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正面博弈-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21章 正面博弈

    龙婆登就这么看了我很久,才招呼来一个僧人,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他就调头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僧人过来跟我们做了个请的手势,告诉我庙里的游客太多,不方便说话,让我们到别处说话。

    我只好跟着僧人过去,这条路我太熟悉了,就是通往寺庙后面烧尸房的。

    穿过骨灰墙来到烧尸房的草坪,只见龙婆登就盘坐在烧尸房前面的亭阁里,神情凝重,泽野弘信环顾四周说:“这里环境真不错,怎么在这里还修了个小寺庙?”

    我看了他一眼说:“这不是什么小寺庙,是烧尸体的地方。”

    泽野弘信脸色当即就变了,从兜里取出手帕擦拭着额头的冷汗,颤声说:“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我简单回道:“有需要。”

    把我们带到位置后僧人就离开了,我让泽野弘信站在草坪这边等我,我过去单独跟龙婆登谈话就行,泽野弘信连连点头,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

    我走上亭阁盘坐到龙婆登对面。

    龙婆登已经急不可耐了,我刚坐定他就质问道:“你居然还敢主动找上门?你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吗,我可以让你有来无回!”

    我多少有些紧张,但也只能强装镇定说:“当然知道。”

    龙婆登龇牙道:“知道你还来?你可真是心宽,沈女士到处在打探你的背景消息,要杀你灭口,没想到你居然自投罗网了。”

    我沉声道:“我来是因为想跟你们做生意,跟别的事无关。”

    龙婆登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我没听错吧,你要跟我们做生意?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我们之间可是有过节。”

    我打断道:“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这世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你和沈女士在烧尸房地下室里储藏了这么多的胎尸,无非是想制作古曼童和小鬼挣钱。”

    龙婆登收起了笑容恢复了严肃表情,但没吭声。

    我接着说:“虽然泰国对这方面的包容度很高,但还是有底线的,堂堂的正规寺庙里居然藏了这么多流产的胎尸,我相信只要我把事情传出去,这座寺庙的名声肯定会臭掉,警方也会上门找麻烦,你这住持是做不成了,据我所知泰国的法律只允许怀孕对母亲有害、以及被强奸而怀孕的情况下才允许堕胎,否则就是违法,你这地下室里有上千具胎尸,恐怕要将牢底坐穿啊,幸好泰国没有死刑,你运气还真不错。”

    龙婆登愤怒不已的握着拳头,狠狠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指着站在远处的泽野弘信说:“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朋友,是一家华人企业的董事长,在曼谷投资了很多工厂,给曼谷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泰国政府把他当神一样供着,他跟曼谷警方私下的关系非常好,本来我今天打算一个人来,但我朋友非要跟来参观帕农寺,没办法我只好把他带来了,我们是一起来的,也要一起离开,如果我不能平安无事的从这里走出去,他马上会通知曼谷警方端了你的老窝,就算你把胎尸都转移了也没用,肯定会留下线索,到时候你就麻烦大了,你麻烦事小,但影响了沈女士的生意恐怕就事大了。”

    龙婆登的脸色很难看,盯着泽野弘信咬牙切齿,但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拳头,看来我这招管用了。

    我马上把话锋一转说:“我并不是想要挟你,只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没办法才这么做,但如果你愿意跟我做生意,我敢保证你什么麻烦也不会有,不仅有钱赚还能继续做你的古曼童、小鬼生意,你也用不着担心我会传出去,因为我跟你们有了生意来往,我也脱不了干系了。”

    听我这么说龙婆登的表情彻底缓和了,毕竟我这话也有要挟的成分,龙婆登还是很生气,但他有顾虑拿我没办法,只好问:“你想做什么生意?”

    我说:“我需要购买几个胎尸,大概七八个吧,用来做法事用。”

    龙婆登盯着我陷入了沉默,许久才说:“这些胎尸是我们自用的,从来不卖外人,我要请示沈女士。”

    我点头说:“理解,请便。”

    龙婆登起身离开亭阁回了寺庙,估计是联系沈梦去了,见龙婆登离开了泽野弘信跑过来说:“阿赞罗,那和尚怎么走了?你们都谈什么了,刚才怎么你还指我了,这和尚还非常气愤的盯着我打量。”

    我笑说:“没什么,只不过向他介绍了下你。”

    泽野弘信好奇道:“介绍我干什么,你可别给我惹麻烦啊。”

    我摇头说:“不会,你什么也别做,一句话也别说,肯定不会有事。”

    泽野弘信还是很担心,用手帕不住的擦汗,说:“老实说阿赞罗,其实、其实我不怎么相信你,这世上哪有人愿意干免费的事,你肯定有其他的目的,但你不说我没办法勉强你,吉田君非要相信你我也没办法,你只要别拉我下水就行,我是真不想多事。”

    我有些好笑,不过他也说的没错,我确实隐瞒了真实目的,但我发现了他也在隐瞒一些事,我们算是半斤八两了,反正龙婆登没回来,我想了想说:“我为吉田先生做这事确实有自己的目的,只是不方便说,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事不会影响到什么,更不会拉你下水,你可以放心。”

    泽野弘信微微颔首,我立马问道:“泽野先生,你是不是也在隐瞒一些事啊?”

    泽野弘信顿时不自然了,眼神都不敢看我了,支吾道:“哪有,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在日本替吉田先生保存尸体这么多年,现在又跟到泰国来帮他保存维护尸体,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我不信是为了钱和朋友的情谊,应该是为了别的什么吧?”

    泽野弘信越发的不自然了,手帕就没离开过自己的脸,一直在那擦汗,甚至都有想离开的举动了,我乘胜追击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爱上吉田先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