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化干戈-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22章 化干戈

    泽野弘信无力的瘫坐了下来,茫然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微微笑道:“这很简单啊,你放弃日本优越的生活陪吉田先生来泰国这个陌生的国家,难道仅仅只是为了高薪?你这人胆子很却能替吉田先生保存尸体这么多年,这需要很大的勇气,除了对吉田先生的爱以外我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泽野弘信呆呆的看着我问:“我胆子小吗?”

    我说:“刚才我说这里是烧尸房你都怕的冒冷汗,更何况是每天对着一具尸体?”

    泽野弘信苦笑道:“阿赞罗,你真是观察入微啊,其实我跟吉田。”

    泽野弘信讲起了他跟吉田英夫的故事,当年吉田英夫为了保存木村长信的尸体,通过熟人找到了泽野弘信,两人因此才成了朋友,在长期的接触过程中泽野弘信发现两人是同类,渐渐爱上了吉田英夫,他把这份爱深埋在心底没有表露,最重要的原因是吉田英夫还放不下木村长信。

    泽野弘信一直找机会劝说吉田英夫放弃,本来就要成功了,哪知道吉田英夫忽然发现了是父亲在搞鬼,又留下了木村长信的尸体。

    我插话说:“其实你完全可以做手脚,以尸体腐烂无法保存为由就可以让吉田先生放弃了,干嘛非要。”

    泽野弘信打断道:“这个我早想过了,但放弃了,如果我这么做被吉田君发现那我们的关系会变的很恶劣,而且木村君的尸体没了,吉田君就不会跟我有过多的接触,我见到他的机会将大大减少,木村君的尸体是我们之间的桥梁,所以我没有乱来,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吉田君会慢慢忘记木村君。”

    我拍拍泽野弘信的肩膀以示安慰,虽然在我看来这种爱怪怪的,但爱是没有性别区别的,我仍是很佩服泽野弘信的痴情。

    泽野弘信说:“说真的阿赞罗,起初我还挺怕你真的能让木村君复活的,所以对你没好感,但后来听你说只能复活个十来分钟,我一下就高兴了,这样也好,让吉田君和木村君做个告别,然后开始新生活,我就有机会跟吉田君在一起了。”

    我叹了口气,也只能默默祝福他了。

    龙婆登回来了,泽野弘信退到了边上去等着。

    龙婆登告诉我沈梦会亲自来见我,我只好答应了。

    半个多小时后沈梦出现了,只见她戴着大墨镜和时尚遮阳帽,穿了一件白纱连衣裙,被风一吹裙摆飘逸,看着还挺仙气的,跟那晚见到的时候就像是两个人。

    沈梦过来盘坐到了我对面,摘下遮阳帽,乌黑的长发散落,芳香的气息袭来,撩人心弦,老实说白天看这女人发现长得不赖,尤其是她的气质相当好,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

    沈梦扬起嘴角说:“想不到罗辉先生竟然主动找我做生意。”

    我笑说:“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本来我们就无冤无仇,犯不着为了一点小事结下梁子,大马的孙先生刚在泰国稳住脚跟,肯定也不想在泰国得罪人,当然了,主要还是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大家都是圈内人应当要以和为贵,沈小姐,你说对吧?”

    沈梦嗤笑道:“据我的调查得知罗先生是个宁折不弯的人,怎么,现在是在求饶吗?”

    沈梦的语气听着让人很不舒服,但我不想跟她起冲突,只好说:“你这么认为也可以,我只是觉得大丈夫能屈能伸罢了,我承认来帕农寺偷盗胎尸是我犯错在先,但我只是为了解决顾客的诉求,如果因为这样得罪了沈小姐和孙先生,那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了。”

    沈梦冷着脸,阴阳怪气道:“那我要是不接受你的道歉呢?”

    我镇定道:“没关系,不过我要提醒沈小姐,你今天敢独自前来就不怕你们对我怎么样,对了沈小姐,说真的孙先生能控制泰国商业寺庙的业务,好像还应该感谢我吧?”

    沈梦露出了疑惑,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深吸了口气说:“恐怕你还没有真正把我调查清楚吧,如果你继续深入调查就会发现,曾经控制泰国商业寺庙的老猫是怎么死的。”

    沈梦迟疑了下问:“难道是你干的?”

    我笑而不语,我之所以故意让她知道这个秘密,算是一种交换,同时也算给她震慑,画外音是在说,我能对付老猫自然也能对付你沈梦,你找我麻烦,我肯定也会给你制造麻烦,与其两败俱伤还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对彼此都好。

    沈梦是个聪明女人,很快就听出了我画外音,脸色微变说:“还真是不能小看你啊罗先生,好吧,你说的也没错,我们斗起来对谁都没好处,大家都是求财,何必跟钱过不起,登师傅,哪几个胎尸给罗先生。”

    龙婆登转身去了烧尸房,很快就提着个沉甸甸的麻袋出来,放在了我面前,原来胎尸还存放在烧尸房的地下室里。

    我看向沈梦问:“多少钱?”

    沈梦摇摇头说:“免费赠送。”

    我沉声问:“什么意思?”

    沈梦轻笑道:“既然我们成了生意伙伴算是见面礼吧,不过我希望罗先生你要明白,孙先生可跟老猫不一样,我这么做不是怕你,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免得大家都麻烦。”

    既然她有意求和,我也不在乎这点面子了,说:“有些事说出去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放心沈小姐,我知道该怎么做,那就谢谢你了。”

    说完我就提起麻袋打算离开,但沈梦叫住了我问:“罗先生急着走吗?我还有事要向你请教。”

    我回头问:“什么事?”

    沈梦优雅的走了过来,说:“虽然我没查到到底是谁杀了老猫,但我相信罗先生的话不假,你背后有那么厉害的法师撑腰,杀个老猫太容易了。”

    我打断道:“我说过什么了?沈小姐,有些话可不要乱说,杀人是犯法的,我可没有承认老猫是我杀的,是你自己往这方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