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地下冰窖-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16章 地下冰窖

    远处的荒芜之地看着很近但其实挺远的,吉田英夫专心的开着车一声不发,车里只能听到沉闷的引擎声,我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问:“吉田先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吉田英夫答非所问:“那边的山里有一片橡胶林和一个乳胶原液运输厂,我们将新鲜的原液取下后马上装罐车,然后运送到厂里,保证原材料的纯正。”

    提到橡胶林我忽然想起我和阿赞峰一起解决过的割胶工中邪的事,我只好顺着他的话头问:“你们会不会没日没夜的让割胶工人工作?”

    吉田英夫说:“虽然取胶液都在夜间,但我们是正规的公司,有合理的制度,你说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为什么这么问?”

    我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我曾经跟一个割胶工人打过交道,所以随口问问。”

    吉田英夫并没有追问,而是转移了话题问:“我看你跟厂里的保安阿诺聊了很长时间,打听到什么了吗?”

    我有些尴尬,但还是照实说了,吉田英夫听完后扬了下嘴角,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问:“他说的这些传言是真的假的?”

    吉田英夫迟疑了下才点了点头,随即补充道:“这些只是表面的,我跟我父亲更深的矛盾其实是。”

    吉田英夫的话说了一半就没说了,脸上出现了一丝生气的神色,双手也紧紧握了下方向盘,他似乎不太想提他跟他父亲吉田德男的矛盾问题,我也识趣的不问了。

    这时候前面对向开来了一辆罐车,罐体上还印着吉田英夫公司的标志,我转移话题说:“是你们厂里的罐车。”

    吉田英夫这才稍稍放松了些,说:“是啊,我们公司一共有十来辆罐车,每天都不停的往返厂房和橡胶林。”

    吉田英夫跟我介绍起了厂子运作的情况,我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听得昏昏欲睡,我知道他还没真正信任我,所以不敢向我彻底打开心扉,但我又很清楚他不可能是带我去参观橡胶林和运输厂,肯定有别的目的,于是只好耐着性子听了,学会倾听也是干我们这行的必修课。

    经过半个小时的驱车,车子总算到山脚下了,站在山脚下就能看到山腰上的大片橡胶林,忙碌的工人就像蚂蚁一样多,罐车时不时从山路上开下来,显得非常繁忙。

    吉田英夫打了个电话,说的是日语,打完电话没多久,就有一个日本人坐着一辆罐车顺路下山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鼓鼓囊囊的,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这人跟吉田英夫打了声招呼,然后打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发现我这个陌生人后,似乎很诧异,有些忌惮的贴到吉田英夫耳边说了什么,吉田英夫深吸了口气,用泰语说:“不用这么说话,既然我带阿赞罗来这里,就表示我选择信任他了,阿赞罗,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泽野弘信先生,是当年跟我一起来泰国的,帮我打理橡胶林和运输厂事务。”

    我客气的跟这什么泽野弘信行礼,他客气的回了礼,然后从那鼓鼓囊囊的袋子里取出了几件羽绒服,分别塞给了我和吉田英夫,还给自己留了一件。

    “这是。”我拿着羽绒服纳闷不已,泰国一年四季都很炎热,压根不用穿羽绒服,他给我递来羽绒服干什么?

    吉田英夫自顾自套上了羽绒服,见我不动,说:“阿赞罗,你还是穿上吧,待会我们要去的地方气温达到了零下十几度,非常冷。”

    我只好照办,一边穿着羽绒服一边犯嘀咕,泰国根本没有要穿羽绒服的地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冰窖!

    吉田英夫这是要搞什么名堂?

    吉田英夫看出了我的疑惑,说:“一时半会说不清,等下看到了你就知道了,弘信,你来开车吧,我有点累了。”

    我和吉田英夫转到了后座上,泽野弘信驾驶车子朝山上开去,很快就到达了运输厂,只见运输厂里很忙碌,停着五六辆罐车在装橡胶原液,一股浓浓的橡胶气味飘在空气里,我以为车子要开进运输厂,但泽野弘信并没有开进去,而是悄然开车绕到了厂后面,并没有让人察觉。

    厂后面树木茂密潮湿阴冷,光线还很昏暗,这里有个独立修建的水泥小屋,门上着锁,通过门上的闪电标识可以看出这里是配电房。

    车子在配电房停下后泽野弘信下车去开门,还十分警觉的四下环顾,生怕有人看到,直到确定没人过来后才把门给打开了。

    吉田英夫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后跟我一起下了车。

    我们进了配电房吉田弘信又用钥匙打开了一个配电柜,让我吃惊的是这配电柜打开后里面不是什么电器和线路,而是一扇厚重的铁门,泽野弘信又忙着开铁门,在他打开铁门的刹那,一股寒雾飘了出来,冷空气顿时袭来,让人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感觉穿着羽绒服都挺冷的,铁门后是一条通往下面的悬梯,梯子上都结了厚厚的冰霜。

    我的好奇心越发的重了,吉田英夫用配电房和配电柜打掩护,在这里弄了个地下冰窖,搞的这么神秘实在让人费解,我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二战时期,医生穿着白大褂和防毒面罩的样子,当时的日军最喜欢搞一些异想天开的实验,企图以最快的方式达到作战胜利的目的,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就是最好的例子了,难道吉田英夫在这里搞什么实验?不然他这么神秘的搞个地下冰窖干什么?

    想到这里我就心神不宁了,吉田英夫看了我一眼说:“阿赞罗,既然你知道我需要阿赞,都找上门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猜到这地下冰窖里是什么?”

    我不敢托大,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吉田英夫吁了口气,没在说什么了,只是示意泽野弘信在外边守着,然后就自顾自钻进了地下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