“甩了?”

    我白眼道:“我没必要骗你,就是甩了,怎么你不打算杀我了?”

    王继来回头朝站在那的阿赞苏纳看了眼说:“他没下命令了,我们可以先恢复朋友身份。”

    我失笑说:“我服你了,完全体会不到别人的感受。”

    王继来问:“你是什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