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束缚胎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09章 束缚胎灵

    我拿了尼亚堕下的那个胎尸**子塞进包里,爬出地下室封好地砖,钻进焚尸炉往上爬,只是这爬下来容易爬上去就困难多了,而且刚才诵经做法导致我消耗了不少法力,身体有点虚弱,爬起来就更费劲了,我爬了半天才爬了不到三分之一,还汗流浃背手脚酸软,阿赞峰真是说的没错,当一个合格的阿赞体力确实太重要了,我总算是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了。

    正当我吃力往上爬的时候忽然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动静,惊的我一下不稳,往下滑去,幸好我用手脚死死抵住烟囱内壁,才不至于掉到焚尸炉里,我有些纳闷,这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怎么这么快就做完法会了,也太敷衍了,转念一想帕农寺的住持龙婆登都这么阴邪,手下的僧人估计也好不到哪去,敷衍了事就不奇怪了。

    我听到了焚尸炉打开的动静,很快尸体就被推了进来,头部脸朝上刚好对着烟囱,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尸体的脸部五官都血肉模糊,好像是车祸造成的,就更恐怖了,我顿时觉得胯下一阵凉飕飕的,我还在愣神焚化炉里突然就点起了火,火舌顺着烟囱往上蹿,我的裆下又是一阵火热的烘烤,尸体的脸部都开始融化滴油,散发出阵阵恶臭,我回过神奋力往上爬,但实在是太吃力了,无论我使多大力气爬的依然很慢,尸体烧出来的臭味和烟雾熏的我想作呕,我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

    我忍受着痛苦艰难往上爬,还不敢发出声响,好在终于爬到了烟囱口上,我发现韩飞已经爬上了屋顶,焦虑的不行,看到我爬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我顺着烟囱外壁爬下来,直接倒在了屋顶大口喘气。

    韩飞赶紧从包里拿出矿泉水倒在我脸上,用纸巾帮我擦掉脸上的烟雾残留,然后扶我起来,问:“罗哥,你不是说要几个小时吗,他们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我示意韩飞不要说了,拍拍包说:“到手了,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帕农寺再说。”

    我们正想从屋顶爬下去,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回头一看,只见有个僧人刚好从小路过来看到了我们。

    韩飞紧张的不行,都不知所措了。

    我管不了许多了,拉着他就从屋顶上跳了下去,幸好屋顶并不高,加之下面又是草坪,倒也没受伤,我们从地上爬起撒腿就跑进了树林,身后传来众多僧人们的呼叫声,好像有很多人追过来了。

    我们在树林跑了一会,跑到了寺庙后院的围墙边,然后翻上围墙,围墙外面正好是一条布满小摊的路,不远处刚好有辆皮卡公交车朝这边过来,我们翻出院墙,也不管这车是去什么地方,招手拦住就上车催促司机快开走。

    等车子开远了我们才松了口气,示意司机停车这才下车了。

    韩飞靠在墙上喘粗气说:“总算脱险了。”

    我拧眉道:“未必,我们惊动了帕农寺,那个龙婆登肯定会去检查地下室,等他发现少了一个胎尸,肯定会怀疑黑医泄露了他的秘密而去找他质问,黑医八成会出卖我们,龙婆登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韩飞愣道:“我们都跑了他怎么找我们,再说黑医那我们也没留下姓名什么的,就算他说了也找不到我们啊。”

    我苦笑道:“人家毕竟是个龙婆僧,有的是办法找人,我们是没在黑医那留下姓名,但我们的样貌他看到了啊,只要一描述就容易找了啊,还是赶紧把活干完吧,先不要管这么多了。”

    说完我就带着韩飞,拦了前往翁努的迷你小巴,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颠簸回到了尼亚的家里。

    尼亚果然又发烧了,尼亚父亲按照我的吩咐,一直守在尼亚身边,不停的用冰水给尼亚做冷敷,看到我们回来尼亚父亲激动不已,迎上来问我们情况怎么样,我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表示办成了。

    我来到床边,简单查看了尼亚,取出装胎尸的**子,把里面的胎尸给弄了出来,从包里拿出经线缠在胎尸上,又把经线的另一头绑在尼亚的手上,然后直接盘坐在床上,手握经线准备诵经,不过在诵经前我让韩飞和尼亚父亲出去到门口守着,避免被任何人打扰,就算有什么意外状况也要给我顶着,免得被打扰导致整个过程失败。

    吩咐完后我还把灭魔刀递给韩飞,韩飞看这刀这么破,说:“罗哥,这刀好像左右不大啊,还是用菜刀比较好。”

    说罢他就在尼亚家里翻出了一把菜刀,尼亚父亲见韩飞拿刀,也跟着抄起一把刀,我看他们这么紧张,只好笑说只是以防万一,不用这么紧张,只要在门口待着不让人进来就行,两人这才把刀收到了腰间,用衣服遮挡住,出去守着了。

    整个驱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后才开始诵经,可能是刚才在地下室里做法耗费了法力,以至于身体有些难受,好在影响并不大,随着经咒的作用尼亚出现了一些反应,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动静,就像在喝水,同时肚子也渐渐鼓了起来,尼亚掐着自己的喉咙,挺着身子,显得很痛苦。

    很快我就看到了一股黑气顺着尼亚的喉咙飘出来,飘进了胎尸的身体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了眼,胎尸好像动弹了一下,等尼亚喉咙里飘出的黑气渐渐变淡,肚子又慢慢瘪下去后,确定怨气都被驱出来了,我才把恶心的胎尸捧在手心里,转而念起了束缚胎灵的经咒。

    念完后我已经浑身大汗了,法力消耗太大了,感觉头晕目眩,人都像是要飘了,但这事没处理完我还得撑一会,直到我把胎尸用经线缠住,在胎尸背上刻上经文,重新塞回**子,这才累的靠在了那大口喘着气。

    我把韩飞和尼亚父亲叫了进来,告诉他们法事做完了,尼亚没事了,估计过一两天就能苏醒过来了,胎灵已经被束缚住了,尼亚父亲很感激我,跪在地上不住的向我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