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废墟金字塔-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5章 废墟金字塔

    我无奈道:“我现在是算了,跟你解释这些太费劲了,体会不到就体会不到吧,算我倒霉认识你这样的朋友,既然阿赞苏纳没让你解决我,那就是想让我带你们去找阿赞峰喽?”

    王继来点点头,露着将信将疑的表情,问:“他真的把你给甩了?”

    我说:“我骗你干什么,是真的啊,要我说什么你才。”

    话没说完我就明白了,或许阿赞峰还真不是想把我给甩了,要是真想把我甩了,当初他就不会通知我一起来柬埔寨了,他完全可以自己带着阿赞浓法身过来,干嘛这么费劲让我来又把我甩了?难道只是为了让我开车,这显然不可能,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也许王继来说中了,阿赞峰就是让我在这里“接应”阿赞苏纳和王继来,以他们俩的能力想要找到阿赞峰太容易了。

    想到这里我说:“你和阿赞苏纳能力这么高,想找阿赞峰还不容易吗,干嘛赖着我?”

    王继来说:“想追踪阿赞峰的踪迹确实不难,但有更简便的法子干嘛要用麻烦的法子?”

    我说:“现在这简便的法子行不通了,你和阿赞苏纳还是自行想办法找他吧,顺便带我一起过去。”

    王继来若有所思了下,起身跑到阿赞苏纳身边汇报了情况,阿赞苏纳皱眉看了我一眼,随后便盘坐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王继来过来后也坐到我身边不再言语,我问是什么意思,他说:“阿赞苏纳的意思就是等,阿赞峰刻意抹去了痕迹让人无法追踪,即便我们用咒法追踪也是徒劳,既然能确认尸油鬼王古路柴藏身在此,那只要守在这里,必有收获。”

    我看向镇定自若盘坐在倒塌佛塔上的阿赞苏纳,这家伙果然是老谋深算,有他在想要找到阿赞峰肯定没问题,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按耐住坐下来等着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逐渐暗沉了下来,我抬头看天,只见天上云层飘动加速,遮蔽了烈日,不远处的黑云正在朝这边飘来,空气中的湿气陡然家中,感觉要下雨了,那几个零星的游客也意识到了天色突变,收拾东西开始离开,没多一会这里就见不到一个游客了。

    又等了一阵子,果然落下了雨点,我只好转移到了一处能躲雨的断壁残垣,王继来跟阿赞苏纳也转移了过来。

    不消片刻,雨点便急密了起来,很快就成倾盆之势,天空中还传来了滚滚的闷雷,东南亚一代的气候波谲云诡,前一分钟还烈日高照,下一分钟可能就下雷雨,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这雷雨增加了寻找阿赞峰的难度,让我有些担心,我看向阿赞苏纳。

    阿赞苏纳仍是盘坐,一脸淡然看着外面的大雨。

    我凑到王继来耳边问:“你师父是什么意思,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继来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快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阿赞苏纳突然起身,什么也不说就走进了雨里,然后闭眼感应了下,跟着朝着一个方向就过去了,王继来不由分说跟了出去,没办法我也只能冲进瓢泼的大雨里了。

    阿赞苏纳在前面带路,钻进一片茂密树林,在里面七拐八绕,就像对地形十分熟悉似的,我不禁好奇道:“继来兄,你师父以前来过?”

    王继来摇头说:“没听他提过,应该是没来过的,不过师父应该感应到了什么,因为我体内的蛊虫也有些暴躁不安,而我体内的虫子只有感应到阴法才会产生反应,我想师父等的就是这个。”

    我猜也是这么回事了就没多问了,大雨导致这一带泥泞不堪,非常难走,我们在树林里穿行了好久,树林里到处都是坍塌的建筑物,有的还能看出是佛塔的雏形,有的根本看不出雏形了,只剩下一片废墟。

    就这样走了将近个把小时阿赞苏纳终于停了下来,等我看到前方的情形时不由的吃惊,只见前面倒塌着一座规格宏伟的佛寺废墟,光是废墟都有将近四五层楼的高度,废墟成金字塔形,大量长满青苔的断壁残垣层层堆叠,期间还夹杂着大量湿婆造像的头部,看起来阴森恐怖,废墟金字塔最上方是一个葫芦形的塔尖,葫芦形塔尖的几个面上,还雕刻着湿婆神的狰狞造像,不过其中一面已经凹陷出了一个洞,大小刚好能容一个人钻进去。

    虽然这佛寺已经变成了废墟,但依然能感觉到它当年有多宏伟,让人肃然起敬。

    王继来说:“没错了,阿赞峰就在这里!”

    阿赞苏纳没有多言语,开始攀爬废墟金字塔,他还刻意避开了不去踩踏那些湿婆石像的头部,这是一种敬畏,我和王继来按照阿赞苏纳踏过的路线往上攀爬,很快就跟到了洞口。

    等到了洞口的时候我才发现下面居然还有一个完好无损的殿堂,外部塌成这样,内部却毫发无损,着实让我吃惊。

    殿堂里点着大量的烛火,四壁上全是湿婆神各种形态的造像壁画,一尊硕大的湿婆神像巍然屹立在殿堂中间,贯穿地基和塔顶,这好像还是一尊恐怖相的湿婆神造像,湿婆神有各种奇谲怪诞的不同相貌,有林伽相、恐怖相、温柔相、超人相、三面相、舞王相、璃伽之主相、半女之主相等变相,不同的湿婆变相有不同的作用,恐怖相是代表毁灭的一种变相。

    洞口离湿婆造像的头部只隔着两三米远,这距离可以忽略不计,只要一跳便能跳上去,然后顺着湿婆神的头部往下攀爬,便能到殿内。

    阿赞苏纳率先跳了上去,我和王继来紧随其后,正当我们想顺着湿婆神造像爬下去的时候,阿赞苏纳忽然拦住了去路,我探头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只见阿赞峰和尸油鬼王古路柴分别盘坐在湿婆神造像的两只手掌上,双方彼此瞪着对方,没有发出半点动静,就跟固定在湿婆神造像手心里的石像似的,阿赞浓的法身直挺挺的躺在阿赞峰身边,盛放魔胎的玻璃**也摆在尸油鬼王古路柴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