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做阴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3章 做阴牌

    虽然我很生气,但也只能克制着,因为我确实很需要沈梦手上的那块碎骨,我时间紧迫,大半夜的根本没处找,还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找到,如果有现成的能节约很多时间,要是我知道那批琥珀阴料的下落,我也就告诉她了,可关键是我压根不知道啊。

    韩飞轻轻推了我一下:“师父,怎么弄啊现在?”

    我回过神说:“沈小姐,你赢了,能不能先把东西给我,等我办完事了在找你坐下详谈?”

    沈梦有些犹豫,龙婆登凑过来小声说了什么,从他的嘴型我能看出他在说我狡猾,不要相信我,最好当场就问清楚,见此情形我赶忙说:“泰国就这么大,你们的势力这么大还怕我跑哪去了?我罗辉别的不敢保证,但做人向来堂堂正正说话算话,你也看到了,你们在帕农寺干的那些勾当我也没说出去是不是,要是说出去了泰国政府能坐视不理吗?即便你们有能力疏通关系,但我想事情要是闹大了,舆论施加的压力恐怕泰国政府也扛不住,毕竟在寺庙里干这种勾当是在亵渎神灵,作为佛教大国的泰国民众可不会这么轻易答应。”

    沈梦凝眉道:“什么这种勾当不这种勾当的,这不过是生意而已,罗辉,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骗我就休想在泰国混下去,我沈梦也不是好惹的主,说到就能办到,等你办完事去曼谷大皇宫边上的东兴旅行社找我,我们的办事处就在旅行社的二楼,报我名字就行。”

    沈梦就给了龙婆登一个眼色,龙婆登很不情愿,沈梦一瞪眼,龙婆登只好把东西扔了过来。

    沈梦示意船夫调头离开了,不过在离开前她回头说:“限你三天内来找我,否则我就上门来找你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老巢在哪,不管是唐人街的中华黄氏佛牌店还是芭提雅的射击林场深处,又或者你跑回武汉汉正街,我沈梦都有本事把你揪出来,别给自己惹麻烦!”

    我没有吱声,心中有些骇然,这个沈梦真是个厉害角色,已经把我经常去的两个地方、甚至是国内店铺的地址都给摸清楚了,看来躲是躲不过去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既然得到了碎骨就先解决手头这件事吧。

    韩飞咽着唾沫说:“这女人可真厉害,没想到把师父你的底都摸清楚了,那晚她打我一巴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不敢回嘴,气场太强大了,跟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可得小心了。”

    我苦笑了下。

    韩飞又问:“师父,这东西是真的吗?”

    我将碎骨拿在手上默念经咒感应了下,灵力十足,少说也是二三十年以上的碎骨了,要是加进九尾狐仙牌里,效果会很好,说:“是真的,沈梦没必要用假的骗我。”

    我招呼船家回去,上岸后找了个僻静的树林,生起篝火,准备马上制作佛牌。

    我让韩飞把刚才在黑市买的材料依次排开,然后取出从店里拿的那块九尾狐仙牌,掰开亚克力板材外壳,里面是块鸡蛋大小的鹅卵石,九尾狐仙的图案就绘制在上面,一圈经文就画在边上,还能看到制作人的名字是龙婆摩多,是个不怎么知名的龙婆,也不知道是哪个寺庙里的,这手工画倒是画的挺好的,我心说这龙婆摩多不当画家太可惜了,当什么和尚,不过我对他多少还有点敬佩,毕竟现在什么玩意都讲究效应,佛牌上的神明画像很多都采用印刷的方式了,手绘的已经被淘汰了,但他仍采用手绘方式,足可见这龙婆挺实在的。

    这也说明黄伟民这家伙确实改邪归正了,都是在跟正经的龙婆合作制作佛牌,佛牌都是货真价实的。

    我找了块尖锐的小石头,把九尾狐仙画边上的经文锉掉,在以树枝为笔,蘸着情花泥重新写上阴法咒文。

    韩飞拿着那亚克力外壳掂量了下,说:“这用料也太便宜了,塑料壳加里头的一块鹅卵石,成本总共也没几块钱,黄老板就卖一千多泰铢?”

    我笑说:“不能这么算,光是经咒加持就是无形的成本了,我觉得这块佛牌还是值的,制作人虽然是个不出名的龙婆师傅,但很实在,从这画的质量就看出来了,估计是不怎么出名,所以制作的佛牌货真价实,不想失去黄老板这个大客户吧。”

    韩飞点点头表示了理解,说话间我就已经把阴法咒文写了一圈,然后让韩飞把催情树根、情花泥、坟头土、经线粉、人缘油统统混在一起,然后捣烂成稀泥。

    韩飞边捣边恶心,稀泥状的材料散发着浓烈的怪味,闻着确实让人反胃,尤其是人缘油让稀泥黏糊糊的,而且越捣越黏稠,就像一坨屎,虽然这么比喻很不妥,但确实像妥屎,就连颜色也像。

    我把鹅卵石放进去裹上一层土,韩飞说:“师父,你这是腌咸鸭蛋呢啊。”

    我笑说还确实挺像,裹好土后我弄掉九尾狐仙图案上的土,将两根金箔符管和那块碎骨镶嵌进背面,用经线缠住鹅卵石,一头在缠绕到自己的手上,跟着挂在篝火上烤,边烤边加持经咒,等于脱水干了,我也加持的差不多了,这才让韩飞把亚克力外壳重新合上,用强力胶固定住,这才算大功告成了,一看时间,都折腾了几个小时了,这都半夜了。

    韩飞打起了哈欠,睡意浓重,问:“师父,弄好了吧?”

    我说:“好是好了,怎么样,觉得这个制作过程。”

    韩飞也不等我说完就点头:“嗯,还行,花了三个半小时。”

    我笑说:“要不是我加持的经咒是完整法本,又是古印度的情降法门,法力强悍,恐怕还没这么快,用其他法门少说也要两三天才行。”

    韩飞太困了,勉强挤出笑容说:“师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我哈哈笑了起来,这小子还学会拍马屁了,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人生中的第一块阴牌,我还挺有成就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