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起死回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19章 起死回生?

    吉田英夫注意到了我的表情,点点头道:“你应该猜到了吧?”

    我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吉田先生,这不可能的,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规律,泰国法术虽然厉害,但还做不到打破规律!”

    吉田英夫突然露出了狰狞表情,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狠狠道:“我还以为你真的猜到了我的想法,既然你做不到,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前一秒还彬彬有礼,后一秒却突然变的跟野兽一样不讲理,这日本人异想天开的能力还真他妈让人佩服,起初我还挺同情他的,觉得他很痴情,为了初恋能保存尸体这么多年,现在我一下就觉得他就是个十足的变态了,正常人谁会保存尸体这么多年?

    我苦不堪言,没想到阿赞峰给找了这样的活,这不是把我往死了坑嘛,起死回生这种事怎么可能办到?如果有人能让人起死回生,那这世界不是乱了套了?

    吉田英夫对我的态度让我有些恼火了,但我还是保持了冷静,说:“吉田先生你先冷静一点!”

    吉田英夫这会就像是疯了,对着我嘶吼:“八嘎呀路,冷静?你叫我冷静,满心以为你主动找上门是发现了什么,你给我希望又让他破灭,我带你来看了情况,你又说办不到,你是在玩我吗?”

    我皱起了眉头,这时候泽野弘信听到动静跑了下来,慌忙拉拽开了吉田英夫,不住的向我道歉:“斯密马赛(日语对不起),抱歉了阿赞罗,吉田君一时情急冲动了,我在这里替他道歉了。”

    吉田英夫痛苦的趴在水晶棺材上,更试图打开关开,把水晶盖给弄掉,但泽野弘信赶紧去拦住他,示意他不要冲动,说着听不懂的日语,不过从他的急切的表情我大概猜到说了些什么了,好像是让吉田英夫不要乱来,说水晶棺材里有防腐的化学剂,一旦打开让尸体暴露在空气中就会腐烂什么的。

    吉田英夫大口喘着气,痛苦的扯着头发,滑到了地上瘫坐着,掩面痛哭。

    泽野弘信这才松了口气,向我鞠躬再次道歉,还声跟我说:“不好意思阿赞罗,吉田君压抑了很多年,心理心理出了一点状况,你明白吗?”

    我点点头表示了理解,说白了就是得了精神病,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难怪他这么情绪化了。

    我不好说什么了,本来想直接离开,但转念一想就这么没交待的走了好像不合适,同时我还想到了阿赞峰,既然他出了这样的考题,肯定是有答案的,怎么可能给我无解的题目?

    想到这里我只好先静观其变了,没一会吉田英夫停止了哭泣,情绪稳定了下来,好像又恢复了彬彬有礼的样子,站起来朝我走来,泽野弘信有些担心他做出什么过激举动,一直在边上跟着,我也挺害怕他对我发难,下意识的后退着。

    没想到吉田英夫走到我面前,突然对我九十度鞠躬,道:“对不起阿赞罗,刚才多有得罪,是我太冲动了,请原谅我。”

    我咽了口唾沫,感觉鬓角的冷汗都下来了,这家伙太情绪化了,弄的人心里都毛了。

    吉田英夫就这么九十度鞠躬不起来,我没辙只能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可以了,他这才抬起了头,说:“我并不是有意的,几年前我来到泰国就一直听人说泰国的阿赞师傅和龙婆法师很厉害,能利用神明的力量杀人于千里,也能把一个快死的人救活,所以我让泽野君到处帮我打听,希望能找到高明的法师让木村君活过来,但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的,阿赞罗你神秘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决定让你试一试,结果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很失望,太失望了,所以一时失去了理智。”

    我似乎有点明白这倒题目是怎么来的了,八成是张英杰查到了泽野弘信,然后暗中调查了这件事,然后阿赞峰采纳了这个考题。

    想到这里我释然了,正想说两句安慰吉田英夫,但在我说话前忽然想到了阿赞峰教给我的阴法里,好像确实有一种跟起死回生很像,但并不是真正的起死回生。

    人一旦死了,魂魄便会聚在头盖骨渐渐消散,但如果尸体不腐魂魄便会散的很慢,哪怕是过了多年也会有所残留,只要采用几只阴灵的力量,跟尸体头盖骨上的魂魄融合,便能让一个人的魂魄完整起来,达到短暂起死回生的目的,大概能让这个人起死回生十来分钟的样子,之后头盖骨上的魂魄便会彻底散去。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就像一个没有腿的残疾人,但安装了假肢,在穿上裤子,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人没有腿,用阴灵的力量拼凑起木村长信完整的魂魄是同样的道理。

    这种阴法操作起来很复杂,要融合尸降和多种控灵阴咒,以及阴神的力量才能办到,就像医院治疗的多联疗法,每种咒法要相互作用才能见效,只要有一个步骤出了差错就会失败,还会反噬施法者,严重的会毙命。

    我靠,阿赞峰不是想让我这么干吧,但他的意思好像就是想让我这么干!这完全不把我的命当回事啊!

    老实说我从来没操作过这么复杂的法事,很怕出了什么差错丢了命,可转念一想,我要是不做这道题选择跳过,丢的只是十分,后期也有可能从别的活里追回分数来,毕竟七十分就够了,但像第一道题一样,我才得了六分,谁又敢保证后面的题我不会也像这样丢分呢,谁又能保证后面的题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呢,最重要的是如果我放弃了这道题,很可能会给我的心理造成负担和压力,影响后面做事的情绪,搞不好后面得不到几分,副作用实在太大了。

    这是逼着我要干这活了,想到这里我深吸了口气,罢了,大不了豁出去了,以前我没修法的时候经常豁出去拼命,现在修了法能力有了长进怎么还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