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阴料迷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02章 阴料迷踪

    “老猫?”我狐疑了声。

    老猫的事都已经落下了帷幕,还有什么事会跟老猫有关?

    我只好耐着性子坐下了,黄伟民感慨说:“你修法的这两个月里,泰国商业寺庙的圈子里是血雨腥风啊,不过好在告以了段落,老猫的业务最终被一个大马人接盘了,我调查过了,此人也是华裔,来自霹雳州怡宝,叫孙炳奎,在大马有些势力,表面上是个橡胶商人,但暗地里有许多偏门业务,在泰国也涉足了商业寺庙,老猫死后他便花钱收买了他的众多手下,入主了泰国这边的业务,不过泰国这边的业务现在被一个女人掌管着,据说是孙炳奎的得力助手,叫沈梦。”

    “这事跟老猫有什么关系?”我问。

    黄伟民提醒道:“罗老师,你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啊,那批琥珀阴料还在老猫的手上。”

    我摇头说:“我没忘,只不过现在解不解身上的孕妇灵无关紧要了,尸油鬼王古路柴已经死了,我身上的孕妇灵成了无人破解的死降,而且有陈道长的筑基培元心法和阿赞峰的阴神纹身压制我不用担心,当初只是钻了牛角尖,现在我学了不少高深经咒,就更没必要担心了,最重要的是随着孕妇灵在我体内的寄生时间推移,我的体质变阴,让我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了,这对我做驱邪生意有很大帮助,而且我还有符螺示警。”

    黄伟民讪笑着打断说:“你倒是很乐观啊,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毕竟是灵体,是阴物,长期寄生在身体里人怎么能好得了?没错,照你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对你有利,但这东西能一直这么稳定吗?万一哪天你撑不住了,她占据了你的身体和意识怎么办?”

    我苦笑说:“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认命了。”

    黄伟民有些无语,叹气说:“好吧,其实我也没想说你体内的灵体,你要死我也不拉着你,我只是想说这批琥珀阴料,妈的,当初为了这批东西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了,还差点把车搞报废了,修车都花了好些钱,十个琥珀阴料的分成也被拿走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既然老猫死了,这批琥珀阴料再次成了无主之物了,听说老猫死后不少阿赞师傅又打起了主意,到处在找,也不知道老猫把这批阴料藏哪去了,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东西找到,这可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啊,不说直接卖吧,就算便宜卖给你修法也能增加法力啊,你说是不是?”

    我哈哈大笑说:“恐怕你这如意算盘要落空了,我可不想要这批邪门的阴料修法,这事我不管,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我肚子饿了,要去吃东西了,稍后还要赶去解决阿赞峰出的难题呢。”

    说完我就起身要走,黄伟民拽住我说:“你这人来的急走也要这么急,两个月没见了多聊聊会死啊,那十件活可是我费尽心思帮阿赞峰找的,我们这么熟我完全可以透露给你知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我哼笑道:“如果让你告诉我岂不是作弊了?我长这么大考试从来没作过弊,全是凭实力,再说了作弊就得不到锻炼的意义了,我罗辉不做这样的事,告辞!”

    我走出了办公室,黄伟民大骂:“真是死脑筋,明明有发财的路子你却不要,明明有捷径非要走弯路,我也是服你了,跟你合伙真是太累了,走吧走吧,迟早哪天把你给走丢了。”

    我边走边说:“我走不走丢跟你也没关系,你又不是监护人,扯什么淡。”

    我来到唐人街的路上,找了家中餐馆点了不少好吃的,在树林里呆了这么长时间,看着满满一桌子中式早点顿时咽起了唾沫,抄起筷子就大快朵颐,也不管吃相好看不好看了,把店老板都给吓到了。

    等吃的差不多了我就给方瑶打去了电话,问她跟黄伟民合作的事,方瑶说他从阿龙那里了解过黄伟民的为人,知道是个贪小便宜的老板,但人并不是太坏,她心里很清楚黄伟民是想跟方家扯上关系,好有生意可做,但她并不介意。

    我好奇的问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不介意,方瑶说可以靠黄伟民的这家店打掩护,让方家的办事处隐身,不会像当初那么招摇惹来麻烦了,经过老猫的事后她想让方家低调点,而且有黄伟民看着办事处,也有个保障,毕竟他收了方家这么多钱会尽心尽力,武汉的店他也是股东,就算有生意跟他一起做也不是什么坏事,黄伟民既熟悉泰国又是中国人,还是我朋友,更可靠。

    原来方瑶也有自己的打算,并不算钻进了黄伟民的套,双方其实算是互惠互利了,既然这样我也不多管闲事了,转而问起翁沙的事了,翁沙带着那么重要的u盘和全家人潜逃柬埔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方瑶说这个不用担心,翁沙即便有那些重要客户的资料也没关系,她已经托人在东南亚一带放出风了,悬赏重金寻找翁沙的下落,但不能伤害翁沙和他的家人,现在各路人马都在搜寻翁沙的下落,翁沙拖家带口的顾忌很多,忙着疲于奔命哪有功夫去联系那些大客户进行勒索,只要能抓到人她也不想把他们一家怎么样,毕竟翁沙给方家卖命了这么多年,只要拿回u盘就会放过他们一家。

    没想到小魔女方瑶做事这么有章法,看来经过方中华坐牢的事后她成熟了不少,虽然这都是苏婉晴给逼出来的,但也不是坏事,照这么下去方瑶完全能扛起方家的大旗了,方中华坐牢不坐牢都没关系了,兴许方瑶比她老爹方中华做的出色都不一定。

    最后我询问了方中华的情况,方瑶说案子还拖着,方中华依然在看守所里,但情况越来越乐观了,让我不用担心了。

    挂了电话后我正打算买单离开手机却再次想了,是一个泰国的座机号码,我迟疑了下还是接了,得知是谁后我都惊了,韩飞这小子居然跑到了泰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