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乞丐和女明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0章 乞丐和女明星

    我们来到地铁站的地下通道,这通道里脏兮兮的不说还乌烟瘴气的,由于到了下班高峰期,通道里来来往往着许多上班族,甚至还能看到穿着暴露的站街妹在那拉客,看的韩飞眼睛都直了。

    我们在通道里来回走了一遍,发现了至少五个乞丐,根本不知道是哪一个,让我很头疼,韩飞说既然黄老板接触过其中一个,应该会留下可供确认的线索,一个个问肯定有线索,我觉得也是,于是从手机里翻出黄伟民的照片,挨个让乞丐人,这法子果然管用,很快就有个乞丐认出了黄伟民,还说黄伟民给了他五百泰铢,让他印象深刻。

    确定了目标后我认真打量起了这乞丐,这乞丐穿着破衣烂衫,满身污垢,没有一处皮肤是干净的,尤其是头发脏的都打结了,脸上脏兮兮的不说还相当丑,左脸上还长着很大一块痦子,学名应该叫色素痣,但这痦子也太大了,几乎占据了半张脸,搞的像张阴阳脸似的。

    韩飞吐了吐舌头小声说:“师父,该怎么问是什么事啊?”

    我想了想就蹲在这乞丐面前,先打听了下他的背景,比如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住哪里、还有什么亲人之类的,不过乞丐不搭理我了,只是指了指面前的破碗示意给钱才说,我身上没带钱,于是让韩飞给了点,乞丐这才告诉我他叫班尼,多大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了,大概有二十五六岁了,家在什么地方他都不知道了,至于亲人根本不知道了,他只记得自己五岁就跟着父亲出门乞讨,有一次走丢了他父亲就没来找过了,然后他就四处流浪,最近几年一直在沙拉铃地铁站的通道里生活,不想去别的地方了。

    我问为什么,乞丐班尼说经过这里有钱人多,而且到了晚上能看到很多打扮暴露的站街女,他很喜欢这个地方。

    我问他是不是想要很多钱,但班尼说他不要很多钱,钱只要够吃饭就行,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改变,这让我有些意外,没想到还有不要钱的乞丐,我反复的诱导他是不是有什么诉求,但班尼说自己没什么诉求,就像做一个乞丐,我有些没辙只好放弃了询问。

    韩飞对泰语只是初学,连字母都没认全,根本听不懂我说了些什么,只好问我都打听到什么了。

    我叹气道:“除了名字外几乎问不到什么了,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诉求,他说自己五岁就当乞丐了,到现在都有二十来年了,这家伙当乞丐当的意志消沉,完全习惯了做乞丐,根本不想上进了,就连钱都不想要太多,你说奇不奇葩。”

    韩飞挠挠头,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师父,你看过星爷的电影济公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没有,你问这干什么?”

    韩飞说:“班尼的情况让我想起了这部电影,这是星爷早期的无厘头电影,里面有个影帝黄秋生演的乞丐角色,是个九世乞丐,就跟班尼的情况差不多啊,就愿意当乞丐。”

    我好奇道:“还有这种事?”

    韩飞跟我具体说了说剧情,我苦笑道:“电影毕竟只是电影,那是剧情需要,而且那是宿命安排,跟班尼的情况还是两样的,班尼就是个现实中的乞丐,现实中的人都有七情六欲,我不相信他没有诉求,只是他不愿说又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妈的,黄伟民都能发现难道我比他笨发现不了?”

    韩飞说:“师父,你肯定比黄老板聪明啊,只是还没找到问题所在,要不我们打个电话问问黄老板?”

    我断然拒绝道:“不行,这就是作弊了!”

    韩飞无奈的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候通道里亮起了灯光,应该是入夜了,只见通道两侧墙上的灯箱广告牌也亮了起来,我猛的发现班尼的眼神放光,目光盯着我背后一动不动,我机械的回头看去,只见对面的墙上悬挂着一块很大的灯箱广告牌,这广告牌是一款饮料的代言广告,代言人是泰国家喻户晓的电视女明星,叫萨维卡邦雅淑,这女明星我在泰国的电视节目上见过,有个昵称叫lina,是个长相很甜美的女明星,据说很多男明星都追求过她,但都被拒绝了。

    只见琳达穿着世上的连衣裙,头上还戴着公主头冠,俏皮可爱。

    我扭头看向班尼,他的眼睛盯着广告牌上的琳达几乎都没眨过,人就像是中了定身咒似的一动不动,我咽了口唾沫有点顿悟了,不会吧,这难道是他的诉求,如果真是那就扯淡了!

    韩飞也发现了什么,看看广告牌上的琳达又看看班尼,吃惊道:“这乞丐不会是想。”

    不等韩飞把话说完我就故意挪了挪,挡住了广告牌,班尼立即恼火的示意我让开,我就是不让,他简直跟疯了一样,直接把我推开,跑过去凑到了广告牌上,手直接放在琳达的胸部,不住的吞咽唾沫,发出傻乎乎的笑声,我这才注意到广告牌上的琳达胸部早被摸的脏兮兮和光滑无比了,这可不是一两天造成的。

    我拧眉道:“恐怕是的,班尼的诉求就是想跟女明星琳达在一起。”

    韩飞无不骇然:“靠,黄老板这是故意整你啊师父,这怎么可能啊,两人的身份差距也太大了,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黄伟民坏坏的笑容,妈的,这王八蛋居然给我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活,我还以为他找的会比张英杰的简单,没想到更难,麻烦的是阿赞峰还答应了。

    “师父,现在怎么办啊?”韩飞问。

    我握紧了拳头,但马上就松了手,泄气道:“还能怎么办,阿赞峰已经认同了这考题,我也只能迎难而上了。”

    韩飞说:“话是不错,可怎么迎难而上,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吧?”

    我陷入了沉默,脑子里的思绪飞转,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乞丐班尼达成所愿,不过想的头都要炸了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唉,这次真是要被黄老邪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