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找材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23章 找材料

    沈梦说:“你这人真有意思,明明承认了还装什么装?”

    我回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带了什么监听设备,我现在说的话你录下来了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我真的承认了那就是两回事了。”

    沈梦被我的话逗的掩嘴大笑,说:“罗先生,没想到你这阿赞还挺童真的,好吧,你说的对。”

    居然用童真来形容我,我也懒得跟她争辩什么了,不快道:“沈小姐,我忙得很,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沈梦也不弯弯绕了,直言道:“我查到罗先生你跟老猫的过节是为了一批十三世纪的琥珀阴料宝藏,这批阴料宝藏的消息还挺多,听说最终落到了老猫手上,但自从老猫死后这批阴料就下落不明了,也不知道被老猫藏在了什么地方,既然罗先生曾经跟老猫争抢过这批阴料宝藏,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可以分享,我们现在都是生意伙伴了,如果有赚头,咱们可以合作把这批阴料宝藏给找出来。”

    没想到沈梦也打起了这批阴料宝藏的主意,不过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当初想要这批阴料宝藏是为了解降自救,现在尸油鬼王古路柴死了,我身上的尸油降头成了死降,就算找到了对我也没用,还可能掀起争夺的血雨腥风,我才不想跟这事扯上关系了,再说了我也没线索可以分享的,于是说:“沈小姐,我哪有什么线索可以分享,东西是被老猫抢走的,他藏哪了我怎么知道,兴许跟你们一样也在寺庙里修了地下室藏起来呢,我要走了,告辞。”

    说罢我就要走,沈梦的声音传来:“是嘛?那你为什么要杀了老猫,难道不是为了这批阴料宝藏?我看是你问到了下落,所以杀了老猫灭口,这么一来就没有人跟你争抢了,是不是?”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丢下这话就招呼泽野弘信离开了。

    沈梦误会我杀老猫是为了这批阴料宝藏,以为我知道这批阴料宝藏的下落,她要是一直揪着我不放也是个麻烦,没想到解决了一个麻烦新的麻烦又产生了,真是让人头疼啊。

    我把麻袋递给泽野弘信,让他装进后备箱里,这家伙因为好奇看了眼,吓的脸都白了,哆嗦道:“阿赞罗,这么怎么多胎儿,这是从刚才那和尚手里拿的,寺庙里怎么藏了这些玩意?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我示意他别多事只管开车就行,泽野弘信用手帕抹着汗坐进了驾驶室,在那自言自语,说泰国的邪术太恐怖,居然拿胎儿做法事。

    我也懒得搭理他,指使他把车子开到湄南河沿岸的贫民窟去,到了阴料黑市的渡口后天色擦黑,我琢磨着还要等一会黑市才会开张,于是就在车里等着。

    泽野弘信问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又在等什么,于是我就向他介绍了下黑市,泽野弘信很震惊,说怎么还有这种地方,我说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泽野弘信问我能不能别带他进去了,说这种地方太阴邪了不想去,我说那可不行,这活虽然是免费的,但我不可能自己贴钱去买作法的材料,那几个胎尸是人家免费赠送的没花钱,可来黑市买材料必须花钱,泽野弘信说把钱给我就行,让我自己去买,我摇头说还是不行,这样一来我会被误会从中赚钱,所以他必须要跟我一起去,我不碰钱。

    泽野弘信很无奈只能答应了,我故意打趣道:“泽野先生,我看你胆子这么小,你是0的一方吧?”

    泽野弘信问:“什么是0的一方?”

    我说:“就是受的一方啊。”

    泽野弘信茫然的摇摇头还是不理解,我只好说:“就是**中扮演女性的一方。”

    泽野弘信明白了过来,尴尬的冲我笑笑这才点头了,我看时间还早,索性就问了他关于日本男同的情况。

    泽野弘信跟我介绍了起来,他说东京的新宿二丁目,是日本最有名的男同志区,拥有全日本历史最悠久的男同文化,路上处处可见gaybar的招牌,也有许多专门贩卖同志书报杂志、潮男服饰、同志v的店家,可以说是男同志的**之都,他还跟我分享了一些男同的暗号,说我要是有机会去日本旅游,不要弄巧成拙,免得闹出笑话尴尬了。

    泽野弘信拿出自己的手帕,说在日本手里拿着手帕或者卫生纸的男人,基本上都是男同,让我千万不要拿,因为一旦拿了就等于接受了对方的邀约,还有在握手的时候,如果对方用手指抠你的手心,也是在暗示对你有意思,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情况,比如下雨的时候用雨伞碰碰你的雨伞,比如在澡堂子、泡温泉的地方,有人把衣物柜的钥匙戴在左脚踝上也是一种暗示等等。

    我听的直咂舌,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规矩。

    我好奇的问:“对了泽野先生,那吉田先生知道你是同志吗?”

    泽野弘信摇摇头说:“还不知道,我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

    我忍不住用骂了句“怂包”,泽野弘信不知道我在骂他还陪着笑,我也只好跟着笑。

    这一聊天很快就黑了,我示意可以进黑市了,我们下了车,泽野弘信有些害怕,我示意他不要害怕,黑市里的人做生意还是挺规矩的,吃不了人。

    我们来到渡口,我故意露出了身上的阴神纹身,让船家知道我是阿赞师傅,船家客气的跟我行礼,把我们请上了船,泽野弘信给了钱后船家就撑船把我们往黑市里送。

    泽野弘信被沿途看到的骷髅头灯笼吓的直咽唾沫,看着他这样子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黑市的情况,估计比他也好不到哪去,想着想着我忽然朝岸边的水上木屋看了下,以前阿赞鲁迪的摊位就在不远处,可惜现在他的摊位已经被别人占了,我鼻子泛酸,心里伤感不已。

    泽野弘信哆嗦的问:“阿赞罗,咱们到底要买什么材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