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镇压胎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04章 镇压胎灵

    尼亚父亲叹了口气,说当时他很怀疑黄伟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毕竟黄伟民暗中打探又主动上门,形迹可疑,后来黄伟民告诉他这是免费的,不收一分钱,主要是有个阿赞师傅需要行善积福报,尼亚父亲这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同意了。

    尼亚父亲越说我越纳闷,黄伟民那段时间忙的弄新店的事,哪有功夫这么细致的调查这种事,想着想着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这活查的这么细致,只能是那个私家侦探张英杰了,黄伟民八成是拜托他做的,让张英杰调查是要花钱的,看来黄伟民请他找十件活搭了点钱进去了,但他没跟我提过,倒还算仗义。

    换句话说黄伟民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活,他不过是出面揽下活的人,真正知道内情的是张英杰这个私家侦探了。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靠到床边,让韩飞取下尼亚额头的冰袋,将右手按在尼亚额头,闭上眼睛默念了跟阴灵感应沟通的经咒,很快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婴胎画面,四周是虚无的黑暗,只能看到这个婴胎,婴胎还保持着在母体里的蜷缩状态,时不时动弹一下。

    我靠过去站在婴胎身边,婴胎忽然睁开了眼睛,它的眼睛里都是黑瞳,没有眼白,看着有点吓人,它的身上全是黏稠的血,只见它蠕动着身体,展开四肢,忽然发出了凄厉的哭声,哭声非常刺耳,让人不寒而栗,怨气非常大。

    我一下睁开了眼睛,黑暗画面褪去,我慢慢把手缩了回来,没想到跟阴灵感应沟通脑海里会浮现这种画面,太瘆人了。

    尼亚父亲担心的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猜的没错,尼亚体内确实有个胎灵,要想办法除去才是,不过简单的除掉胎灵非常暴力,稍有不慎尼亚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是治标不治本,除非找到胎尸,结合胎尸才能彻底的除去胎灵。

    早知道阿赞峰出的考验不会这么简单了,他就是要我解决的彻底,才有可能得到这十分。

    这时候尼亚突然痛苦了起来,身体不停的抽搐,见此情景我赶紧把手按在了她的额头,反复念了可以暂时镇压阴灵的经咒,在念咒的过程中我的眼前仿佛在不停的闪现画面,时不时能看到那胎灵趴在尼亚的身上,最恐怖的是我还看到了胎灵整个贴在尼亚的脸上,把血糊了她一脸,还露着黑洞洞的眼窝,对着尼亚发出凄厉瘆人的尖叫,仿佛在对尼亚这个母亲发出诉求,这一幕应该只有体质比较阴的阿赞师傅能看到了,没想到干这一行这么恐怖,如果不是以前我就看到过类似的画面,有了心理准备,肯定会被吓到了。

    因为看到的画面多少让我有些害怕,以至于经咒念的断断续续,效果大打折扣,尼亚的反应越来越激烈,抽的都翻白眼了,把尼亚父亲和韩飞吓的够呛,尼亚父亲死死按着尼亚都哭了,韩飞喘气道:“师父,怎么还在抽啊,你的经咒起作用了没有啊?”

    我赶紧稳住心神继续念经,尼亚这才慢慢停止了抽搐稳定了下来,我不敢放松持续诵经,直到尼亚的烧开始退下去,我才松了口气把手缩了回来。

    刚才尼亚的激烈反应让我在韩飞面前很没面子,他都质疑我了,我只好说:“不懂不要乱说话,经咒有个起效过程,你看这不是搞定了嘛,连烧也退了。”

    韩飞尴尬的挠挠头说:“师父我没别的意思,刚才就是太急了。”

    我打断道:“算了,不知者不罪,以后别大惊小怪的,免得让客户看了还以为我没真本事呢。”

    韩飞立即点头如捣蒜。

    尼亚父亲看到女儿的烧退了下来,露出了欣喜之色,立即跪到我面前合十作揖,恭恭敬敬的表达谢意。

    我将他扶了起来,这时候尼亚慢慢睁开了眼睛,好像恢复了意识,尼亚父亲赶紧激动的凑了过去,跟女儿拥抱在了一起。

    看着这对父女我唏嘘不已,看来这事要做的彻底不单单只是找回胎尸那么简单,如果不把那个奸污尼亚的坏人揪出来,这对父女心里会对这个社会充满怨气,我皱了下眉头,这个张英杰可真会给我找难题,居然找了这么复杂的活让我解决,但这也不能怪他,肯定是阿赞峰有言在先,他才找了这么复杂的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这家伙的调查能力通天,上次他是怎么找到翁沙行踪的都还是个迷,上次见张英杰太匆忙还不太了解这人,等有机会一定要重新认识认识这家伙。

    韩飞靠到了我身边来,说:“师父,我听不懂泰语,刚才这泰国男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女儿中邪了,你能不能跟我讲讲具体是怎么回事啊,好歹让我看个明白。”

    于是我把尼亚的遭遇给说了遍。

    韩飞听完咽了口唾沫说:“这事还真挺复杂的,有两个坏人要抓,一个强奸犯,一个黑医,还有一个胎尸要找,最后还要化解尼亚体内的胎灵,才十分是不是太少了,这个泰国师公怎么出这么难的题。”

    我沉声道:“恐怕还不止,如果想要得到阿赞峰的这十分,肯定还要对胎灵进行超度。”

    韩飞吃惊道:“就是说一个大活里面有五个小活了,一个小活两分。”

    我苦笑道:“还真是这样,刚才我做了这么多事还仅仅只是把题目审清楚了,接下来就要解答了,耽搁太多时间了,现在要赶紧去找答案了,我只有一天时间。”

    “啊?这么急!”韩飞看了看时间说:“这都快下午三点了,离午夜十二点剩下不到十个小时了,这么多事全都凑到一起解决,时间太紧了。”

    我叹气说:“没办法,时间在怎么紧也要办,虽然得到七十分就算及格了,但我想拿到满分,这是我对考试一贯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