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整容医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6章 整容医生

    张英杰白了我一眼:“还价什么钱,算是补偿给你出的难题了,宝贝,我来啦。”

    说完他就屁颠屁颠的钻进了里屋,轰然把门带上。

    从张英杰那出来后我回到了芭提雅林场,向阿赞峰讨要下一个活,阿赞峰诧异道:“黄老板给的活干完了?”

    我摇摇头,阿赞峰狐疑道:“那你要下个活干什么?”

    我解释道:“师父,这个活还需要点时间才能看到结果,我不可能一直等这个活结束在接下个活,不然就超时了,就像考试一样,这道题解起来比较耗费时间,我可以跳过先做下题,回头在做这题,只要最后给出结果就行了。”

    阿赞峰若有所思了下,跟着掏出怀里的那张纸递给我说:“既然这样,还不如全部交给你,等你全部做完一起汇报,省的来来回回的麻烦,你也能按照上面的线索,自己合理的分配时间。”

    我欣喜不已,考试嘛本来就该如此,没想到阿赞峰一点就明白。

    我迫不及待的看了下“试卷”,但作用不大,每个活基本都是一个地址和一个人名,根本看不出什么,我只好先给揣起来,打算回黄伟民那在做选择了。

    我告辞了阿赞峰就回了曼谷,在路上的时候我接到了张英杰的电话,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有消息了,看来打听明星的下落对他来说根本不算难事。

    张英杰说琳达是曼谷yanhee整形医院的大客户,翻译成就是然喜整形医院,琳达跟这家医院的素察医生私交很好,素察是许多泰国明星的御用整容医生,手上的客户基本都是明星、模特,也有少数几个富商老婆,琳达去找素察的时间不固定,上次去找他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至于下次是什么时候张英杰说他爱莫能助,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我说这就够了,其实只要能查到琳达的御用医生是谁就够了。

    挂了张英杰的电话后我马上联系了韩飞,问他在哪里,他说早上跟我分道扬镳后他回店里拿了几本学习泰文的书籍,然后就回到沙拉铃地铁站通道了,就坐在班尼边上,一边看书一边盯着班尼,两不耽误。

    我苦笑说你这是要跟着班尼当乞丐了,韩飞哈哈笑说有点,不过他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完成我交给他的任务。

    我不禁在心里感慨,这徒弟真没收错,又听话又认真,要是能学的扎实,将来确实是个好帮手,我也不至于那么累了。

    既然韩飞在盯着班尼,我就不用操心了,反正找素察我一个人就行,于是我赶去了然喜整容医院,不过前台的服务人员告诉我,素察医生根本不收普通客户,他只收提前预约好的明星客户。

    我也不难为前台了,从医务人员照片墙里确认素察的长相后就悄然离开大堂,到地下停车场等着,来个守株待兔总可以吧,素察不可能把医院当家不出来吧?

    等到了中午时分,素察果然从医院里出来了,只见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这么热的天气还打着领带,戴着黑框眼镜,头发梳理的很整齐,是个很注重形象的男人,像他这种成天接触明星的整容医生,算是泰国上流社会的人了。

    素察提着公事包来到停车场,不断的看时间,脚步很急,应该是有什么急事,他边走边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只见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双闪亮了一下,我赶紧跟过去,在他要开车门前,我将手搭在了他肩上。

    素察回头打量了我一眼,有些不高兴,示意我把手拿开。

    我缩回了手,素察皱起了眉头,伸手抚平西装肩头的褶皱说:“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素察医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素察盯着我打量了一番,说:“不好意思,要整容整形请到医院里做登记,医院里还有很多医生可以帮你,我是专门给明星整容整形的专家医生,不接收普通顾客,我还有事要出去。”

    说罢他就不搭理我了,打开车门要坐进去,他的态度让我很反感,心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无名火,给明星整容有什么了不起的,嫌贫爱富的家伙,想到这里我抓住车门,一把将他拽出,然后把他推到车身上,一手抵住了他的脖子。

    素察被我吓到了,颤声道:“你要干什么,信不信我叫人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话在我听来很刺耳,让我顿时怒火中烧,不自觉的抽出了灭魔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恶狠狠道:“你倒是叫一个看看,信不信我马上放了你的血?”

    素察慌了,哆嗦道:“别、别,我不叫了,先生,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

    我更恼火了,抬脚就给他来了个膝撞,顶在他的小腹上,素察顿时痛苦的捂着肚子滑到了地上,我坐到了他的身上,用灭魔刀拍拍他的脸颊,咬牙说:“妈的,我不是来整形的,你当我是抢劫?说了只是找你帮忙。”

    素察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客气道:“阿赞,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要我帮什么忙?”

    我问:“琳达是你的客户吧?她下一次来找你是什么时候?”

    素察为难道:“阿赞,你是她的狂热粉丝吗,可是这是客户的**啊,我不能告诉你,不然就是违背合约精神,要丢客户的。”

    素察的话越听越聒噪,就好像在骂人一样把我刺激的很愤怒,我将灭魔刀紧了紧,瞪眼道:“你管我是不是粉丝,哪这么多废话,问你什么答什么就行了!”

    素察哆嗦道:“是,琳达是我客户,她已经很久没来找我了,我也不知道她下次找我是什么时候啊。”

    我揪起他的衣领,低吼道:“有没有办法让她来找你?”

    素察愣了下,我抓起他的头发就要往车胎上撞,素察赶紧求饶:“别,有办法有办法,琳达一直在我这里打玻尿酸和肉毒杆菌,我随便找个借口说药物出问题了,她那么爱美肯定来!”