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日本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13章 日本人

    李娇就在不远处擦柜台,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忍不住噗呲的笑了,说:“阿飞,你师父的意思是你要先学泰语,泰语是学这些的基础,没学会走怎么学跑啊,你师父也是这么过来的哦。”

    韩飞一拍脑门恍然大悟了过来,马上跑去请教李娇到哪可以学泰语。

    李娇说:“唐人街上就有专门针对中国人开设的泰语学习机构,你可以去学啊。”

    韩飞挠挠头说:“好是好,可我在泰国呆不了几天了,现在去学也学不了几天啊。”

    李娇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含春冲我看了一眼,跟着说:“这倒也是,不如这几天你先跟我学泰文字母吧,我把我以前学习的书籍也送给你,既省钱又方便,等你回国后可以深入学习,国内应该有学习泰语的机构。”

    韩飞连连感谢激动不已,娇姐前娇姐后的叫的很是虚心。

    李娇这时候悄然跟我做了个“ok”的手势,我向李娇点头表示了感谢,没想到李娇这么了解我的想法,我都没开口她就猜到我想把韩飞留在这里了,还主动揽下牵制韩飞的责任,让我很感动,看着李娇那姣好的身材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那晚我们在柜台上缠绵的一幕,说实话还挺回味的,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不该想这些,太对不起美娟了,赶紧抛开杂念。

    韩飞受我连累得罪了沈梦和龙婆登,也是他们杀人灭口的对象,在外面乱跑太危险了,把他留在黄伟民的店里是最好的选择了。

    我来到楼上找黄伟民,这家伙正在摆弄新买的液晶电脑,看到我立即拉我过去介绍新买的电脑功能,我没心思听他介绍电脑,打断道:“我见到你提过的沈梦了。”

    黄伟民吃了一惊:“什么,你见过她了,怎么见到的?”

    我苦笑道:“应该说我把她给得罪了,还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估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派人追杀我了。”

    黄伟民更吃惊了,追问道:“靠,你都干过什么了?!”

    我叹着气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把解决尼亚这件事的经过说了遍。

    黄伟民听完后焦虑不安,在我眼前踱来踱去,说:“这才刚打听到人家的底细,你倒好马上就桶了马蜂窝,你经常出现在我店里,你那小徒弟现在也暂住在店里,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我不高兴道:“怎么,你这是不打算让我来店里,还想把我徒弟赶走了?”

    黄伟民说:“不要抠字眼,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我说的是现实情况啊罗老师,那你说怎办现在?”

    我说:“目前沈梦还不敢把我怎么样,她还不知道我的底细,我背后还有个神秘大神在撑腰。”

    黄伟民打了个哈哈说:“罗老师,你开什么玩笑呢,这虚无缥缈的神秘大神能撑多久?人家既然能吃得下老猫的商业寺庙,势力之大可想而知了,调查你的底细能有多难?到时候准能查到我跟你的密切关系,找到这里可能都要不了一两天啊,还有这个阿赞峰在搞什么,怎么也不帮你想办法,这不是害我吗?”

    说着他又开始踱步,晃的我眼晕不已,我把拉拽过来坐下说:“这都没发生呢你急什么。”

    黄伟民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鬼,给我不断惹麻烦。”

    我哼道:“认识我给你带来了多少好处你怎么不提,这家新店是怎么来的你可别忘了,小东邪的医药费。”

    黄伟民打断道:“没忘没忘,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算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不想在听他抱怨了,起身说有事就匆匆下楼。

    我来到楼下,发现韩飞正在向李娇请教泰语发音,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我和李娇对视点头,这才离开了。

    我独自前往了阿赞峰说的地方,这家天然乳胶工厂位于曼谷郊区的一个工业园内,工业园的规模很大,都快靠近佛统府了。

    我找到工厂发现规模还挺大,大门口立着几根旗杆,中间的旗杆上飘着泰国国旗,左右分别是日本国旗和企业的商标旗子,这家厂是家日企。

    厂房门口的石牌还刻着泰英双语的厂名,从英文音译过来应该是吉田橡胶寝具的意思,想起阿赞峰说的人名,我这才知道我要找的这个日本人可能是这家工厂的老板,日本人最喜欢用自己的姓氏命名企业了,日本车的品牌几乎全是创始人的姓氏,像什么丰田、本田、铃木、尼桑几乎都是姓氏。

    门口还立着一块硕大的广告牌,上面印着几款保健乳胶枕的图案。

    厂子有门禁系统,就这么根本进不去,我只好去保安岗亭那提出找吉田英夫,保安是个泰国人,可能以为我是日本人,他以日本人九十度鞠躬打招呼的方式,让我很汗颜。

    保安有些为难,说吉田英夫是厂长,目前是这家泰国工厂的负责人,平时忙得很,想见他都要提前几天预约,就这么找他是见不到的,就算我他亲戚也不行。

    要我预约还等几天才能见到,搞得跟见什么大人物似的,日本人做事方式也太严谨了,这让我犯了难。

    不过正当我没辙的时候保安突然指着不远处开来的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车,说:“先生你运气真好,不用预约了,吉田先生刚好来了,你想见他自己找他吧,只要他没进厂里,你要见他我可管不着。”

    我松了口气,心说来的还挺是时候的,我站到了电动伸缩门前,车子缓缓停下,司机不停按喇叭,还按下车窗探出头示意我让开,我用泰语说要见吉田英夫,司机扭头跟后座上的人说了说,像是收到了指示,问我找吉田厂长有什么事。

    我想跟尼亚的活一样黄伟民应该铺好路了,于是我表明了自己阿赞的身份。

    司机跟后座上的人汇报后把头探出车窗说:“吉田先生说不认识什么阿赞,要拉生意走远一点,不要挡着路,快让开。”

    我纳闷了下,怎么回事,难道这日本人不需要阿赞解决问题吗?还是黄伟民压根就没铺好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