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纯净的灵体-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20章 纯净的灵体

    想到这里我说:“吉田先生,你也不要太失望了,其实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

    吉田英夫和泽野弘信都诧异的看着我。

    我说:“要是这世上有人说他可以让木村先生活过来,那肯定是骗子,因为没有人可以打破自然界的生老病死规律,不过倒是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木村先生短暂的起死回生用起死回生这个词好像不太合适,但我还没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怎么说呢,就像一种假象,利用灵力,撑起木村先生残留在尸体上的魂魄,让魂魄完整起来,让他的思维活个十来分钟,但身体器官是不会运行的,能听懂我的意思吗?”

    吉田英夫不是太明白,但他还是有些激动,问:“木村君会不会认识我?”

    我点头说:“肯定认识的,只要你在他的记忆里存在过。”

    吉田英夫坚定道:“我们的感情很好,他的记忆里肯定有我!阿赞罗,十分钟就十分钟吧,能让我真正的跟木村君告个别也好,那你赶紧作法让木村君。”

    我打断道:“你不要急,这个法术相当复杂,我需要做一些准备,哪能说来就来,我答应你我会尽全力的。”

    吉田英夫感激的握着我的手说:“只要你能办到,你要多少钱都可以,甚至可以把公司都给你!”

    我才不敢要他的这个公司,历史上这种信誓旦旦的故事我听了太多的,等到事情解决了谁也不会去实现,就当没说过一样,这话只能反映一个人的迫切心理,当真就输了,我不想惹麻烦于是说:“钱和公司就算了我不要,我只想自己能平安顺利的完成这活,给我点时间就行。”

    泽野弘信半信半疑的问:“阿赞罗,你真的一分钱不收白帮吉田君吗?天下哪有这好事。”

    我不做解释,只是笑而不语。

    吉田英夫不在乎免费不免费的问题了,急切的问:“阿赞罗,你需要多长时间?”

    我摇头说:“不好说,总之我会尽快,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泽野先生跟着我。”

    吉田英夫摆手说:“好像没这个必要吧,这对阿赞罗你不尊重。”

    我说:“我让泽野先生跟着不是想证明什么,别忘了这事我是免费帮你的,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帮你,我做事不用向任何人交待,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喜欢挑战高难度,仅此而已,我让泽野跟着是为了多个帮手,万一有事我好使唤,不用自己跑来跑去浪费时间,他可以做司机、传话筒、打杂的,能理解吗?”

    吉田英夫立即表示了理解,倒是泽野弘信有些担心,问:“阿赞罗,你让我跑腿没问题,只是你做法的时候别把我带上,我怕惹那些玩意。”

    我打趣道:“放心,你还不够格惹那些玩意。”

    泽野弘信尴尬了一下。

    从冰窖出来回到车上后,吉田英夫问:“对了阿赞罗,刚才听你说利用灵力让木村君复活十分钟,是不是就是利用鬼的力量?”

    我点点头。

    吉田英夫不再多问什么了,将车子开了出去,泽野弘信开腔了:“阿赞罗,既然给你当帮手,现在去哪里?”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要做这个法事有个大前提,必须要控制几个阴灵,这一时半会上哪去抓几个阴灵?泰国虽然有很多乱葬岗,但乱葬岗里的阴灵大多是成年大灵,不太适合这种法事,成年大灵都是在做人做了好久才横死的,对人间的人性有着充分的认知,怨气深重,很难控制,一旦控制不住很容易把木村长信残存的魂魄都给吞噬掉,这就得不偿失了,而且我也没那个自信可以控制好几个成年阴灵。

    倒是婴灵比较合适,婴儿在人间没活几年,对人间、对人性的认知比较少,怨气不至于像成年大灵那么重,可这么多的婴灵上哪去弄呢,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副画面突然闪过了我的脑海,帕农寺烧尸房地下室多得是这种婴灵,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流产的胎灵,甚至连人间都没见过,怨气比婴灵还轻,它们的主要怨气都来自于没见到这个世界的遗憾,通俗的说就是更纯净一些,不会跟木村长信的魂魄产生过大的排斥反应,而且我的控灵术完全可以掌控!

    我突然明白阿赞峰那天不管我惹的事的深意了,也明白他说“走一步看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含义了,有些事他或许早就算到了,这就是说我要去找沈梦了,如果我能从沈梦那购买到几个胎灵,成了生意伙伴,她自然就不会把我怎么样了,矛盾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里我说:“去曼谷亿甲迈帕农寺。”

    吉田英夫点点头叮嘱了泽野弘信几句,然后对我说:“我公司里还有事,不能陪阿赞罗你一起去了,我已经吩咐泽野君了,他会好好听你的话,给你做帮手。”

    我说:“没事,你尽管回公司去。”

    把吉田英夫送回了厂里后泽野弘信就开车把我送到了帕农寺,再次来到帕农寺我的心情很复杂,这次我不可能偷偷潜入烧尸房了,因为龙婆登恐怕早就把胎尸转移了,我只能以购买阴料的名义去接触龙婆登了,他对我充满敌意,事情的结果难以预料,我进去有可能出不来,但也有可能就此化解矛盾,不管怎么说总要赌一把。

    我让泽野弘信在寺庙外边等我,但他没同意,一定要跟我一起进去,还说要盯着我,不然出了什么事吉田英夫不会放过他的。

    我笑说你到底是吉田英夫的朋友还是小弟,泽野弘信无奈的说都算吧,他也有苦衷,吉田英夫提供的差事他不能丢了。

    每个人都有故事,我也不便追问了,既然他坚持要跟我一起进去,我只好把他带上了。

    我们进了寺庙,找了一个僧人说要见龙婆登,僧人帮我们通报了,龙婆登得知我找上门后立即就出来了,在见到我后他的表情很古怪,估计是对我主动找上门的意图猜不透,不敢贸然对我怎么样,只是站在那凝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