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沈梦-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10章 沈梦

    由于法力消耗过度,我虚脱的没法走道,加之夜已经深了,没办法只好借住在尼亚家里了,尼亚父亲特地将自己的床铺整理了出来给我们,但我拒绝了,只是在墙角找了个位置盘坐下来恢复元气,韩飞只好跟着我盘坐下来。

    韩飞看了看时间说:“罗哥,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虽然抓坏人和超度胎尸没完成,但你法力消耗过度,实在不能做别的了,能做到这一步也算完成任务了,再说了主人家都没提出来要抓坏人和超度胎尸,是不是可以去找师公复命了?”

    我摇摇头说:“不行,有些事必须要善始善终,伤害尼亚的坏人显然不是第一次了,应该是个惯犯,如果就这么放过他,未来他还不知道要伤害多少像尼亚这样的女孩,我不能放任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

    韩飞无奈道:“你这是要干警察的活啊。”

    我沉声道:“别废话了,赶紧睡觉吧,我要打坐恢复元气了。”

    韩飞只好陪着我坐着了,不过没一会他就扛不住了,说这么盘坐根本睡不着,于是他跑去跟尼亚父亲挤了一张床。

    夜渐渐深了,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整,我恢复了过来,这活已经干超时了,要抓紧时间才行了,于是我悄悄来到屋外,绕到屋后的一个草棚里,点上一根蜡烛,取出胎尸打算作法,胎尸跟父亲一脉相承,只要作法让胎灵指引我去寻找,很容易就能找到伤害尼亚的男人了!

    我双手合十正打算诵经作法,这时候烛火忽然摇曳了一下,我猛地发现我边上的地上拉长了一道人影,心中一颤本能的回头,只是头还没转过来,后颈猛的遭到重击,顿时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深在山中的林子里,我被绑在了一棵树上,韩飞就被绑在边上的树上,他还垂着头在那呼呼大睡。

    “阿飞,别睡了,快醒醒!”我喊道。

    韩飞醒转了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树上吃了一惊:“啊,我不是在尼亚家里睡觉吗,怎么被罗哥,发生什么事了啊?”

    我没有搭腔,拧眉环顾着树林,对方没有弄死我们,把我们绑在这里肯定是有目的,十有**就在附近,想到这里我用泰语大喊:“既然把我们抓了,就干脆点出来,想怎么样直说!”

    喊完后我就警觉的环视四周,没一会树林的灌木从里就传来了动静,一个披着泰国僧侣袍子的和尚慢慢走了出来,这人大概有五十多岁了,人很黑瘦,嘴角扬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我马上就猜到他的身份了,帕农寺住持龙婆登!

    没想到龙婆登来的这么快,让我有点始料不及,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这么快就找到了我们。

    我还沉浸在疑惑当中的时候树林里又钻出了一个人,定睛一看是个身穿紧身衣裤、年轻貌美、留着披肩长发的女人,看年纪应该连三十岁都不到,女人化着浓妆,烈焰红唇,从五官和头发颜色,还能判断出是个华人,她的左手上托着尼亚堕下来的胎尸玻璃**。

    这女人盯着我打量,嘴角轻蔑的扬着。

    正当我在猜测这女人身份的时候树林里又钻出了一个人,居然是尼亚父亲!

    尼亚父亲神色很不自然,甚至都不敢看我们,只见他唯唯诺诺的站到了女人的身后去,我一下就明白了,我和韩飞之所以被绑在这里恐怕都是尼亚父亲干的,打晕我的人估计也是尼亚父亲!

    韩飞也看明白怎么回事了,瞪着尼亚父亲恼火道:“妈的,我师父耗费大量法力免费救你女儿,不惜威胁黑医,深入寺庙偷胎尸,你居然恩将仇报,出卖我们,混蛋!”

    虽然韩飞骂的是,但尼亚父亲显然能感受到韩飞的愤怒,往女人身后躲了躲。

    女人终于开腔了:“你们胆子可真够大了,居然敢潜入帕农寺偷暗室里的材料,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韩飞愣了下:“中国人?”

    女人冷冷道:“只是华族人而已。”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了龙婆登,现如今的帕农寺已经沦为了商业寺庙,龙婆登毕竟只是个僧侣,每天基本上都呆在寺庙里,要收集这么多的胎尸,又要控制黑医为他提供胎尸,如果背后没有势力撑腰显然做不到,记得早上跟黄伟民见面的时候他提过,老猫的商业寺庙都被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孙炳奎给控制了,还派了一个得力的助手来泰国打理,黄伟民还说这个助手是个女人,想到这里我嘀咕了句:“你是沈梦?”

    女人有些意外,吃惊道:“没想到我刚来泰国没多久,身份就被人知晓了,你查过我?”

    我不置可否心思飞转,这下麻烦了还真是沈梦,帕农寺居然是她控制下的商业寺庙,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沈梦见我不说话有些生气,迎到我跟前来,质问道:“我在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查过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帕农寺盗取胎尸,快说,你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不说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韩飞一下火了,正想开口骂她,哪知道沈梦察觉到韩飞要说话,反手就是一巴掌扇的韩飞都蒙了,沈梦盯着韩飞说:“没问你话,不想在挨打就给我闭嘴!”

    韩飞气的冒烟,但还真闭嘴不敢吭声了,沈梦这女人的气场给人一种压迫感,虽然我很气愤,但老猫这才刚对付了没多久,我实在是不想在惹上这些势力集团了,惹上他们肯定没完没了,想到这里我说:“沈小姐,想必我是什么身份你很清楚了吧?泰国就这么大,都是一个圈子里做生意的,有什么动向和消息还需要打听吗?光是听说,揣摩一下就猜到你的身份了,有什么奇怪的。”

    沈梦冷着脸问:“既然是同行就要守规矩,你跑到帕农寺盗胎尸做什么?不说实话后果会怎么样你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