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千瓶胎尸-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08章 千瓶胎尸

    我仔细观察了下烟囱,在烟囱的外壁上有各种浮雕图案,这些突出的浮雕图案可以作为落脚点。

    在林场那两个月的时间里,除了背诵经文修法外,阿赞峰还经常让我爬树、攀岩练体力,起初我觉得当个阿赞会诵经会驱邪就够了,对阿赞峰训练我爬树、攀岩颇有微词,但阿赞峰说体格强健、体力充沛也是当阿赞的条件之一,因为干这行免不了会得罪人,遇上寻仇的就要斗法,如果没有良好的体魄很难扛得住,他还拿自己举例,他就是因为体格没尸油鬼王古路柴好才落了下风,最后还是靠牺牲德猜才赢得了胜利。

    练了两个月的爬树、攀岩,没想到斗法没用上,先在爬烟囱上派上了用场。

    我深吸口气贴着烟囱开始往上攀爬,韩飞在下面紧张的看着,这两个月的训练效果太好了,我没费多大的力就爬上了烟囱,烟囱里黑洞洞的,还透着一股怪怪的气味,想起这些气味是尸体烧出来的我就感到恶心,但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爬下去了。

    我双脚踩在内壁慢慢滑降下去,然后从焚烧炉里爬了出来,先是来到门缝边看了看,发现僧侣仍在那聚精会神的诵经,根本没发现有人进了烧尸房,这才松了口气。

    烧尸房的面积不大,只有二十来平米的样子,除了一个大肚焚尸炉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了,倒是墙上描绘着大量佛教神祗的壁画,有些看着还挺狰狞的,让人毛骨悚然。

    时间紧迫我也不敢耽搁了,四下寻找着,不过烧尸房里没什么东西,一目了然,这让我很纳闷,难道我找错地方了,胎尸没存放在这里?可不藏在这里又会藏在哪里呢?

    这么费劲爬烟囱进来,我有点不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于是不停拍打墙壁和地板,或许能找到暗室,因为胎尸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摆放,只能是藏在隐秘的地方了。

    经过一番折腾我还真发现了角落里的一块地砖下面是空心的,于是将地砖给撬开,下面马上就出现了空洞,还有一架直梯贴在洞壁上。

    我犹豫了下,还是顺着直梯爬了下去,下面一片漆黑,还散发着一股很难形容的怪味,等我将手机电筒打开一照,顿时吓的哆嗦,只见地上密密麻麻摆放着玻璃**,少说也有上千个,几乎没有落脚地了,每个玻璃**的大小不一,里面装着大小不一的胎尸,小的只有小海马那么大,大的跟正常出生的小婴儿差不多,我的头皮当即就麻了,没想到这个龙婆登藏了这么多的胎尸!

    这么多的胎尸居然让我感觉不到阴气,让我很纳闷,定睛一看原来在每个**子的**身上都贴着一道泰文符咒,虽然我对泰国字不是太熟,但经过跟阿赞峰这段时间的学习,对泰文符咒的字倒是有些认识了,这是一种镇压阴气的符咒!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个地下室其实就是藏胎尸的仓库,按照顾客的需要才会取出来制作古曼童和小鬼,我双手握拳,咬牙切齿,这个龙婆登太可恶了,居然在神圣的寺庙里藏着这么多胎尸!

    生气归生气,我没有忘了自己来的目的,只是在这上千个**子里要找到尼亚堕下的胎尸,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如果按照传统的方式一个个去翻不知道要翻到什么时候,更何况**子上又没有标注,所以这个法子根本行不通。

    正当我没辙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办法,这些胎尸怨气很重,好在龙婆登贴了符咒将绝大多数的怨气镇住了,但胎尸毕竟是阴邪之物,即便贴了符咒**子上也会有残留的怨气,只是这种怨气很少,少的几乎察觉不到,只要我静下心来用咒法去感应,应该会有收获。

    我在尼亚身上感应过那具胎尸的怨气,如此出现相同的怨气我的身体会很好的分辨出来,只是这么做极度危险,因为这里有上千个胎尸,积水成渊,上千个尸胎的些许怨气聚集在一起,也会形成很强的一股怨气,要是我控制不住很容易就被这些怨气侵袭,导致反噬,严重的可能性命不保,但如果不这么做根本无法区分哪个才是尼亚堕下来的胎尸,加之时间紧迫只能这样赌一把了!

    既然打定了主意我就不去想其他的了,免得越想越有顾虑,我取出灭魔刀割破左手掌,然后将血滴在**盖上,尽量一个也不要漏掉,由于**子太多,滴血的速度又没那么快,伤口都凝固了几次,没办法我只能又割破左手腕。

    等所以的**子都滴上血后,我的左手掌、左手腕以及右手掌、右手腕都被割破了,我顾不上许多了,从包里翻出绷带随意一缠,双手合十一拍就开始诵经。

    随着我不断的诵经,**子上的血慢慢蒸发了,冒起一缕细如发丝的黑线,上千个**子全都产生了相同的反应,场面壮观,紧接着千丝万缕的黑线同时朝我飘了过来,气势惊人,让人心中直打哆嗦,不过我知道必须要用控灵术的咒法牵制住,否则怨气入体我会很麻烦,想到这里我赶紧稳定住心神,转而念起了控灵术经咒。

    那一缕缕的黑线从我耳边掠过,产生恐怖的婴儿哭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汗毛全都竖起来了,但我不敢分神,因为一旦分神咒法不稳,黑线便会渗透皮肤,我就会遭到反噬。

    在承受了几百个胎灵的哭声后,突然有个胎灵的怨气跟我感应尼亚体内怨气的时候感觉一样,我立即顺着这根黑线看过去,确定了是哪个**子。

    确定后我还不能马上停止诵经,要让剩下的怨气一一消散才行。

    我又念了二十来分钟的经咒后黑线才都消失了,我这才停止诵经长吁了口气,总算有惊无险,我发誓我再也不想听到婴儿的哭声了,都快让我产生惧怕心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