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李娇染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章 李娇染邪

    屋里居然有女人喊救命,据我所知黄伟民的店里有三个女店员,两个是罗勇懂汉语的本地人,下班后都会回家,只有他老婆的表妹李娇是住在店后面隔板房里的,可求救用的却是泰语。

    我贴着门试探道:“你是黄伟民的表姨子李娇吗?”

    虚弱的声音传来:“是,救、救我。”

    还真是李娇,我回过神来了,这是在泰国她用泰语求救太正常不过了,从李娇虚弱的声音能听出她好像快不行了,估计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不然早开门求救了,肯定倒在门边的地上了。

    我往后退了两步打算用脚踹,不过想到李娇就倒在门边,这么一踹冲击力太大,会给她造成二次伤害,我急的直挠头,四下环顾后巷,看到不远处的垃圾桶边有块石头,赶紧搬过来对着门锁就砸,幸好这锁不是什么高档货,砸了两下就开了。

    我推门进去,李娇果然就趴在门边,身上穿着紧身小背心和底裤,露着白花花的肉,李娇死死拽住了我的裤角,手还在颤抖。

    我蹲下扶起她,当看到她的正脸时我倒吸了口气,本能的往后躲了下,只见李娇披头散发,头发丝粘在脸上,脸上全是血,这血好像还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看着很吓人,我定了定神,朝店里的门看去,从那边一直有血迹延伸到这来,问:“你这是从宿舍隔板间爬到门边来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店里遭人打劫了吗?”

    李娇好像睁不开眼睛了,表情极为痛苦的点了点头,气若游丝道:“没遭打劫,救、救我。”

    我也顾不上问发生什么了,救人要紧,于是掏出手机打算报警,不过我这手机号是国内的,拨打泰国报警电话很麻烦,而且我泰语就会那么几句,根本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说清楚情况,李娇这情况像是没法等了,我只好跑出去找人,幸好有个当地人骑着摩托车从附近经过,我直接冲到路中间把他拦了下来,连比划带喊“翠对”,这泰国人懂我的意思了,跟着我来到后巷,看到李娇的情况也是吓一跳,马上指了指摩托车,然后比划了个十字,这是要用摩托车拉李娇去医院。

    我想了想觉得直接去医院比报警好多了,要是报警还要等警察,警察来了才能叫救护车,泰国警察的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等他们来李娇怕是撑不住了,我赶紧抱上李娇坐上了摩托车。

    幸好医院不是太远,没五分钟就到了,我抱着李娇朝这泰国男人道谢后疯狂跑进医院。

    李娇被推进了急诊,这家医院很老旧,墙皮剥落设备简陋,急诊室只用一道帘子隔着,医生也不避讳我就站在边上看,一个医生拿着小手电打算查看李娇的瞳孔反应,哪知道他刚扒开眼皮就吓的缩了回来。

    我一直盯着李娇,也看到怎么回事了,只见李娇的眼睛里居然没有眼白,全是黑色的瞳仁,还充盈着血,医生护士不知所措在那商议着什么,我挤进去撑开李娇的另外一只眼睛看了下,也是一样,心中骇然无比,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推了李娇一下想问问怎么回事,但李娇没反应像是陷入了昏迷,这时候泰国医生过来跟我说着什么,语速很快我完全听不懂,我急的直接跑到大堂就大喊有没有会中国话的。

    这一喊还真有一个胳膊打着石膏的华人大哥站了出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把他拽到了泰国医生边上,两人交流了一会后,华人大哥告诉我医生让转到曼谷的大医院,说李娇情况严重,他们这里看不了。

    我一听更急了,这大晚上的让转到曼谷,我对当地不熟不说语言还不通,一个人根本没法折腾,我赶紧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可这王八蛋非但不接,最后还直接关机了,把我肺都快气炸了。

    我踱来踱去,最后只得让华人大哥告诉医生,先让李娇住院再说,能不能活也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就她现在这状态转到曼谷太不现实了,没准路上就死了。

    医生好像不同意,那华人大哥帮我多说了几句好话,他这才同意了。

    李娇被送进病房后黄伟民终于给我回了电话,还很不高兴,问我一直给他打电话干什么,我怒不可遏对着手机大骂:“你他妈死哪去了,打你电话不接还索性关机,李娇人都快死了。”

    我愤怒的把情况说了,黄伟民吓坏了,问我是哪家医院后就要马上赶来。

    我在医院门口焦急的等着黄伟民,半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黄伟民从车里下来,迈着外八字步朝我过来,这让我很奇怪,他平时走路也不八字啊,他刚靠近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中药味。

    我上下打量着他,瞪眼道:“你这是怎么了?”

    黄伟民脸色很难看,急道:“哎呀这些等下再说啦,李娇呢,怎么样了。”

    我指了指走廊最里头的病房,黄伟民撇开我迈着外八字就过去了,背影看着就像滑稽的卓别林似的,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我快步跟进病房,把具体情况说了下,黄伟民紧锁眉头,神情凝重,扒开李娇的眼睛看了下,表情顿时骇然,惊慌道:“什么也别说了,我有点不方便,你帮忙背上李娇,我们这就去找阿赞峰!”

    “找阿赞峰?”我愣了下。

    “这么邪性根本不是医生能解决的病,她可能惹了脏东西,而且还是一个极厉害的阴邪脏东西,晚了就来不及了,快点!”黄伟民大喊,声音都颤抖了。

    黄伟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尤其是这种神头鬼脸的事,就连我被孕妇灵缠了他都没这么惊慌过,我当下就感到事情不太妙了,赶忙背起了李娇。

    我们俩出了医院,黄伟民拦了出租朝曼谷方向过去,路上他不停的查看李娇的双眼,脸上写满了焦虑,感觉都快哭了,只听他自言自语道:“阿娇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跟我老婆交待啊。”

    从罗勇到曼谷有很长一段距离,黄伟民不停的催促司机快点。

    这时候我看到了海滩,看样子已经到芭提雅了,从罗勇到曼谷芭提雅是必经之地,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黄老邪,去曼谷怕是来不及了,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