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移魂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26章 移魂降

    泽野弘信打完电话后进来了,看我们两个盘坐在尸体边,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坐过来,我们三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

    夜渐渐深了,虽然我们都很瞌睡了,可谁也不敢睡,泽野弘信在殷切盼着吉田英夫和木村长信的告别,吉田英夫在盼着跟木村长信那短暂的十分钟相聚,而我却在盼着阴阳降头草的种子快点生根发芽,要是长不出阴阳降头草,所以一切都白费了,但尸体却依然没有动静,把我给急的火上房。

    可能是为了提神,泽野弘信给我们讲笑话,不过一点也不好笑,尤其是对着尸体根本就笑不出来,最后他只得低下头放弃了。

    吉田英夫不断的看时间,终于忍不住发问了:“阿赞罗,我坐的腿都麻了,这都凌晨三点了,怎么还不见效果?”

    “这。”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泽野弘信突然吓的一哆嗦,身子往后一仰,朝我缩去,脸上露着惊恐,双眼盯着老人的尸体。

    我和吉田英夫赶紧朝老人看去,只见老人的尸体皮下撑了起来,浑身上下都出现了鼓包现象,不多一会尖锐的针刺就刺破皮肤冒了出来,眨眼之间尸体就变成了刺猬似的,这些针刺是灰色的,似乎还很坚硬。

    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些尖刺慢慢长出,很快就变成了草绿色,又等了几分钟后,尖刺仿佛洋葱似的开始剥离出了叶子,颜色也变成了茶叶的黄褐色,到最后这些叶片竟然诡异的扭动了起来,跟其他的叶片缠在一起,把老人的尸体缠了个严严实实,老人瞬间就变成了稻草人似的!

    虽然很震惊,但我没忘了正事,回过神后立马去拔阴阳降头草,每拔下一根,降头草的根部就会带出血肉,看着非常血腥,尤其是根部还在蠕动,诡异无比!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邪门物种!

    等我把降头草拔完之后,发现老人的尸体已经变成了皮包骨的干尸,看的吉田英夫和泽野弘信目瞪口呆。

    泽野弘信根本说不了话了,倒是吉田英夫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问:“阿赞罗,怎么处理这老头的尸体?”

    我说:“先放在这里,等我做完法事了会带走超度进行埋葬,他为这场法事做了不小的贡献,我不能让他暴尸荒野。”

    吉田英夫盯着我激动道:“连一个不相干的人你都要这么做,阿赞罗的人品不会差,我彻底信任你了,来吧,开始吧,木村君,我就要能见到你了。”

    我说:“你们俩先把尸体挪到角落里放着。”

    吉田英夫和泽野弘信将老人尸体挪到了角落里,吉田英夫还脱下自己的羽绒服盖在尸体身上,并且对着尸体九十度鞠躬,用日语说了谢谢,泽野弘信见此情景赶紧脱下自己的羽绒服想要披在吉田英夫身上,但被吉田英夫拒绝了,只听他说了几句日语,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肌,好像在说身体很棒,可以扛的住,泽野弘信看着吉田英夫的胸肌都愣住了,不知道是迷住了还是怎么了。

    我想了想说:“可以把制冷关掉,现在不需要了,至少不会太冷。”

    泽野弘信回过神赶紧打开一个闪着信号灯的配电柜,把开关给关了,冰窖下面的嗡嗡声立即停止了运转。

    我们挨个下到了冰窖里,我先是用阴阳降头草快速扎了个小人,然后示意打开水晶棺,泽野弘信有些担心,说:“阿赞罗,你是不是有把握做到啊,要知道水晶棺里密封着特殊的气体,这种气体是我从日本带过来的,泄了就没有了,一旦打开了水晶棺尸体就会慢慢腐烂,是不可逆的行为。”

    泽野弘信的话没说完就听棺盖缓缓打开的动静,吉田英夫一动不动的站在水晶棺前,目光坚毅的盯着木村长信的尸体,右手正按在开关上。

    泽野弘信很吃惊,但他的吃惊表情慢慢变成了无奈,最后化作一声叹息,什么都不说了。

    在棺盖打开后不久,一股古怪的化学气体味道变飘散了开来,我忍不住捂上了口鼻,泽野弘信说这是对活人无毒的气体,用不着捂,就是有些怪味罢了,我这才放下了手,只见木村长信的尸体上开始冒水气,身上逐渐渗出水来,脸上凝出了水珠,尸体仿佛瞬间就瘦了一圈,肌肤马上由白变暗,似乎要腐烂了,这速度也太快了!

    我不敢耽搁,马上取出经线团扯出经线,将经线的一头绑在木村长信的手腕和脚踝上,在将经线的另一头绑在扎好的稻草人上,弄好后又那小刀将稻草人身上的经线划开,分成七股,分别取出胎尸缠上,七具胎尸围成一个圈,稻草人放在中间,跟着我又拔下木村长信的几根头发,剪下他的指甲,以及一块衣服,用衣服包着头发和指甲,然后塞进稻草人的腹部填充起来。

    吉田英夫不愿错过木村长信复苏的那一刻,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我在干什么,只是盯着躺在那的木村长信,倒是泽野弘信对我的做法相当好奇,凑过来问我这是什么法术,这么复杂。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因为阿赞峰压根就没提过,只说这是多种黑法一起的联合法术,我觉得这法术是要利用胎尸纯净的阴灵去撑起木村长信残缺的魂魄,是将阴灵转移到木村长信的身体里,效果类似国内的一种术数借尸还魂,但这法却是相反的,通俗的说就是借魂还尸,不过这说法太拗口了,我想了想突然一个激灵,说:“这是我新创的一种降头,叫移魂降!”

    泽野弘信听的一愣一愣,嘀咕说还有这种神奇的降头。

    我示意泽野弘信到边上去,不要打扰我做法了,然后就割破手掌把血滴在稻草人上,跟着双手一拍合十,开始诵起了尸降的经咒,我首先要将咒法施加在阴阳降头草所制成的稻草人上,利用对稻草人的控制达到让木村长信活动起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