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神秘大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11章 神秘大神

    我冷笑道:“沈小姐,你这个问题问的很莫名奇妙啊,我就是守了规矩了啊,要是不守规矩,还不把地下室里那些胎尸全给拿走了?要知道上千个胎尸能制作很多古曼童和小鬼了,可以卖很大一笔钱,我干嘛这么傻只拿一个?我只拿一个的目地很简单,就是为了做生意啊。”

    沈梦凝眉道:“你是在挖苦我笨吗?”

    我摇头道:“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说的。”

    沈梦气的胸口起伏不定,但很快就稳定了下来,哼笑道:“做生意,做什么生意?我问过这家伙了,他说你不收一分钱费用,并且先期还找了人来打探,做生意哪有这样的?”

    我只好说:“怎么,还不准人做好事了?”

    沈梦哈哈大笑说:“别逗了,你身上全是阴神纹身,一个黑衣阿赞做好事你骗三岁小孩吗?”

    我恼火道:“谁规定黑衣阿赞不能做好事了,我给自己积福报做好事你管的着吗,废话少说,想怎么样直说吧,已经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沈梦收了笑容,瞪眼道:“既然你想睡觉那我就成全你,让你长眠不醒,知道了帕农寺的秘密,我不可能在让你活着了,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登师傅!”

    龙婆登立即扬起嘴角,朝我缓步过来。

    我有些没辙了,无意中撞破了人家的商业秘密,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等着被杀人灭口了,没想到一道十分题要让我搭上性命,最失策的就是尼亚父亲,我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他反水给坑了,估计沈梦花了钱收买他,像尼亚父亲这种穷人,用钱很容易就收买了,也就是说在我们回尼亚家前,沈梦就收到风声从而收买了尼亚父亲,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赶在我之前找到我们了,我留在那些胎尸**子上的血!

    龙婆登靠近我们,从我和韩飞头上扯了根带毛囊的头发,说:“听说你用一根头发就把那个医生给吓的什么都说了,我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用一根头发就能落降的手段!”

    韩飞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了,吓的直哆嗦,我叹了口气,说:“对不起了阿飞,把你给害了。”

    韩飞根本说不出话了,死亡的恐惧让他陷入了呆滞状态。

    我心中不禁感慨,真是出师不利,第一个考验就遇上这档子事,我闭上了眼睛等着死亡的降临。

    只是我等了半天也不见身体有不舒服的反应,睁开眼一看,发现龙婆登手中的毛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烧成灰了,但龙婆登的表情凝重,警觉环顾四周,感觉头发不是他作法烧成灰的,沈梦也有点茫然,询问龙婆登怎么回事。

    龙婆登皱眉说:“他好像还有同伙在附近,我还没念经头发就自己烧掉了,有一股强烈的阴法产生的能量在附近,出手的人法力十分高深,沈女士,我建议暂时撤离!”

    沈梦怒道:“你说什么,这两个人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了,想杀就可以杀掉,现在你说撤离?登师傅,我可没见你这么怕死过啊?”

    龙婆登说:“对方能做到这种事,我很清楚他的能力到达了什么地步,我们没必要送死。”

    沈梦哼了声忽然从腰间拔出了枪来,对着我就开了一枪,动作极快,我都没反应。

    随着这声枪响我浑身一抖,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但很快我就发现子弹根本没有打中,睁开眼睛一看,子弹就悬浮在我的眉心一动不动,我的冷汗当即就下来了。

    沈梦惊的都张大了嘴巴,龙婆登神情紧张,警觉的后退着,再次说道:“沈女士,你都看到了吧?能做到这种违背自然规律事的阿赞,能力必然超强,我再次建议撤离,这人的阴法相当强悍,以我的经咒根本不是对手,他藏在暗处不现身,是在给我们留情面,不想跟我们为敌,我们要给他这面子。”

    沈梦很不甘心,调转枪头对着韩飞开枪,韩飞吓的惊呼,但子弹同样在他的心脏位置悬浮住了,下一秒我眉心前的子弹和韩飞心脏前的子弹同时掉落在地。

    沈梦可能没见过这种邪门的事,盯着我只喘气,沉声道:“登师傅,他们知道了我们的秘密,难道就这么算了?”

    龙婆登说:“相信他们也不敢乱说话,要是乱说泰国不会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沈梦仍是不甘心,但已经松动了,只见她瞪着我说:“我记住你了!”

    说罢沈梦便和龙婆登钻进树林离开了,剩下尼亚父亲站在那不知所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和韩飞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

    我朝林子里四下观望,也不知道是哪个大神路过救了我们。

    尼亚父亲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过来给我们松绑了,韩飞等松开后一把揪起他就要揍他,但被我阻止了,尼亚父亲赶紧跪在地上磕头,不住的向我们道歉,说自己也是受了逼迫和金钱诱惑,实在没办法才这么干的,沈梦给了他难以拒绝的一笔钱,最近他手头正好拮据很需要这笔钱生活,他这才昧着良心,趁我们不注意对我们下手,但他没有下重手,只是打晕绑了。

    我把尼亚父亲的话转述给韩飞,韩飞虽然还是很生气,但多少有些理解了,不在对尼亚父亲动手了。

    我没有怪罪尼亚父亲,还把他给放了,让他回家照顾尼亚,他对我又是一阵磕头,这才跑下了山去。

    随后我和韩飞在树林里找了一会,但没有发现人,救我们的大神已经走了,就好像根本没存在过,在四周也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韩飞说:“罗哥,我觉得救我们的应该是师公,就是阿赞峰。”

    我问:“何以见得?”

    韩飞说:“你想啊,既然是考试哪能缺了监考老师?他要考核你肯定会监考啊,如果不监考那你作弊怎么办?所以我们做的事应该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知道你有生命危险于是就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