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鬼王陨落-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498章 鬼王陨落

    不等我反应德猜就从我怀里蹿出,一跃跳向空中,在德猜下落的同时阿赞峰也冲向了尸油鬼王古路柴。

    尸油鬼王古路柴不知何意,抬头看看落下来的德猜又看看阿赞峰,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我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一幕也吸引了阿赞苏纳和王继来看向阿赞峰。

    德猜在空中四爪乱动,身体翻转,像是在调整姿态和落点,最后精准无比的落到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头顶,跟着双爪扒住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双眼,尸油鬼王古路柴顿时恼怒起来,伸手往脸上抓去,与此同时阿赞峰也冲到了他的身前。

    尸油鬼王古路柴察觉到阿赞峰就在身前了,无奈只好放弃抓德猜,双手做出动作打算抵挡阿赞峰,阿赞峰忽然在地上一滚,滚到尸油鬼王古路柴背后,尸油鬼王古路柴的视线被德猜挡住,显然没有发现,只见阿赞峰将那根手杖直直的从背后桶进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心脏位置,并从胸口穿透了出来,鲜血从手杖尖端滴落!

    我激动了起来,成功了!

    尸油鬼王古路柴反应过来,恼火的大吼大叫,伸手一把抓住德猜,将其捏在了手中,德猜痛苦挣扎着,我一阵担心,生怕德猜出事了。

    尸油鬼王古路柴恼羞成怒,腾出另一只手直接掰断了手杖,打算转身对付阿赞峰,阿赞峰立即贴身过去,不让他转身,同时双手从尸油鬼王古路柴腋下探出,锁住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动作。

    魔胎产生护主反射,从飞头上跳到神像身上,打算借力朝阿赞峰扑去,但阿赞峰根本就不放手,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我感到不妙了,什么都不顾,从神像爬下去打算帮忙,哪知刚爬了没几步阿赞峰突然大吼:“别过来!”

    我被阿赞峰这一声喝止,站在那踟躇不前,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魔胎已经跳下,落在了阿赞峰身上,张开大嘴,露着白森森的尖牙要伤害他了,但飞头紧随而至缠住魔胎,魔胎只好先对付飞头了。

    就这样飞头和魔胎围绕着阿赞峰和尸油鬼王古路柴展开了缠斗,两个阴物的疯狂的缠斗,导致阿赞峰和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时不时出现伤口,血流如注。

    我担心的不行,阿赞峰确实想跟尸油鬼王古路柴同归于尽了,于是冲着阿赞苏纳大叫:“阿赞苏纳,求你快出手帮忙吧。”

    阿赞苏纳不为所动,仍是冷眼旁观。

    我什么都不顾了继续往下爬去,爬到地面后我就冲了过去,谁知道王继来突然跳下拦在了我身前。

    “给我让开!”我咬牙道。

    王继来面无表情道:“你过去只是送死!”

    我一把揪住王继来想把他推开,但王继来一拳将我打翻在地,指着我说:“我不会让你去送死!”

    我从地上爬起,瞪眼道:“送死也比冷眼旁观强,阿赞峰是我师父,德猜虽然是只蜥蜴,但我早把它当成朋友了,师父和朋友有难我不会坐视不理,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用利弊来权衡,还有情义值得我付出一切!像你这样只权衡利弊、只听从指令的人是不会理解的,快让开!”

    王继来表情有些动容,不过仍没有让开,或许我的话让他有所触动了,但我明白这一时半会他是不会理解的。

    尸油鬼王古路柴发出了嘶叫,声音响彻大殿,我和王继来下意识的看去,只见阿赞峰和尸油鬼王古路柴浑身伤痕累累,伤口很多,鲜血糊了两人一身,德猜已经被尸油鬼王古路柴捏的奄奄一息,停止了挣扎。

    我趁王继来被吸引之际,一把推开他冲了过去,阿赞苏纳突然跳了下来拦在我身前,不由分说就一脚将我踹翻,沉声道:“你和阿赞峰都是疯子!”

    我被阿赞苏纳这一下踹的瘫在地上都起不来了,看着阿赞峰和德猜豁出性命对付尸油鬼王古路柴,我却无能为力,挫败感让我痛苦不已。

    阿赞峰松开了手轰然倒地,但尸油鬼王古路柴却屹立不倒,随着阿赞峰倒地飞头有些不稳摇摇欲坠,魔胎跳到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头顶,弓起身子,龇牙咧嘴,嘴角流着带血的唾液,黑瞳瞪着飞头做出了攻击姿态。

    尸油鬼王古路柴发出瘆人笑声,步履蹒跚的朝阿赞峰过去,张嘴要说话,突然阿赞峰从地上弹起,用头顶在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胸口,尸油鬼王古路柴根本没有想到阿赞峰还有这样的力量,被这一下顶的顿时后仰,喷出一口血,急急后退倒在了地上,他试图爬起来却没有成功。

    阿赞峰盘坐了起来,颤抖的将手握在了挂着胸前的金面巫师上,咬牙切齿道:“鲁迪师傅,我唯一的挚友,谢谢你给我的精神力量!”

    尸油鬼王古路柴在地上挣扎了了一会,最终断了气,尽管他的咒法高深,但始终只是**凡胎,还是架不住心脏受到的重创。

    尸油鬼王古路柴一死,那魔胎的戾气顿时大减,虽然仍是表情狰狞,但眼神却露出了怯意,只见他在尸油鬼王古路柴的身上爬来爬去,已经不受尸油鬼王古路柴的控制了,阿赞峰双手合十,念起了咒法,只见飞头飞将过来,悬在了魔胎上方,飞头周围凝满了黑气,慢慢降下将魔胎包围。

    魔胎发出了瘆人的嘶叫,黑气跟它接触,犹如黑火一般在魔胎身上灼烧,冒起阵阵黑烟,不消片刻魔胎就萎缩了,变成了一具小小的皮包骨骷髅,倒在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死去了。

    阿赞峰继续念着咒,飞头慢慢飞回法身,旋转着落在了法身脖颈之上融合回去了,跟着阿赞峰和法身几乎同时躺到了地上。

    阿赞苏纳示意王继来先把法身带走,然后他走到阿赞峰身边将他扶起。

    我将德猜从尸油鬼王古路柴的手中弄下,德猜身体一动不动,眼睛缓慢转动,我轻抚着它的头,德猜艰难的吐出舌头在我的手背上舔舐了下,跟着慢慢合上眼睛垂下了头,死去了,我的眼泪无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