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被跟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2章 被跟踪

    我回头看了班尼一眼,烂泥扶不上墙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

    我们回到店里,让李娇给我拿了块九尾狐仙正牌,然后带着韩飞朝黑市过去,在路上我把黑市的情况跟韩飞介绍了下,韩飞听的直咋舌,还拿出笔记本做记录,让我多给他普及点九尾狐仙牌的资料,说自己就从这款佛牌入手学习。

    我只好把我知道的向他做介绍了,九尾狐仙佛牌属于中性佛牌,看师傅的法门和用料决定佛牌的正还是阴,比如龙婆年的九尾,法门是加持九种佛家经咒,功效比较全面,保佑爱情、事业、健康、平安等等,这就属于正法九尾,一些法师做九尾喜欢加入阴料,比如阿赞明的九尾狐仙牌,加了尸油、女性尸体组织等阴料,法门又较阴,就属于属于阴法九尾。

    供奉的话如果是女性请牌者可以供奉香水、口红、胭脂水粉之类的化妆品,一般情况下男人很少请这种牌,但也不是没有,就比如我要制作的这块,班尼只要供奉一碗清水、一柱香即可,至于禁忌的话阴牌大多一样,不能戴在肚脐以下的地方,如厕时不能露在外面,以免沾染污秽之气,房事和洗澡时都要取下来,放置的位置要高于胸口以示尊敬。

    韩飞听得津津有味奋笔疾书,记好后又问:“师父,那你制作这块佛牌打算加点什么料进去?”

    我想了想说:“班尼跟琳达的身份差距太大,所以我打算用料强一点,要加入催情树根、情花泥、坟头土、经线粉、人缘油、金箔符管等阴料,还要加入一个为情自杀的女性天灵盖碎骨,最好是十年以上的,效果会强些。”

    韩飞啧啧道:“没想到制作一块佛牌有这么多讲究,真是受益匪浅了。”

    我叹气道:“其他的倒是好弄,唯独这十年以上为情自杀的女性天灵盖碎骨不好弄?”

    韩飞好奇道:“为什么?”

    我说:“像这样的阴料都是稀缺物品,在黑市是抢手货,通常都是一摆出来就会被人买走了,自己去弄也不见得能弄到,因为坟场里这种阴料早被阿赞师傅们挖走了,根本不会留给我去挖,只能去黑市碰碰运气了,好了,先说这么多吧,这么多材料要买需要很长时间呢。”

    韩飞收好笔记本跟我下车到了渡口。

    渡口的船夫对我都熟了,客气的跟我行礼打招呼,还问我最近是不是生意很好,怎么来的这么勤快,我哑然失笑。

    老实说要不是黑市的存在,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功夫去弄这些阴料,难怪以前的师傅们制作一块阴牌都要十天半个月的,我不禁感慨还是现如今的市场经济好啊,买阴料就像去菜市场似的。

    我和韩飞在黑市里逛了个来回,把想要的阴料都买到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就缺了十年以上为情自杀的女性天灵盖碎骨,这可让我犯了难,亲自去弄太浪费时间了,还不一定能弄得到。

    我正发愁的时候船夫忽然凑过来说后面有艘小船跟了半天了,我们来回采买阴料的时候一直不紧不慢保持距离的跟着,也不买东西,问我是不是认识。

    我扭头朝后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艘小船,小船的船头上悬挂着盏昏暗油灯,船上站着两个黑影,因为距离太远加之天色黑漆漆的,根本分辨不清是什么人,只能从身形上看出是一男一女。

    韩飞也注意到了,嘀咕道:“师父,谁在跟着我们啊?”

    我茫然的摇摇头说:“不清楚。”

    可能是注意到我们在关注了,那艘小船上的人指挥了下船夫,小船缓缓朝这边靠过来了,近了后灯光就映出了这两人的脸,看清楚是谁后我头都大了,原来是沈梦和龙婆登。

    我皱眉道:“是你们,跟踪我干什么?”

    沈梦扬扬嘴角说:“还真巧啊罗大师,在黑市这也能碰上你。”

    我不快道:“你这人真有意思,跟踪就跟踪,说什么偶遇,哪有那么巧的事,哼。”

    沈梦白眼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谁跟踪你了,我们来黑市采购阴料罢了,合着黑市是罗大师你家开的吗?我们不能来?”

    我打了个哈哈说:“撒谎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就连人家船夫都发现你们来回跟着我们,从头到尾都没买过东西,还敢说来买东西?”

    沈梦的脸色很不好看,只好说:“好吧,就算是跟踪那又怎么样?”

    她这一句话就把我怼的无言以对了,韩飞恼火道:“沈小姐,你跟踪我们到底想干什么?”

    沈梦盯着我笑道:“你师父知道。”

    我冷笑了下不搭腔了,为了那批琥珀阴料真是阴魂不散,我有些没辙了。

    沈梦这时候示意了下龙婆登,龙婆登从挎在腰间的包里取出了一个袋子,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在了手心里,放到灯下对着我照了照,只见是一块硬币大小的蜡黄色碎骨,我心中一凌,嘀咕道:“十年以上为情自杀的女性天灵盖碎骨?”

    沈梦得意道:“是不是你想要的东西啊阿赞罗?”

    我拧眉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这东西,从哪弄来的?”

    沈梦微微一笑说:“你在黑市逛了个来回,想知道你要什么还不容易吗?别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在泰国有那么多寺庙,这样的阴料我们有储备,我们可不止只造古曼童和小鬼啊,还出产各种阴牌。”

    我不吭声了。

    沈梦继续说:“想不想要啊罗大师?”

    我哼道:“你会这么好心?你肯定不会要钱吧,如果我拿了你的东西,是不是要告诉你那批琥珀阴料的下落?”

    沈梦答非所问道:“罗大师,看你的样子肯定很急着要这东西吧?这大晚上的黑市没有卖的,自己弄又麻烦,哎呀,该怎么办呢,哈哈。”

    我瞪着沈梦,这娘们真是太贱了,明知道我急着要这东西,还故意踩我尾巴,气的我直喘气但又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