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烧尸房-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07章 烧尸房

    我凝望着帕农寺沉声道:“当然是进去找尼亚堕下的胎尸了。”

    我们进了寺庙,寺庙里虽然有不少游客,但都保持着安静,一片宁静祥和,泰国的寺庙跟国内的不同,不仅仅是弘扬佛法的地方,还具备举办葬礼、火化尸体、以及安置骨灰的功能,因此很多寺庙都设有骨灰墙和焚烧炉,胎尸属于阴物,肯定会放在这些地方。

    我们在寺庙里找了一会,很快就在后院找到了一道骨灰墙,骨灰墙雕刻着大量四方的格子,每个格子都刻着泰文贴着死者照片,这里几乎没有游客过来,感觉阴气森森的。

    在骨灰墙的中间开着一个缺口,有一条曲径通幽的鹅卵石小路延伸,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小路两侧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遮天蔽日的,连阳光都照不进来。

    我想了想就退到了寺庙建筑物的高处,朝树顶看去。

    韩飞好奇道:“罗哥你看什么呢?”

    我说:“烟囱,烧尸房都带有烟囱,很容易看到。”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了烧尸房高耸的烟囱,我敢肯定就是烧尸房的烟囱,于是我带着韩飞就从小路走过去了,走出树林后我们看到了一座孤立的建筑物,四周是一片草坪,没有其他建筑物了。

    这座建筑物的前面是一座泰式的亭阁,四周垂挂着黑白帷幔,在亭阁的顶修着一座微缩的金漆佛塔,佛塔还雕刻着泰国佛教的神祗图案,亭阁的后面是一栋倒屋顶的精致小屋,外墙和屋顶都被涂成了金色,屋顶还听着几只小鸟在那叽叽喳喳,看着很惬意。

    不过小屋的屋顶还有根高约十来米的烟囱,显得很突兀,跟整体建筑物格格不入,是烧尸房没错了。

    韩飞嘀咕道:“这就是烧尸房了吗?这里环境这么清幽,建筑也相得益彰,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寺庙呢。”

    我说:“确实是这样,泰国的寺庙和焚尸场所区别不是很大,不知情的游客很容易搞错,还以为是什么寺庙,看到了都进行参拜,因此闹了很多笑话,如果没有这根烟囱很难分辨是寺庙还是烧尸场所。”

    韩飞说:“长见识了。”

    我说:“泰国寺庙的烧尸房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烟囱塔阁分离式的,一种是烟囱塔阁一体式的,这间烧尸房属于分离式的,前面的塔阁是用来举办法会的,泰国民众过世后通常会送到寺庙里让僧人诵经,然后在抬进后面小屋里的焚尸炉焚化,骨灰可以带回家自行安葬,再不然就把骨灰给僧人,让他们安置在刚才看到的骨灰墙。”

    韩飞问:“罗哥,你说胎尸会不会在烧尸的小屋里?”

    我白眼道:“胎尸属于阴物,自然会放在这些地方,否则我带你来这里干什么?寺庙里有神佛的煞气,胎尸的阴性会被克住,从而失去功效,那就没法制作古曼童和小鬼了,所以保存在烧尸房的可能性很大。”

    这时候吹过了一阵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韩飞露出了怯意,抚了抚双臂说:“本来不觉得,被罗哥你这么一说感觉这地方挺阴森的,罗哥,既然他们把胎尸存放在烧尸房里,怎么都没人看守?”

    我解释说:“人都是一样的,泰国人也觉得这种地方晦气,不是家里死人了一般不会进这种地方,泰国人都是虔诚的信徒,绝不会造次闯进这种地方,烧尸房平时不用的时候会锁着门,所以根本没人来这地方,要什么看守?”

    韩飞点头说:“这倒也是,那我们要不要进去找尼亚堕下的胎尸?”

    我没有搭腔,韩飞这是问废话了,当然要进去找胎尸了。

    我踏了亭阁步到小屋前,小屋的门挂着一把锁,这可让我犯了难,我不会吴添和黄伟民那种开锁的小伎俩,除了砸开锁进去外没别的办法了,我让韩飞找了块石头,刚准备砸锁突然小路传来了动静。

    我们只好作罢,跑到小屋后面躲起来,探头朝外观望。

    只见几个僧侣抬着一具盖着白布的遗体朝这边过来了,边还跟着两个双手合十,虔诚祷告的泰国百姓,我皱了下眉,这时候有人举办葬礼真是麻烦,一场法会少说也要好几个小时,在加焚尸的时间,没半天根本下不来,而我又时间紧迫,耽搁不起了,我有些无奈。

    韩飞小声问:“这都什么事,怎么碰举办葬礼的了,罗哥,咱们怎么办啊?”

    我仰天叹了口气说:“还能怎么办,只能等了。”

    只是话没说完我就一个激灵,因为我看到了那根烟囱!

    法会要持续几个小时,如果能打个时间差,时间很充足,法会要在停阁里举行,有亭阁挡着又挂着帷幔,我们从烟囱背面爬去,只要不发出动静,根本不会被发现!

    韩飞见我盯着烟囱发呆,一下反应过来了,颤声道:“不会吧,你想从烟囱里爬进去?这太危险了吧,就在这些僧侣的眼皮底下有可能办到吗?再说了,这么高要是徒手会很困难啊。”

    我说:“不做怎么知道没可能,别废话,你在这里盯着,我一个人进去就行。”

    韩飞说:“既然要冒险,我怎么能袖手旁观,我跟你一起进去,这烟囱跟我小时候爬过的树差不多高。”

    我打断道:“还是不要了,两个人目标太大了,你留在外面还能有个照应,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你还能及时通知我。”

    韩飞想了想说:“那好吧。”

    我们躲在屋后等了会,僧侣们将尸体停放在亭阁里,家属虔诚的跪在那里,低头闭着眼睛,僧侣们盘坐下来开始诵经了,我这才小心翼翼的爬屋顶,到了屋顶一看,这里的视线被亭阁挡了个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屋顶的情况,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动静,他们根本发现不了,真是绝好的机会!

    我来到烟囱边,现在唯一有难度的就是爬这根十来米高的烟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